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已經成熟了,二十二歲了,還不夠成熟嗎?都已經達到法定的結婚年紀了。”飄飄立即激動的嚷嚷起來。

王辰怔怔的看著她,飄飄突然掂起腳尖,在他的唇上親了一口:“王辰,我無法看著你娶彆的女人,和彆人生孩子,我……我想跟你在一起。”

王辰被她親的一愣,下一秒,臉色通紅。

“你不是要給我煲湯嗎?去吧。”王辰輕柔的說。

飄飄立即提著買來的菜,進入了廚房,旁邊擺著一本菜譜大全。

她認真的按照上麵的步驟,一步一步的處理著食材。

王辰靠在旁邊的門牆上,看著這個女孩子一點一點的為自己改變,他的心裡,又何償不是開心的呢?

飄飄長的不算飄亮,但一張娃娃臉,十分的耐看,性子直爽,王辰真的挺喜歡她的。

飄飄回頭看他一眼,催促他:“你快到床上躺著,煲好湯了,我叫你起來吃。”

“不行,我得在這裡看著你,萬一著火了,我得第一時間滅火。”王辰不肯離開,就怕出問題。

飄飄嘟起嘴來:“你還是不相信我,你等著,我一定會做出美味的食物的。”m.

王辰挑了挑眉,表示很期待。

醫院裡,慕修寒在床邊守了一夜,夏沫沫早上醒來,看到他靠在椅子上,她格外的心疼,昨天晚上,想讓他到床上睡,他卻不願意。

生怕她會再出什麼事,寸步不離的坐在她的身旁。

窗外的陽光,照進來,男人清俊的麵容,哪怕是睡著了,也很好看。

夏沫沫忍不住放肆的打量起他,眉宇軒昂,五官俊朗,兒子真的像極了他。

就在夏沫沫一眨不眨的望著他的臉發呆時,慕修寒突然醒來。

冇有休息好的雙眸,有一絲血絲,但無損他的俊美。

“什麼時候醒的,身體好些了嗎?”男人立即關切的問她。

夏沫沫點點頭:“好多了,我們回家吧。”

慕修寒卻不肯讓她出院,在醫院,纔是最安全的,怕她又出意外。

“你在醫院住下吧,先彆出院,我一會兒讓助理過來照顧你,我出去辦點事。”慕修寒低聲說道。

“我想回家……”夏沫沫小聲說。

“沫沫,醫生說你必須留在醫院觀察,聽話,身體要緊。”慕修寒低柔的安慰她。

夏沫沫見他是真的擔心自己,自己對身體也冇有底,隻好點頭答應了。“那小寶要是問起來,你要怎麼回答?”夏沫沫想回家,主要是想看兒子。

“我就跟他說,你出差去了,你想他的話,就跟他打電話吧。“慕修寒已經編好一個理由來騙兒子了。

“行吧,就這麼說,但小寶很聰明,我怕騙不了他多久。”夏沫沫輕笑起來。

“順其自然吧,如果他真的知道了,就好好安慰他。”慕修寒歎了口氣。

慕修寒讓助理又送來了早餐,他則是離開了醫院。

坐在車內,慕修寒神情冷峻,目光盯著窗外,心中升起怒恨。

顧博淵的陰謀,計劃了五年,真是可怕的人。

慕修寒讓司機送他到顧博淵的公司樓下。

兩名保鏢跟在他的身邊,進入公司大廳。

“先生,請問你要找誰?”前台的美女,看到慕修寒,被他的氣質驚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她十分有禮貌的問。

“顧博淵在嗎?”慕修寒冷冷的詢問。

“顧總還冇來公司,先生可以等一下。”美女羞紅著臉說。

慕修寒隻好坐到旁邊的沙發上,等著顧博淵過來。

十點半,顧博淵的車,停在門口,他從車上走下來。

當看到大廳裡站著的慕修寒時,顧博淵的臉色,瞬間一變。

不過,他還是一臉鎮定的走過來打招呼:“真是稀客啊,慕總光臨。”

慕修寒不想跟他廢話,冷冷的問:“你在沫沫身上注射的藥物是什麼?”

“我冇有注射過啊,慕總,你說的話,我有點聽不懂。”顧博淵裝傻。

慕修寒卻突然衝過來,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冷冷警告:“如果沫沫出了什麼事,我會讓你後悔活在這世上。”

“慕總,你在警告我啊?我顧博淵走到今天,會怕你幾句威脅嗎?這麼多人看著呢,你要敢對我動手,警方會找上你的。”顧博淵臉上依舊淡然。

慕修寒真的很想對著他的臉揍下去,可是,他說的冇錯,不能當眾打人,他不想在警方留案底。

“顧博淵,你最好把解藥交出來。”慕修寒依舊冷冷的威脅。

“哦?什麼解藥?慕總怎麼總說一些我不懂的事情?”顧博淵攤手,顯出一示無奈。

慕修寒知道他是隻狐狸,耍賴打混的本事很好。

“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才能給出解藥。”慕修寒冷靜下來,開了口。

顧博淵的臉色驟然一沉,眸底閃過冷笑:“慕總,這裡人多,不方便談話,要不,跟我到樓上聊聊。”

慕修寒麵無表情的看著他,顧博淵已經快步的走向電梯了。

慕修寒帶著保鏢跟了進去。

顧博淵站在電梯裡,表情自然,慕修寒卻恨的咬牙切齒。

“慕總這麼關心她,看來,她真的比你的命還重要啊。”顧博淵打趣著說。

慕修寒冷哼一聲,不理踩。

電梯停了,顧博淵快步走了出去,慕修寒跟上。

顧博淵來到旁邊一間會議室,往桌子上一坐,目光如炬的盯著跟進來的慕修寒。

“還是慕總最瞭解我。”顧博淵勾唇笑起來。

“你算計沫沫,不就是知道她是我的弱點嗎?你想要什麼?”慕修寒冷冷的開口。

“我要什麼?慕總乾的那些事,把我的基業都毀了,你現在問我要什麼?”顧博淵已經壓不住怒火,突然衝過去,揪住慕修寒的衣襟:“慕修寒,你毀了我,你知道嗎?”

慕修寒低頭看著他揪緊的手,冷笑:“又不怕警方找上門了?”

“冇有監控,誰知道是我動的手?”顧博淵說完,一拳打在慕修寒的臉上。

慕修寒往後倒退了一步,薄唇滑過一抹血跡。

“痛嗎?可這還不夠。”顧博淵說著,又撲過來,想要再打一拳。

慕修寒直接回了他一腳,顧博淵往後一仰,胸口疼痛。

“想打架嗎?我奉陪。”慕修寒衝上前,也打出一拳,但顧博淵接住了。

“聽說慕總身手不錯,今天就要領教一下。”顧博淵抬腳橫掃,慕修寒驚險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