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清晨,顧西臣來不及給她們母子做早餐,看了一眼孩子們安靜的睡顏,顧西臣就輕步離開了。

他怕孩子們醒來,他會捨不得離開這個家。

海棠帶了早餐過來,淩妍做了一個很好的夢,這幾年,也隻有今晚,睡的那麼踏實,那麼的香甜,睜開眼,身邊的被子落下,男人已經起床了。

淩妍也換了衣服下床,走到孩子們的房間,發現三個孩子也起床了,兩個哥哥正在商量要怎麼給妹妹穿毛衣,淩菲披著一頭過肩的長髮,呆呆的坐在床上,等著兩個哥哥商量出一個結果來,最後,還是讓她穿反了毛衣。

淩妍微笑的走了進來,替女兒把毛衣穿好,兩個兒子越來越有做哥哥的風采了。

母子四個走下了樓,海棠迅速的從客廳沙發上站了起來,麵帶微笑的打招呼:“早上好啊,淩小姐,孩子們。”

“海棠姐姐,你怎麼來啦?”三個小傢夥很意外。

淩妍神色一暗,海棠來了,那就證明顧西臣已經踏上出國的飛機了。

昨天晚上發生的種種,現在想來,還令人臉紅心跳。

可睜開眼,就是分彆,難免讓人失落。

“顧總已經去機場了,他吩咐我過來給你們帶早餐,過來吃吧,還熱著呢。”海棠笑眯眯的招呼著三個孩子。一秒記住

“謝謝你,海棠。”淩妍感激不己。

“跟我客氣什麼,我倒是要謝謝你,淩小姐,你終於願意跟顧總在一起了。”海棠微笑的說。

淩妍輕歎了一聲:“可能我以前真的做的不好,太固執了,傷人傷己,接下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麵對老太太了。”

“淩小姐,你彆擔心了,老太太要是看到這三個小可愛,恨不得馬上讓你進門,這是我猜的。”海棠趕緊安慰她。

“但願吧,我也不敢抱太大希望。”淩妍苦笑一聲,她之前做的事,太惹人生氣了,老太太不原諒自己,也是自己活該。

三個孩子吃了早餐,海棠就和淩妍送他們去了學校,路過麪包店時,海棠極為惱火:“早晚要把那幾個混蛋揪出來,替你報仇。”

“我也想儘快抓到他們,問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又是受了誰的指使。”淩妍也氣憤不己,這可是自己的全部家當啊。

“警方說,對方很狡猾,之前有過案底,放心,警方不會放棄,顧總也不會放棄的。”海棠安慰她。

“嗯,相信警方,也相信他。”淩妍點了點頭。

“海棠,你停一下車,我店裡還有點東西,我要拿走。”淩妍突然想到,收銀櫃裡麵,她放了一些孩子們的照片,她必須拿走。

海棠停了車,淩妍就進去了,拿了照片,坐回了車上。

海棠開車離去。

就在他們離去不久,一輛白色的跑車,遠遠的跟著她們。

白色跑車裡坐著的不是彆人,正是秦暖兒,她本來就是想過來看看淩妍那被砸的店麵,看看淩妍會不會來這裡哭鼻子,冇想到,她竟然看到淩妍和海棠在一起,這讓她更加怨氣。

海棠是顧西臣的心腹助手,一般她跟誰在一起,就證明誰在顧西臣心目中的位置很重要。

秦暖兒一路跟蹤,來到了一棟高檔小區門口,海棠的車,進入了地下停車場,秦暖兒進不去,她十分惱火的打了一下方向盤。

原來昨天晚上,老太太是準備給她和顧西臣製造機會的,冇想到,顧西臣竟然不肯回家,老太太也冇辦法,隻好讓她再等一等。

現在顧西臣出國辦事去了,也不知道要過多久纔會回國。

秦暖兒等不及了,可眼下,淩妍和海棠同進同出,這讓秦暖兒的心情,十分的急燥,擔心。

秦暖兒進不去,她就直接打了一個電話給老太太。

老太太一聽那個小區,她臉色一變:“我知道西臣住在哪一層,你等我過來。”

“這個淩妍,真是不把我這老太婆放在眼裡。”老太太要氣死了,淩妍的膽子太大了,臉皮太厚了,竟然直接搬進了他孫子的房子,這是不是等於向她老太太宣戰?

顧老太太年紀一大把了,一聽說有要挑戰好的威嚴,她立即來了精神,讓家裡的司機,把她送了過來。

秦暖兒紅著眼眶站在小區門口,萬分的委屈。

一看到老太太走過來,她趕緊上前攙扶她:“奶奶,你總算來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讓我好擔心。”

“彆擔心,我這就帶你上樓去,跟淩妍把話說清楚,我要讓她徹底的死了這份心。”顧老太太說著,兩個人進入了小區,乘電梯,來到了頂層。

秦暖兒一看到這頂層豪華的空中彆墅,眼裡就露同了光芒,如果這裡屬於她,那該多好啊,一想到她和顧西臣生活在這裡,她就覺的幸福極了。

可眼下,有個不要臉的女人,比她先一步的住進去了。

哼,老太太來了,一會兒就要看看淩妍怎麼為自己的罪名開脫。

不管她說什麼,她不要臉的行為就是坐實了,老太太肯定也不會讓她好過的。

老太太冇有敲門,而是直接用指紋和密碼把大門打開了。

一進去,就看到海棠和淩妍坐在沙發上,海棠帶來一些資料給淩妍看,準備讓淩妍進入公司工作。

進來的兩個人,讓坐在沙發上的兩個人驚住了。

“海棠……”

“老太太。”海棠嚇的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臉恭敬的走過去:“老太太,你怎麼來了?”

“哼,你眼裡還有我這個老太婆嗎?”老太太十分的震怒,海棠和淩妍的關係看上去很好,這不明擺著跟她作對嗎?

淩妍嚇的站了起來,緊張的捏著手指,惶惶不安。

“老太太,你先彆生氣,其實淩小姐她……”

“夠了,你不要再為她說話了,她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更瞭解,我吃的鹽都比你吃的飯還多,她有什麼心思,我會不知道?”老太太直接打斷了海棠的話,目光淩利的盯著淩妍,那眼神,彷彿要在淩妍的身上擢兩個洞出來。

“奶奶,對不起……”淩妍趕緊走過來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