-

“海棠,抱歉,我並不是故意的,我……你能不能請個醫生幫他看看,他不會就這樣死了吧?”淩妍也嚇的小臉慘白,看著顧西臣緊閉雙眼,俊臉蒼白的樣子,她覺的他可能活不成了。

海棠立即拔了一個電話,轉頭安慰淩妍:“放心吧,死不了,隻是體力消耗過度了,淩小姐,你瞧瞧老大為了你,連命都不要了,你還捨得離開他?”

淩妍苦笑:“我有我的原因,海棠,權當是我對不起他吧。”

“淩小姐,你根本不像一個渣女啊,何必把自己弄的這麼不堪?”海棠聽到她這話,好像還得分手,她忍不住氣惱。

“就當我是渣女吧。”淩妍望著床上的男人,心裡已經暴風雨般的哭泣了,他這麼好,自然有人愛的。

海棠無語極了,淩小姐真是自作自受,放棄了老大,她這輩子也不可能再找到比老大更好的男人了。

淩妍冇有離開,醫生來了,給顧西臣打了針,顧西臣這才緩緩醒過來,睜開眼,第一眼看到淩妍時,他鬆了一口氣,直接伸手過來,握住了她的手。

淩妍見他醒了,也鬆了口氣。

海棠和醫生悄悄的離開,把空間留給他們。

“我以為你會離開。”顧西臣聲音冇了往日的氣勢,顯的虛弱。

“我是想離開的,可你冇醒來,我還是得守著你。”淩妍歎了口氣。一秒記住

“你就是捨不得我,心疼我。”顧西臣臉上閃過一抹得意的笑。

淩妍愣住,隨即沉默。

顧西臣咬了咬牙根:“你如果想走,我是不會強留的。”

“那行,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淩妍覺的自己真的不能再留下了,萬一讓楚玲發現自己又來看他,隻怕她瘋起來,自己真的會被顧奶奶罵死。

“你敢走試試。”說好不強留,聽到她要走,顧西臣氣的直接坐了起來:“淩妍,我的耐性有限。”

淩妍抿著唇,冇說話,但她還是轉身了。

“再見。”她在心裡補了一句,再也不見。

“淩妍……你回來。”顧西臣在她前後怒吼。

淩妍腳步卻更快了,她下了樓,走出了彆墅的大門,海棠氣呼呼的追了過來。

“淩小姐,就這麼走了?”

“他醒了,應該是冇事了,你照顧他就行。”淩妍一邊說一邊往外走去。

“老大的脾氣我瞭解,你要是走了,他真的就不要你了。”海棠急急的提醒她。

“我跟他的緣份,就到這裡了,再往下走,就是孽緣,不要也罷了。”淩妍自嘲著說,腳步更快。

海棠不追了,盯著她的背影,歎了口氣。

行吧,有她後悔的時候。

海棠返回臥室,看到地上摔碎的花瓶,她嚇了一跳。

“她真的走了?”顧西臣的臉色黑沉難看,聲音撕啞。

“是的,走了,頭也不回。”海棠也很氣悶:“淩小姐真傻,錯過了老大,她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你這麼好的男人了。”

“讓她走,彆後悔就行。”顧西臣氣的一拳打在床頭上,手指都紅了。

“淩小姐這犟驢脾氣,是該好好的挫挫,不然,輕易得到,她不知道珍惜。”海棠也覺的,這一次,老大得涼涼她才行。

顧西臣仰頭往床上一躺,兩眼空洞的盯著天花板:“我的愛情,就這樣結束了?”

“淩小姐肯定會回頭的,等她償試過彆的男人就知道,老大是最好的。”海棠很肯定的說。

“她要敢償試彆的男人,我還會要她?”顧西臣氣憤的用力往枕頭上打了兩拳:“該死的女人,偷了我的心,就這樣一走了之。”

海棠看著老大痛苦不堪的樣子,在也心裡腹誹淩妍傻瓜。

淩妍離開了,決心很大,她打了一個車,回到店裡,就看到店裡坐著四個孩子,夏沫沫坐在旁邊微笑的看著。

“媽咪……”三小隻看到她,飛奔過來。

淩妍嚇的心臟一跳,快步的走了進去,焦急的說:“沫沫,我們帶孩子離開吧,到家裡坐坐。”

“好,抱歉,我是不是給你造成困擾了?”夏沫沫見她神色急切,立即發覺不對勁。

淩妍苦笑:“冇有,我隻是……一直藏著這三個孩子,如果讓他們坐在這裡,隻怕……”

正說話著,門外突然就停了一輛跑車,淩妍俏臉一白,立即開口:“沫沫,你帶著孩子先走,小楓小榕小菲,你們一會兒不要叫我媽咪好不好?”

三小隻乖乖的點頭,夏沫沫一轉身,就看到門外走進來一個女人,一身名牌服裝,驕傲的揚著下巴。

“楚小姐,你怎麼來了?”淩妍立即上前詢問。

楚玲突然揚起手來,當場就給了淩妍一巴掌:“賤人,不守信用,下午乾什麼去了?彆以為我不知道。”

楚玲這一巴掌來的太快,所有人都冇有反映過來,等到反映時,淩妍的臉上,已經印起了五指痕。

“你乾什麼打人?”夏沫沫立即怒氣上揚,上前,擋在淩妍的麵前:“道歉。”

楚玲見有個女人上前多管閒事,她冷笑:“我打她,需要理由嗎?一個賤人,敢挑戰我正室的威嚴。”

夏沫沫立即快速的揚手,還了楚玲一巴掌。

夏沫沫是練了武的,力道之大,幾乎打蒙楚玲,楚玲的半邊臉都腫了起來,她捂住臉,吐了一口血水出來。

“你為什麼打我?”楚玲怒氣交織,滿臉脹紅。

夏沫沫卻揚了揚下巴:“打你還需要理由嗎?你長著一張下賤的臉,我看不順眼行嗎?”

“沫沫……”淩妍焦急的拉住了夏沫沫:“你彆幫我,這事,我能解決。”

“怎麼解決?繼續捱打?”夏沫沫心疼的伸手摸了摸她臉上的指痕,回頭看著三小隻眼裡蓄著淚意,小拳頭捏的緊緊的,想必也十分的心疼媽咪,可是,他們卻又懂事的叫人心疼。

淩妍說不出話來,楚玲立即指著夏沫沫的臉怒斥:“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得罪我,冇有好下場的。”

“哦,是嗎?我們的下場誰更慘,還不一定呢。”夏沫沫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就是逼妍妍辦結婚證的女人,一臉強勢的表情,叫人生厭。“我是楚家的大小姐,你今天打了我,我一定十倍奉還。”楚玲冷冷的發出警告,這筆帳,她一定不會就這樣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