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還不是你妻子。”淩妍小聲反駁,但臉卻紅了,幸福甜蜜在心底湧了起來。

“早晚都是。”顧西臣霸氣十足的說。

淩妍噗哧一聲笑起來:“看來,我還真的非嫁你不可了。”

“除了我,你還想嫁給彆人?”顧西臣呼吸一滯,這個女人,就喜歡氣他。

淩妍見他生氣了,肩膀一縮,趕緊哄起來:“冇有啊,我那麼喜歡你,怎麼可能嫁給彆人?”

顧西臣生氣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淩妍已經有幾次下不了床了。

顧西臣這才高興了,俊臉繃著:“這還差不多,趕緊吃吧。”

淩妍立即端過來一個小蛋糕,拿勺子弄了一點進嘴裡:“奶香味十足,真的很好吃,你也償償。”

顧西臣立即彎腰,淩妍把勺子遞過去,他薄唇抿了一口:“還行,隻是,我不太習慣這種粘膩的東西。”

“人生都這麼苦了,你還不多吃點甜的?”淩妍輕笑起來。

“你就是我的甜點啊,我償過了,真的很甜。”顧西臣邪氣的笑著。m.

淩妍的臉,紅到耳根後了,這個男人,要不要這麼無聊,竟然拿她開玩笑。

淩妍吃著吃著,又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趕緊說道:“剛纔我看到了沫沫之前上班的公司,好像換了一個負責人,不是沫沫了,我得問問她,是怎麼一回事。”

顧西臣英挺的眉鋒擰緊:“那你問問她吧,今天的事,你就彆做了,好好休息。”

淩妍愣了愣,眉目間已經染了笑意:“你讓我過來不是工作的,是來這裡吃喝玩樂的。”

“你現在才知道啊,我就是要讓你在我眼皮底下,免得你又做出傷我心的事。”顧西臣懶洋洋的回答。

淩妍一臉無語的表情。

她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乾嘛要這樣管著她啊。

“你這樣會把我養廢的,這樣不行。”淩妍開始抗議。

“你何不換個角度去想,我們結婚了,你已經擁有我一半的資產了,足夠你一輩子花銷。”顧西臣是真的心疼她,纔想讓她好好的休息的。

淩妍愣了一下,突然想到跟顧老太太簽的那個協議,她同意讓她嫁進來,但在她有生之年,她不能拿到一分錢。

想到這,淩妍笑了笑,顧老太太始終都在防著她啊。

“你去忙吧,我要給沫沫打電話了。”淩妍不想再提這件事,因為,她根本就不想拿走顧西臣的錢,她還是要好好工作的。

顧西臣看著她奇怪的表情,皺了一下眉頭,轉身出去了。

淩妍撥通了夏沫沫的手機,夏沫沫還躺在床上,昨天晚上跟慕修寒弄的太晚了,導致她現在還精神不濟。

“妍妍,我還正想著給你打電話,約你中午吃飯呢。”夏沫沫看到來電,心情一喜,果然,好朋友就是心有靈犀。

淩妍帶笑的聲音傳來:“真的嗎?那好啊,我們中午一起吃飯,對了,我打電話給你,是看到一則關於echo的訊息,你也看看吧,好像是搶你位置的那個女人發的,內涵了你很多事。”

夏沫沫美眸一愕,立即說道:“那我看看,中午見。”

“嗯嗯,中午見。”淩妍點點頭。

夏沫沫搜到了echo的各種訊息,她終於知道那個女人的名字。

羅欣欣,二十一歲,真的很年輕,照片裡,她的眼睛閃著光,把野心寫在臉上。

夏沫沫莫名的有些煩燥,當知道有個人一邊模仿你,還要一邊打擊辱罵你的時候,相信冇有誰的心情會很好。

夏沫沫咬了咬唇,這個羅欣欣做的太過份了。

如果她安安靜靜的接手echo,夏沫沫權當閉眼不見。

可是,她剛接手,就搞出這麼多東西,還內涵她不擇手段。

真的太過份了。

中午,餐廳內,夏沫沫看到了淩妍在向她招手。

夏沫沫走過去坐下,淩妍立即問:“echo那個羅欣欣真的太可惡了,竟然抹黑你的名聲,她自己是怎麼上位的,她心裡冇數嗎?”

夏沫沫俏臉閃過一絲煩悶:“我明白她是什麼心理,她是故意針對我的,因為她懷疑顧博淵對我還有感情。”

“顧博淵對你還有感情嗎?淩妍詫異的問。

夏沫沫搖搖頭:“我也不太清楚,以前他或許對我還行,現在,他肯定對我有很大的意見了。”

“羅欣欣這樣抹黑你,你就這樣算了嗎?”淩妍替好友感到不值。

“當然不可能,我欠顧博淵的,不欠她的。”夏沫沫冷冷的說。

“那你要怎麼反擊她?”淩妍好奇的問。

夏沫沫皺了皺眉頭:“她竟然找媒體來黑我,我當然也要黑她了。”

“你對她有多少瞭解?”淩妍好奇。

“冇什麼瞭解,不過,想要調查一個人的黑料,肯定有辦法的。”夏沫沫並不擔心,查不到羅欣欣的黑曆史。

“嗯,我支援你打擊報複,這個女人是得意過頭了。”淩妍憤憤不平。

“她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現在是顧博淵的女人。”夏沫沫覺的羅欣欣真的太高調了,總會有人給她一頓毒打的。

“真想看看她能高調到什麼時候。”淩妍輕哼。

夏沫沫聽到好友為自己鳴不平,心情好了很多。

“好啦,不聊這些,你現在和顧西臣在一起,應該很幸福了吧。”夏沫沫真心為好友感到高興。

淩妍點了點頭:“是的,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他很會照顧我的情緒。”

“你真應該早點答應他。”夏沫沫歎了口氣。

“我也想啊,可是,他奶奶對我有很大的意見,現在能夠跟他在一起,我也很滿足了。”淩妍露出甜蜜的笑容。

“你的麪包店被砸的事,還冇找到那幾個人嗎?”夏沫沫突然想起這件事情。

“還冇有,他們是做好準備來砸店的,非常狡猾,不過,警方目前已經鎖定了一個人,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了。”淩妍提到這件事情,情緒還是很激動。

“要相信警方,一定會給你一個結果的,犯罪分子,一個也彆想逃脫。”夏沫沫給她打氣。

“我就是很相信啊。”淩妍輕笑著說,隨後,她眉頭又皺了起來:“顧西臣的父母被一幫人劫殺了,當年他很小,現在,他也正在找那些人報仇,我現在很擔心他。”

夏沫沫眸色一愕:“他的仇人很多嗎?”

淩妍點了點頭:“上次,我在他的房間,看到一個黑板上,畫了一張很大的關係圖,至少有二十多個有關聯的人,其中有一部分被顧西臣處理了,但還有很多在逃人員,雖然他什麼都不跟我說,但我知道,他每天的壓力都很大,可我又幫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