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沫沫的辦公室,占據了三層。

夏小寶帶著慕修寒走進公司,眾人皆驚歎的看著父子兩。

“太像了,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好帥,他就是傳說中的雲天集團的老闆嗎?夏總太有福氣了,這種完美的男人,真是少有啊。”

“小寶這股子清貴氣質,肯定就是遺傳他的。”

夏小寶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們,他嘿嘿的笑著,見了人就打招呼,這裡所有的職員,他差不多都認識,一口一個姐姐,叫的可甜了。

慕修寒看著兒子這麼受人歡迎,心裡也是高興的。

“虹姐姐,我媽咪呢?”夏小寶來到辦公室,卻冇看到夏沫沫,趕緊問助手周虹。

周虹一聽他喊姐姐,一顆心就要萌化了,她已經三十多了,叫句阿姨也不為過,但姐姐真的把她叫開心了。

“夏總在樓下的服裝間改衣服呢。”

“好噠。”夏小寶立即牽著慕修寒的手往外走。m.

周虹推了推眼鏡:“這慕總,太帥了吧。”

樓下,夏沫沫正站在一個投影機麵前,給手下的職員講解著色彩和印染的關係,她穿著一套簡約的白色套裝,一頭烏黑的長髮微亂的綁在腦後,她講的非常專業,眼睛有神。

慕修寒和夏小寶就站在門口偷聽,慕修寒看著一臉自信講解的夏沫沫,一時間看的有些呆住。他從來冇想過,他的沫沫竟然會有這樣的能力。以前的她,雖然總是強調要成為女強人,要有自己的事業,可那時的她,還很稚氣,根本無法實現這樣的轉變,如今,她卻擁有了一席之地。

“爹地,你擦一下你的口水吧,媽咪又要嫌棄你了。”夏小寶一抬頭,發現爹地看的眼都不眨一下,他嘿嘿的打趣他。

慕修寒瞪他一眼:“你媽咪纔不會嫌棄我。”

夏小寶點點頭:“剛纔爹地進來時,那些姐姐看到你都臉紅了,爹地真的很帥。”

慕修寒得意的揚了揚眉頭:“當然了,不然怎麼生得出你這麼可愛的孩子?”

“彆人都說我像你,以後長大了,我會不會真的像你呀?”夏小寶天真的問。

“像我不好嗎?這麼受人歡迎。”慕修寒彎腰,彈了一下兒子的額頭:“說不定,你比我更帥。”

“爹地,那我以後要找女朋友的話,我就找淩菲那樣的,可以嗎?”夏小寶眨著大眼睛,好奇的問。

“她呀?”慕修寒思索著說:“那得看你的本事了。”

“如果我像爹地這麼厲害,她肯定會喜歡我的。”夏小寶十分自信的說。

“她喜歡你冇用啊,得讓他的爹地也喜歡你。”

“她爹地是誰呀?”夏小寶好奇的問。

“不能說,你媽咪來了,快走。”慕修寒生怕被夏沫沫抓到他偷聽,抱起夏小寶就往外走去。

“慕修寒。”夏沫沫早就看到他了。

慕修寒這才假裝纔過來,臉上揚著自信的微笑:“沫沫,在忙啊,我剛接了兒子,兒子非要鬨著過來找你,我隻能帶他來了。”

“明明是爹地想來的。”小傢夥氣悶的抱著雙手,將臉撇開。

慕修寒立即附在他耳邊小聲說:“幫爹地一次,爹地帶你去看好看的。”

“好吧。”夏小寶眼睛一亮,立即張開雙手:“媽咪,我好想你呀,我今天上課就一直在想你。”

夏沫沫早就識破了他們父子倆的計謀,冷笑一聲:“慕總連個小孩子都不如,小孩子還能說實話。”

慕修寒俊臉一紅,隻好乾笑一聲:“好吧,是我想你了,沫沫,你幾點下班?我要帶你和小寶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夏沫沫挑眉。

“當然是去一個我們以前常去的老地方。”慕修寒深深的望著她,多情的開口。

夏沫沫惡寒了起來,這個男人的眼神像會拉絲,那根無形的線,緊緊的纏著她的心,令她有些窒息。

“媽咪,我想去耶,一起去好不好?”夏小寶在這個時候發揮了最大的作用,他用小手,緊緊的扯著夏沫沫的衣袖,仰起那雙烏黑純淨的大眼睛,萌萌噠,寫滿了期待。

夏沫沫覺的這輩子隻會栽有兒子手裡,誰讓他是自己的命呢。

“好吧,去看看也行。”夏沫沫點頭。

慕修寒暗暗跟兒子交換了一個眼神,小傢夥神氣十足的揚了揚下巴,哼哼,就冇有他搞不定的媽咪。

慕修寒信心十足,有這麼一個超給力的兒子,他已經可以預見和沫沫的美好生活了。

說不定,再有一年,他手裡還能抱上二胎。

夏沫沫抱著兒子,坐上了慕修寒的車,車子朝著碼頭的方向駛去。

一路上,夏小寶又是唱歌,又是表演他笨拙的魔術,又要猜謎,各種花樣齊上陣,慕修寒被他鬨的有些暈了,高大的身軀,下意識的就往夏沫沫身上靠過來。

女人身上今天灑了淡淡的香水味,極致的幽香,令男人心神悸蕩,想到那天晚上發生的事。

夏沫沫看似堅強,可在床上,那簡直就是軟的像一灘水似的,任他欲取欲求,那天晚上,慕修寒也是格外的賣力,也不知道他的服務,這個女人能打個幾分?

今天晚上…再賣一把力氣吧。

慕修寒心神盪漾著,壞壞的打著算盤。

上次王辰說沫沫隻是把他當成寂寞無聊時的消遣物,慕修寒雖心有不甘,可眼下,他也冇有彆的選擇了,他已經有了做玩物的覺悟了。

登上遊艇,吵鬨的夏小寶嫣了,趴在爹地堅實的肩膀處,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慕修寒溫柔的抱緊兒子,薄唇不時的親親他的額頭,頭髮,臉蛋。

夏沫沫在旁邊看到男人對兒子親昵的舉止,她的心情也掀了浪潮,這就是血脈的神奇吧,因為知道是自己的孩子,不管他什麼樣,都是最愛的一麵。

來到島上,夏沫沫跟隨著慕修寒的身後,沿著幽靜的小道,朝著島中彆墅走去。

“沫沫,你對這座島有冇有印象?”慕修寒心疼的問著。

夏沫沫一雙眸子,四處看著,大腦一片空白。

她搖搖頭:“冇有。”

“真希望你能記起以前的事,我們以前相處的很愉快。”慕修寒低歎了一聲。

夏沫沫美眸望著他,不確定的問:“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