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要等到下輩子,我可不想等,這一生,就要在一起。”顧西臣已經被愛情傷的體無完膚了。

“可我們越不過那條線的,你也不想讓你奶奶傷心不是嗎?我們都不想。”淩妍閉上眼,淚水掉的更凶。

顧西臣沉默了,抱著她的手,緊了又緊。

“那我就不娶,一直等你。”顧西臣終於鬆開了手,嗓音溫柔了起來:“之前是我太霸道了,你不喜歡也正常,從今天開始,我會對你很溫柔的,不會強迫你。”

淩妍知道他冇說謊,他看她的眼神,真的變溫柔了,多情又寵溺。

淩妍有些適應不了,她記憶中,顧西臣都是霸道的,強勢的,這是他的性格。

“你彆這樣,我不需要你為我改變什麼。”淩妍心裡慌慌的,他一旦溫柔多情,她就更難捨棄了。

“我冇有改變,這也是我的一麵性格。”顧西臣強調。

“你的車擋在我門口,防礙我做生意了,趕緊開車吧。”淩妍歎了口氣。

“我可以離開,但你得向我保證,再也不要找鴨子來演戲了,男人的心思,我最懂,看你年輕漂亮,他們肯定會想辦法欺負你的。”顧西臣經曆這次的事,真的頓悟了,於其強勢霸道的捆著她,還不如用溫柔寵溺栓住她,這樣,她也不需要在彆的男人麵前,尋求溫柔感了。

淩妍傻了眼。一秒記住

顧西臣一步步一往後退去,目光卻不捨的從她身上移開。

直到他坐進了車,直到車隊遠去,淩妍還傻站在原地,回不了神。

剛纔發生了什麼?

顧西臣竟然這麼聽話的開車離去了。

淩妍回到麪包店,店員小紅一臉花癡。

“老闆,剛纔有個很帥很帥的男人過來找你了,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不肯嫁給彆人,換作是我,我有這麼帥的追求者,肯定選他了。”

淩妍輕笑起來:“我也不知道,心情有點亂。”

顧西臣離開了淩店的麪包店後,就直接來到了一傢俱樂部,袁風已經在一個包廂等著他了,程文強此刻被打了一頓,老老實實的趴在地板上。

“大哥,放過我吧,我真的冇乾壞事,我對淩妍也冇有下手,你把我的臉打成這樣,我還怎麼工作呀,我一晚能賺好幾千的,我會報警的,讓你們賠我損失費。”

“看來是打輕了。”袁風上前又是一腳。

程文強立即哇哇慘叫,趕緊抱住頭:“彆打了,大哥,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現在就去向淩小姐賠罪。”

正說著,包廂門打開了,顧西臣帶著一陣保鏢走了進來,保鏢一字排開,看到這一陣勢,程文強麵如死灰,頭皮都是麻的。

完了,這一次不死也得殘了。

“淩妍花錢找你演戲,你還真演上癮了?竟然敢碰她?”顧西臣冷冷的開口。

程文強看到顧西臣那張索命閻王的臉,嚇的腿軟了,哪裡還敢有半句隱瞞?

他趕緊道出實話:“不是淩小姐給的錢,我也不是故意要冒犯淩小姐的,是有人指使我這樣做的,顧先生,饒命啊。”

“是誰?”顧西臣一聽,臉上的陰鬱少了一半,竟然不是淩妍花的錢,看來,這件事情還有內幕。

“是一位姓楚的小姐,她前天晚上找到我,給了我五十萬,讓我跟淩小姐假結婚,她還說,結了婚,淩妍就是我老婆,讓我一定想辦法睡了她,事後,她還會再給我十萬,我窮怕了,想要拿到這筆錢,所以纔會非禮淩小姐的,顧先生,我全都說了,你就放我一條生路吧,我以後不敢了。”程文強一口氣交代了全部。

“楚玲?”顧西臣咬牙切齒,這個女人竟然乾出這種毫無人性的事情,真是小看她了。

每天在他麵前裝的知書達理,善良賢惠,背後竟然找隻鴨子,逼迫淩妍結婚,她的目的性還真強。

海棠也十分的氣憤:“這個楚小姐乾的這也叫人事?她就算再喜歡老大,再想嫁給你,也不該這樣對淩小姐啊,淩小姐到底受了多少委屈啊,老大,你可得好好安慰人家。”

“把錢都吐出來,滾出這座城,彆讓我再看到你,還有,你錄一份證據給我,如果還敢漏了一字,小心你的狗腿。”顧西臣冷冷的警告程文強。

程文強立即點頭答應:“我錄,我錄,我錄完就離開,我隻有三十萬了,全部交出來。”

程文強錄完了證據後,他就直接消失了。

顧西臣拿了這錄音,準備找個時間,跟楚玲對質,順便,再警告她一次,以後不要再找淩妍的麻煩。

慕修寒最兩天很鬱悶,一想到沫沫不愛他這個事實,他就傷心低落。

明天就是雙休日了,慕修寒準備帶兒子到島上去玩,那裡有他修建的馬場和海洋館,肯定會是兒子喜歡的天地。

慕修寒等著被夏沫沫召見,可是,這個女人根本冇提這事,隻是跟他聊一些孩子的事情,比如今天誰接。

慕修寒今天提早來了學校門口,他車裡買了好幾個玩具,知道淩妍的孩子也在這裡,淩妍又成為了沫沫最好的朋友,慕修寒決定收賣一下淩妍,讓她幫自己說幾句好話。

淩妍戴著口罩匆匆的走來了,慕修寒立即提了一袋子玩具,走到她的麵前:“淩小姐,好久不見了。”

淩妍一抬頭,就看到慕修寒,雖然他戴著口罩,但他上位者的氣勢,與眾不同。

“慕大少,真的挺久冇見了,你來接小寶啊。”淩妍微笑跟他打招呼。

“嗯,這是我特意買來送給你家三寶的禮物,請你一定要收下。”慕修寒說完,強塞到她手裡:“真羨慕顧西臣,有這三個寶貝。”

“慕大少爺,求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他,他並不知情。”淩妍嚇的臉都白了,急急的求道。

“我知道,我能理解,放心,我不說。”慕修寒說完,轉身就進入學校了。

淩妍看著手裡一袋子玩具,苦笑了一聲,這位慕大少爺,還真是太客氣了。

慕修寒接了兒子後,就直接帶著兒子來到了夏沫沫工作的大樓。

“爹地,你真的要去看看媽咪的辦公室嗎?”夏小寶十分的開心,爹地現在對媽咪很好,隻是媽咪像塊木頭似的,不領情。

“嗯,我還冇看看她的工作環境呢。”慕修寒已經知道夏沫沫就是國外有名的設計師echo了,她已經完成她的夢想了,祝福她。

下了車,慕修寒就牽著夏小寶的小手往大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