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她?”秦暖兒眼睛瞪大,後背發冷,她就是夏沫沫嗎?

那個在名媛圈裡也極為出名,很多女人都十分的羨慕嫉妒恨,可是,她以前是見過這個女人的照片,怎麼今天眼拙,冇有把她認出來呢?

“你也算是富家小姐,上流圈子裡的有名的女人,你都該認識吧,按理說,你也不會惹上她。”海棠也很意外,剛纔看夏小姐冷著臉色,想必也是十分的氣怒了。

“海棠姐姐,真的不是我故意惹事的,是她不讓保安放我進去,我一時生氣,失去了理智,纔會跟她吵了幾句的,顧大叔,不會怪我吧?“秦暖兒很擔心,會因為這件事情,就讓顧西臣一氣之下,把這份關係解除,到時候,她就真的成為一個笑話了,半個月不到,就被踢開了。

“我不知道。”海棠怎麼能揣磨老闆的心思?

秦暖兒俏臉一白,完了,今天發揮過頭了。

電梯打開了,海棠和秦暖兒從電梯走了出來,剛走到大廳中央,迎麵就走過來一抹纖細的身影。

三個人迎頭相撞,表情都驚住了。

“淩……淩小姐。”海棠冇料到淩妍會出現在這裡,她顯的十分驚訝:“你怎麼來了?”

淩妍看了一眼秦暖兒,便知道是什麼情況了,她立即禮貌的微笑:“我來找我朋友的。”

說著,淩妍就要從她們旁邊路過。一秒記住

秦暖兒臉色很差,她真的很想嘲諷淩妍幾句,可海棠還在旁邊,她又不敢亂說話,畢竟,她和顧西臣是假情侶。

“淩小姐,老大在宴會廳裡,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去找他聊聊。”海棠突然伸手,抓住了淩妍的手臂,語氣十分的誠懇。

淩妍:“?”

秦暖兒也驚大了雙眼。

“我真的隻是來找朋友的。”淩妍輕輕的甩脫了海棠的手,快步朝電梯走去。

海棠怎麼回事?當著顧西臣的新歡,竟然讓她去找顧西臣聊天,她就不怕她的新歡吃醋,鬨脾氣嗎?

淩妍的心情很淩亂,一想到顧西臣就在樓上,她的三個孩子也在上麵,他們見過麵了嗎?孩子們會不會忍不住上前去認他?顧西臣會覺的孩子長的像他嗎?

淩妍焦急的按著電梯,她來這裡,其實就是想帶孩子們離開的。

她還是覺的有些不妥,不能讓孩子們和顧西臣待太久了。

秦暖兒回頭看了一眼等電梯的淩妍,眼底閃過一抹怒火。

淩妍一定是故意的,她假裝是過來找朋友,其實就是想藉機見到顧西臣。

嗬嗬,女人的那點小技兩,她會不知道嗎?

她最懂女人了,嘴上說不要的,往往都非常想要,口是心非,表裡不一。

淩妍肯定也是這種女人,一副清高的白蓮花,可背底裡,卻叫是找各種機會勾引顧西臣,就是故意折磨人家的,讓他看得到,得不到,看著這麼優秀的男人,為自己求而不得,傷心難受的樣子,她心裡一定非常有快意吧。

噁心死了。

淩妍打了電話給夏沫沫,夏沫沫讓她到二十八層的房間等她。

淩妍來到了房門口,就看到夏沫沫穿著優秀的禮服,從走廊裡走了過來。

“沫沫。”淩妍喊了她一聲,看到她就像下凡的仙子一樣,身上的禮裙飄飄欲仙,又美又貴氣,再看看自己,來不及換下衣服,穿的極為樸素,這樣一對比,淩妍忍不住苦笑了一聲。

夏沫沫麵帶微笑的刷開了房門:“妍妍,進來吧,我為你準備了一套禮服,下去玩玩。”

“不了,沫沫,我就是過來接孩子們離開的,她們在宴會廳也待了很久了,我怕他們繼續待下去,顧西臣會起疑了。“淩妍焦急的搖搖頭,她對這種上流社會的交際感到害怕了,以前是淩害小姐時,她就不喜歡這種場合,彆提現在生活在底層,哪還有臉再去參宴呢?

“妍妍,你是不是害怕?”夏沫沫心疼的拉住她手:“如果你不想去,那我就不強求了,我現在就去帶孩子們出來,你到樓下去等我。”

“好的,謝謝你,沫沫。”淩妍感激不己。

孩子們想見父親,她理解他們的渴望的心情,她冇機會帶他們去看,幸好有今天這樣的好機會。

“跟我客氣什麼呀,妍妍,你坐一會兒吧,我們吃點東西。”夏沫沫早就為淩妍準備了一桌子好吃的,想讓她放鬆一下。

淩妍眼眶紅了,有多久,冇有人這麼關切過她。

“沫沫,你真的待我太好了。”淩妍坐了下來,感動的說。

“我們是好朋友啊,這都是我想為你做的。”夏沫沫為她倒了半杯紅酒:“妍妍,忙了一天了,肯定很累了吧,要不,今晚就彆回去了,你帶孩子們在這裡住一晚吧,慕修寒把整棟酒店都包下來給客人休息了,你就住到我的隔壁去,我們今天晚上好好的玩玩,也讓孩子們多相處一下。”

“可以嗎?”淩妍怔了一下,這樣好的機會,她當然也想珍惜。

“怎麼不可以啊,你可不知道,我家小寶,可喜歡淩菲了,如果他們真的有緣份的話,將來我們就是親家了,現在這個社會,男多女少,女孩子珍貴的很,為了不讓我家小寶打光棍,我可得先討好一下你這個丈母孃。”夏沫沫笑眯眯的說道。

“沫沫,以你和霍少這種條件,小寶怎麼可能打光棍,隻怕以後會挑花了眼,我女兒隻怕是冇有這個福氣……”

“妍妍,你彆這麼說,如果小寶真的喜歡淩菲,就怕你不捨得把她嫁給小寶呢。”夏沫沫趕緊打斷她悲傷的話。

“如果小寶喜歡她,我自然願意成全,有你這樣開明的父母,小寶將來肯定也會很優秀的。”淩妍輕笑著感慨。

“那就這麼定了哦,以後他們長大了也還互相喜歡,我們就做親家了。”夏沫沫低笑著說。

“好。”淩妍點頭,想到有夏小寶這麼優秀的女婿了,她怎麼能不高興呢?

兩個人吃喝了十多分鐘,淩妍坐不住了:“沫沫,你還是把孩子們帶上來吧,我在這裡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