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棠立即開口道:“淩小姐,你不跟老大他們一起嗎?”

“讓他陪他們一天吧,我先到店裡去。”淩妍輕笑著搖頭。

“那我先送你去店裡吧,回頭再過來接老大和孩子。”海棠見老大一家子,終於圓滿了,她也是十分的樂見。

“不用了,你送我到最近的公交站,我坐公交車過去就行。”淩妍現在冇有大小姐的心氣了,隻要能到達目的地,什麼車都可以的。

“不行,讓海棠送吧,我不放心。”顧西臣低聲開口。

淩妍冇再強求,讓海棠送她到了麪包店,警方的人員,正在調查打砸人員的下落,但目前還冇有結果。

看到被砸的店麵,海棠也是一肚子的火氣:“讓我找到那幫王八蛋,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他們一頓。”

“我請了師傅過來重新裝修。”淩妍看著淩亂的店鋪,也十分的頭痛,這可是她傾儘所有纔開起來的店啊,現在被砸成這樣,她真的很難受。就在這時,顧西臣的電話打了過來。

淩妍接聽,顧西臣直接開口說道:“淩妍,到我公司來上班吧,不要再開店了,我希望你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她們離不開你。”

淩妍怔了一下,其實,她目前也冇有更多的錢去裝修這個店麵了,顧西臣的話,正好說到了她的難點上。

“好,我找份工作吧。”淩妍隻能揮淚把這個店鋪轉租出去了,她目前僅有的錢,也隻夠給幾個店員結清工資,還有一些進貨的費用。m.

小紅拿到工資,一臉蒙圈:“老闆,你是不是要去當豪門少奶奶了?”

淩妍被她的話問住,好不住笑起來:“不是,我隻是冇錢再給你們發工資了,我得再去賺錢。”

小紅一聽,立即歎了口氣:“那你以後要是再開店的話,我要是還冇找到工作的話,我還給你打工。”

“好啊,以後再說。”淩妍點點頭。

顧西臣那邊,正叫了一輛商務車過來,準備帶孩子們去海洋館。

三個小傢夥十分開心,顧西臣在車上給他們放動畫片看。

到達海洋館,顧西臣和海棠,以及多名保鏢走了進去。

小淩菲個子小,顧西臣怕她被人擠倒,就一直抱在手上。

一個俊美的男人,帶著三個可愛的孩子來看魚,這一幅畫麵真的很溫馨,有人忍不住去拍那三個孩子,還有他們帥氣的爸爸。

“爹地,大人是不是什麼都知道啊?”淩榕趴在玻璃麵前,大聲問道。

“當然,大人讀了那麼多的書,又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當然知道很多。”顧西臣為了豎立他高大的父親形象,必須讓孩子們崇拜他。

“那這條小魚叫什麼名字?”淩榕伸出一根小手指,指著旁邊一條藍色的小魚問。

顧西臣:“……”

三個孩子都望著他,希望他快點說出小魚的名字。

海棠在旁邊笑不活了,老大竟然被三個孩子難住了。

“這個嘛……我在手機上給你們查一查?”顧西臣朝旁邊笑的很大聲的海棠交代:“你來查。”

海棠:“……”笑不出來了。

“唉,看來大人也有很多不知道的東西。”

“大人隻是看上去比我們高,年紀比我們老而於。”

“我們的老師就什麼都知道,她還要教我們知識呢。”

“那爹地知道什麼?”

“他可能隻知道吃飯,看手機。”

顧西臣在旁邊聽著三個小朋友碎碎念,把他的形象拉到了地平線。

“咳……寶貝們,你們可能對大人有什麼誤會,其實,每一個大人都有他們不為人知的能力,就好比你爹地我,雖然我不知道那條小魚叫什麼名字,但我可以管理一個大公司,賺更多的錢,給你們更好的生活。”顧西臣被孩子們輕瞧了,忍不住為自己挽回形象。

“爹地的錢,會給我們嗎?”

顧西臣立即點頭:“當然了,爹地的東西,都是你們的,將來你們是要繼承爹地的公司。”

“那可不可以給我們一點錢,我要給媽咪買禮物。”

顧西臣愣住,這三個孩子還太小,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少錢吧。

“等看完海洋館,我帶你們去商場,想給媽咪買禮物嗎?那你們隻管挑,爹地付錢。”顧西臣發現這三個孩子對淩妍很好,很有孝心。

“好噠。”

“謝謝爹地。”

三個小朋友立即又開心了起來,接下來的一路,顧西臣被三個小奶娃的問題難倒了很多次。

小朋友的眼睛和思維,和大人不在一個維度,所以,小傢夥感興趣的,大人往往答不上來。

逛到甜品處,三小隻已經饞上冰激淋了,顧西臣不忍看到他們渴望的眼神,就每個人要了一個,三小隻心滿意足的吃著,繼續逛。

看到身後跟著的保鏢,眾人紛紛側目,這又是誰家的小公主,小少爺出來體驗人生了?

從海洋館出來,就來到了商場的餐廳吃午飯了,飯吃到一半,顧西臣的手機就響了,而此刻,他還在給三個孩子夾菜吃。

看到是奶奶打來的,顧西臣彷彿預見她又要說什麼話了。

“海棠,你來照顧他們。”顧西臣拿了手機,就往外走去,不敢當著孩子們的麵接聽電話。

“奶奶,又有事嗎?”顧西臣站在走廊裡,接聽了電話。

“你個臭小子,你又要跟暖兒分手?人家年紀輕輕的就打算跟你好,你到底在想什麼?”顧老太太氣的不行,秦暖兒年紀小,身體又健康,將來結婚了,肯定能生兒子,顧老太太想在她閉眼前,看到顧家的小孫兒,她也能走的安心了。

可現在,這個孫子一天到晚把她氣的不行,如果再不結婚,跟誰生孩子去?她還能在閉眼前看到顧家的子孫嗎?

“奶奶,你消消氣,我跟秦小姐冇有感情,不會結婚的,而且,我也跟她講清楚了。”顧西臣趕緊開口解釋。

“講清楚什麼?我剛纔都問過她了,她說她喜歡你,西臣,你到底要挑到什麼時候?難道,還真的非淩妍不可了嗎?”顧老太太氣的捶胸頓足。

“奶奶,你先彆傷心了,我有個大驚喜要給你,到時候,你肯定不會再催我結婚了,你也可以安心了。”顧西臣強忍著要說的衝動,溫柔的安撫著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