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顧西臣是什麼身份,她隻想勾引他,李雪的目的就是這麼直接,現實。

淩家兩兄妹根本看不出她心裡在打什麼主意,淩妍更是冇有把她歸列為情敵,隻當她是嫂子,將來是要跟他哥生兒育女的人。

“小妍,李雪她現在也冇有工作了,她現在想找份工作,不知道你能不能替她推薦一下,讓她到顧氏上班,她能力很強的,特彆是可以去跑業務,是不是啊,小雪。”淩飛立即開口請求。

李雪立即點頭:“是的,我可以跑業務,我業務能力還是挺強的,我又精通三國語言,保證不會丟你的臉。”

淩妍心裡有些為難,但臉上並冇有表現出來,其實,李雪如果能夠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對他們的小家是挺有幫助的,大哥也可以安心打拚他的事業。

“這件事情,我不能做主,我得問問顧西臣。”淩妍低聲開口。

“小妍,這還需要問他嗎?你馬上就是顧氏集團的老闆娘了,隻要你開口求一下他,他能不答應嗎?”淩飛顯出一些不滿來,如果淩妍不答應,證明這件事情還有點懸。

淩妍愕住,冇想到大哥會因為她這句話,表示不滿。

李雪冇說話,她跟淩妍的關係不太好,這個時候,閉嘴是最好的,讓淩飛說。

“小妍,你就當幫幫大哥吧,你嫂子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她最近都仰鬱了,天天吃不下,睡不著,我真的很心疼她。”淩飛完全的被李雪給迷住了,對她十分的關心,愛她如命。

淩妍還能說什麼呢?m.

大哥都這般求她了,那她也隻能去求顧西臣幫忙了。

“好的,我一定求他幫這個忙。”淩妍點下了頭,算是同意了。

幾分鐘後,顧西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一身黑色的商務西裝,氣質尊貴優雅,任誰看了,都會被他吸引。

淩妍看到他,眼睛閃動著笑意,徑直走到他的身邊站著。

顧西臣微笑開口:“淩大哥,我們下樓吃飯吧。”

“好的,顧總。”淩飛被顧西臣這般尊重,這讓他很舒服。

淩飛要比顧西臣大一歲,所以,顧西臣纔會跟著淩妍一起喊他大哥。

李雪目光止不住的望向顧西臣,這樣魅力十足的男人,真的太吸引人了。

四個人下了樓,並冇有出去外麵的餐廳吃,而是在顧西臣的私人餐廳用餐,廚房精心準備了午餐,十分的豐盛,比外麵的還要好吃。

李雪這一路走過來,十分的震撼。

顧西臣的有錢,體現在每一處細節裡。

就好比現在用餐的這個餐廳,都是最高規格裝修的,旁邊擺著的裝飾品,牆上掛的畫,每一幅都是價值非凡,讓人驚豔。

顧西臣拿出他珍藏的紅酒,給每一個人都倒了一杯。

李雪已經可以想像出來,淩妍將來會過上什麼樣的生活了。

那簡直就是天堂般的享受,傭人成群,每天睜開眼,就可以有大把的錢花,想要什麼想買什麼,也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這一切,都依賴於有一個愛她的男人,而這個男人事業成功,產業遍佈全球,最重要的是,年輕帥氣,風度翩翩。

這不就是每一個女人都夢想要的生活嗎?

李雪也想要,瘋狂的想著。

淩飛以前也算大少爺,過慣了紙醉金迷的生活,這些年,在國外過的很不如意,如今,他又想重拾以前的生活了。

“顧總,我想回國住點生意,不知道你有什麼好建議嗎?”淩飛開口問道。

言下之意,就是顧西臣能在哪一方麵幫到他。

顧西臣怎麼會聽不出他的意思呢,他隻是微笑了一下:“淩大哥以前是做什麼專業的?哪方麵比較精通呢?或者,有穩定的客源嗎?”

淩飛被問住了,他剛畢業那會兒,是準備接手父母的公司,可現在,淩家敗了,他冇有事業可接手,又冇有經驗,更冇有專業的工作。

“我最幾年在國外就是混日子,冇什麼能拿得出來的專業來。”淩飛一臉尷尬的說。

顧西臣點了點頭:“你可以先去市場上考察一下,如果你想乾哪一行業,我可以給你一點指導,還有資金的幫助。”

淩飛聽到這裡,心裡已經很激動了,他紅著臉,端起酒杯:“顧總,生意這一行,還是你最懂,以後我可能就需要你來指點了,同樣的年紀,我卻混成這樣,真的很冇麵子,但有句話說,男人四十建立事業,也不晚,我今年才三十二歲,也不覺的晚,我會努力的。”

顧西臣點了點頭:“我知道,誰都想擁有自己的事業,我看好你,妍妍也希望你能成功。”

妍妍?

李雪的臉色有些僵硬,顧西臣竟然喊的這麼親密。

她目光藏著嫉妒,盯了淩妍一眼。

淩妍卻真誠的看著大哥淩飛:“哥,腳踏實地,肯定會有成就的。”

“嗯,我有自信,特彆是有顧總這麼一個專業的導師,肯定會有進步的。”淩飛紅光滿麵,大言不慚,彷彿已經預見了自己美好的未來。

毫宅,毫車,好像都不再是夢了。

“對了,你們以後住哪?”顧西臣問道。

淩飛低下了頭去,顯的急促窘迫,李雪看到他這廢物的表情,就在心裡狠狠的嫌棄了。

淩飛卻看著她,還想得到她的安慰和支援,李雪隻能露了一抹假笑。

“我父母所有的房子,包括和和小妍名下的產業都被凍結了,我可能要租房子住。”淩飛的聲音低了下去。

顧西臣理解他眼下的窘態,直接開口:“我有套空置的房間,就在這市中心,四室兩廳,先給你們居住吧。”

淩妍一聽,感激的望著他,顧西臣在桌子下麵,伸手捏了捏她的手心。淩飛瞬間大喜,也是感動的不行,一個勁的說:“顧總,謝謝你,你對我真的太好了,小妍能嫁給你,真是她的福氣。”

“以後都要成為一家人了,就不要說這些客氣的話,親友本該互幫互助,相互成就,我也很期待看到你事業起來的那一天。”顧西臣誠懇的直言。

淩飛知道顧西臣一切是看在淩妍的麵子上才幫他的,但他已經非常感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