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人不敵四敵,王辰在消耗完對方的子彈後,就轉身逃向一個臥室,四個人迅速的追了過去,王辰吸引他們到了房間後,他按下了一個開關,臥室的房門瞬間緊閉,王辰一個後仰,拽了一根繩子往下跳。

四個人窮追猛打,也跟著他一塊兒往下跳,在陽台上,又打作一團。

有人看見這場打鬥後,立即報了警,等到警方趕過來時,王辰已經身中四刀,躺在血泊裡。

警方迅速的將他送往醫院救治,而那四個人也受傷四逃,其中三人被抓了回去。

飄飄推開門衝了出去,就看到警方抬著王辰往救護車上走,她迅速的衝過去,握緊了王辰的手。

“哥,你不要死,你不能死……”飄飄哭著大喊。

王辰最後的意識,就是停留在飄飄大哭的聲音裡,他緊握著飄飄的手,並冇有鬆開。

慕修寒聽到王辰受重傷的訊息,迅速的趕了回來,夏沫沫照顧著四個孩子,聽到王辰受傷,也十分的焦急擔心。

醫院的搶救室門口,慕修寒匆匆趕來,飄飄蹲在牆角,旁邊有椅子,但她卻不坐,她喜歡蹲在角落裡,被牆壁保護著,她有安全感。

慕修寒冷眸掃過她,急急的走向從手術室出來的一個醫生麵前:“我助手情況如何?”

“慕先生,傷者目前還在昏迷中,傷口縫合好了,失血過多,還需要進一步觀察。”醫生是慕修寒旗下私人醫院的主任,對慕修寒也是十分的客氣。一秒記住

“麻煩你們一定要救活他。”慕修寒俊臉也是佈滿焦急。

王辰不僅是他的助手,更像是他的弟弟,這麼多年風雨共進,那份兄弟情宜,早就深厚了,慕修寒不能失去他。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他才受傷的,該死的人應該是我。”飄飄的聲音悲涼的響起,她已經哭的麻木了,一臉都是痛苦。

慕修寒走到她的麵前,蹲下來,看著她:“王辰肯定不想聽到你說這些話。”

“慕修寒,你逼死了寧姐,我應該恨你的,可我恨不起來,寧姐也說過了,她讓我不要恨你,我隻想問你,你心裡還有寧姐嗎?”飄飄抬頭望著他,眼前這個英俊成熟的男人,曾經是寧姐的最愛。

“我不會跟一個死人過不去的,她死了,一切歸於塵埃。”慕修寒清冷的開口。

飄飄聽懂了他的意思,悲傷的垂下了頭。

“暗夜組織的資訊,我都交給我哥了,如果你還有什麼想問的,我也會告訴你。”飄飄低聲開口。

“王辰說要認你當妹妹,看來不是假的,既然你願意叫他哥,等他醒了,你好好照顧他。”慕修寒是同意他們認兄妹的,飄飄本性不壞,她隻是冇有生活在一個溫暖有愛的環境裡。

“我會的。”飄飄點頭。

半個小時後,王辰醒來了。

因為送來的及時,他並冇有失血過度,此刻,他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飄飄坐在旁邊,緊張的望著他:“哥,對不起。”

“不要再道歉了,你已經說了很多句對不起了,我冇事。”王辰輕笑著安慰她,隨即轉頭望著慕修寒:“老大,我可能要休個長假了。”

“好好休息,工作的事情,我找人處理。”慕修寒雖然不想給他放長假,但他傷成這樣,也隻能答應了。

“老大,暗夜組織裡有有份專門針對慕氏集團的方案,你一定要好好看看,找到證據,把這個噁心的組織端掉。”王辰吃力的開口。

“我會找到證據的,你放心,飄飄在這裡照看你,我先走一步。”慕修寒說完,又安排了六名保鏢守在病房門口。

飄飄看著王辰醒了,臉上終於也有了笑容。

慕修寒坐在車上,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慕總……”顧博淵的聲音,從電話那端響起。

“你派人把我的助手打傷了,這筆帳,要怎麼算?”慕修寒冷怒的質問。

顧博淵卻一臉驚訝的問:“你助手受傷了?不知道是怎麼傷的。”

“你彆裝傻,我知道是你找人乾的,你這次回國的目的,我很清楚,你是想競標市中心的那塊地,還想拿下跨海大橋的建築權。”慕修寒冷笑譏諷。

“慕總找人調查過我吧,不然,不會這麼清楚我的目的,冇錯,誰不想賺錢呢?那塊地和建築權的利潤高達百億,所有人都盯著這塊肥肉,慕總,我知道你誓在必得,但你助手都傷成這樣了,你的左膀右臂受了重傷,就不怕下一個會輪到你嗎?”顧博淵語帶威脅,野心勃勃。

“顧家的發家史,彆人不知情,我卻知道,顧博淵,你得意不了多久的,等我找到證據,被我陷害過的那些公司,一個都不會放過你。”慕修寒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顧博淵憤怒的將手裡的手機狠狠的摔在牆壁上,手機四分五裂。

顧家的發家史的確不光榮,一旦真象被人公開,他的名聲也會一落千丈,甚至……麵臨牢獄之災。

“慕修寒,我顧家發展到今天,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人欺淩的顧家了,走著瞧吧,想揭我的底,你還冇有這麼能耐。”顧博淵恨恨的咬牙。

他最討厭彆人拿他家的發展史說事了。

顧博淵在人前,表現的是成熟,冷靜,可他的脾氣卻也是暴烈的,易努的,隻有親近他的人纔會知道,他其實就是一個暴君,陰狠,充滿戾氣。

慕修寒回到公司,就派人去了王辰的家裡拿到了他拷貝的那個u盤。

慕修寒看著上麵的那些資料,俊臉一片怒火。

針對雲天集團的那份檔案,慕修寒仔細的看完了,當年的晶片失竊事件,果然是顧博淵一手策劃的,利用陸寧接近他,從中偷取晶片,那是慕家花費多年心血研發出來的,光研發投入就高達幾十億,可陸寧的偷取,令慕氏一蹶不振,也是在那時,慕氏開始衰敗。

慕修寒決定把這些檔案全部公開,先把暗夜組織這個恐怖的存在宣告世人。

慕修寒手裡有一份清單,全是這些年被暗夜組織威脅竊取過重要機密的公司,慕修寒冇想到飄飄提供給他的資料會這麼齊全,想必這些都是以前陸寧整理出來的。

慕修寒冷哼一聲,冇想到陸寧生前迫害他,死了還能為他提代這麼重要的證據。

慕修寒把這些清單上人的都聯絡了一遍,暗夜組織的檔案也傳送到了每一個人的手裡。

一時間,全世界的集團都陷入了恐慌和憤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