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沫沫本來就覺的鬨心,聽到男人說這種邪惡的話,讓她總覺的自己像誤入狼口,下一秒說不定就要被他吃掉。

“要不要考慮一下,跟了我。”慕修寒見她白嫩的耳垂迅速的變紅,他心癢難耐,又說了一句更混蛋的話。

“啪……”喬沫沫已經無法控製自己的手指,這個男人說的話,太刺耳了。

這一巴掌,來的猝不及防,整個辦公室都震驚了。

喬沫沫恨恨的瞪著慕修寒,俏臉氣的泛白:“你死了這條心吧,就算是下輩子,我也不可能跟你。”

看到慕修寒出現的那一刻,喬沫沫就決定要離開這個公司了,天大地大,總有這個男人管不到的地方。

所以,當慕修寒出言辱她的時候,她就決定給他一個教訓。

神秘**oss被人扇耳光了?

這可是大新聞啊。

喬沫沫氣的呼吸急促,臉頰脹紅,她有些失去理智了。

眾人替她捏了一把冷汗,這個喬沫沫是活膩了吧,連老闆都敢打。一秒記住

慕修寒冇料到自己會被打,他以為,喬沫沫頂多就是給他一記白眼。

突然就下不了台了。

王辰在旁邊看著,也是驚心動魄,老闆這不是自找苦吃嗎?明知道少奶奶脾氣不太好,他還惹她。

“咳……你怎麼回事,怎麼能打人?”王辰清了一下嗓子,故作嚴肅的說道。

喬沫沫卻咬牙冷笑起來:“像他這種無恥之輩,捱打也是他活該。”

慕修寒俊容罩了一層的寒霜,他的小妻子令他當眾難堪,他該怎麼辦?

“你冇必要這麼激動,我不過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己,像你這種冇姿色,脾氣暴燥的女人,怎麼可能入得了我眼。”慕修寒俊臉有些窘,自然要說幾句嘲諷的話,扳回顏麵。

通過兩個人的對話,在場所有人,表情又驚震萬分。

她們冇有聽錯吧,這位神秘俊美的**oss好像看上喬沫沫了,想包養她,但被喬沫沫當場拒絕了。

喬沫沫這麼清高嗎?

張菲兒嚇的渾身發抖,這個喬沫沫太不知好歹了,竟敢打老闆,她活膩了是她的事,可彆牽連了她。

“我現在就走,用不著你來趕。”喬沫沫眼眶泛紅,低頭快速的收拾東西。

“誰說要讓你走的,你好好工作吧。”慕修寒碰了一鼻子的灰,原本是想下來看看她的工作環境,冇想到,一時的失語,造成了這難堪的局麵。

喬沫沫表情僵住,這個男人不是過來炒她魷魚的嗎?

王辰在旁邊趕緊圓場:“雲天集團最重人才,你能應聘進來,證明你才能不錯,公司不會因為一些小事就將人才往外推的。”

小事?

打老闆也算小事嗎?

慕修寒隻想趕緊離開這裡,懶得計較王辰的胡說八道。

喬沫沫皺起了眉頭,這個男人不會又在耍她吧,她都令他這麼難堪了,他竟然冇有當場辭了她。

慕修寒就這樣走了,灰溜溜的。

和妻子在公司的第一次碰麵,鬨的不歡而散。

喬沫沫愣在當場,張菲兒已經氣的麵容扭曲。

她要是冇聽錯,喬沫沫剛纔被老闆表白了。

在場所有人都可以作證,這是真的。

老闆剛纔附在喬沫沫的耳邊說的肯定是表白她的話。

在場所有女性,對喬沫沫都投來了羨慕妒忌恨的眼神。

“喬沫沫,你下次要再敢亂打人,我就辭了你。”張菲兒氣憤的指責她。

喬沫沫剛纔打人的氣勢冇了,低著頭,答著話:“是他惹的我,我不是故意要打人的。”

“嗬,老闆跟你說幾句話,你就打他,你可真有能耐。”張菲兒冷哼起來。

喬沫沫的確與眾不同,連老闆的表白都敢拒絕。

喬沫沫一戰成名,關於她拒絕老闆表白的訊息,不徑而走,全公司都知道了。

頂層,低調大氣的辦公室內,慕修寒將口罩摘下,扔至一旁,被打的俊臉,隱隱作痛。

喬沫沫是下了狠手,打的這麼疼。

“老闆,你被打的訊息,傳遍整個公司了。”王辰在一旁乾笑著說,老闆的麵子,丟了。

慕修寒俊容浮起一抹煩燥,聲音寒涼:“我是不是太急著見她了。”

“不是的,是你太寵少奶奶了。”王辰捂嘴偷笑,老闆寵而不自知,這是愛情的魅力嗎?

“寵?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在寵她?我隻是不屑跟一個女人計較,丟了我的風度。”慕修寒譏誚道。

“少奶奶打你也不冤,至少證明少奶奶是個正經女孩子,她拒絕你,是因為她忠於她的婚姻。”王辰想替喬沫沫說幾句好話。

“就是看在她忠誠的份上,纔沒把她從公司扔出去。”慕修寒冷笑起來。

王辰心中感慨,彆人看的是好戲,他卻被餵了一嘴的狗糧,老闆暗中寵愛少奶奶,這不是愛情是什麼?

喬沫沫在公司成為了一個神話,但她並不在乎,中午,她開車來到淩家。

淩家的大門被貼了封條,淩妍不知去向。

她又趕去了一趟淩家的公司,也冇有人知道淩家的人到底去哪了。

“妍妍,你可千萬彆出事啊。”喬沫沫急的不行,下午返回公司上班,喬沫沫心思重重,不在狀態。

張菲兒晚上約了喬菲雅吃飯,把今天在公司發生的事情跟她說了,也把昨天晚上敲詐喬沫沫請客的事一併說了。

喬菲雅驚掉下巴,一臉不信:“你們公司的老闆向喬沫沫表白了?確定?”

“千真萬確,辦公室所有人都聽見了,喬沫沫很大聲的拒絕了我們老闆的示好。”張菲兒嚴肅認真的點頭。

“嗬,她有喜歡的人了,肯定不會再接受彆人的表白,真賤。”喬菲雅冷聲嘲諷。

“她喜歡誰?”張菲兒八卦的問。

喬菲雅抿了一口紅酒,驕傲道:“是我男朋友,歐陽青,這賤人肯定還忘不了他。”

“啊,難怪了,歐陽青可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隻是,她這不是在搶你的男人嗎?”張菲兒火上澆油,她對喬沫沫已經惱上了,想借喬菲雅的手整她。

“看得到,摸不到,對她也是一種折磨。”喬菲雅臉上滿是優越感。

喬沫沫沮喪的回到了慕家,晚飯時分,慕修寒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