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提了離婚,老爺子很遺撼,一直不讓我走,但我還是堅持要離,我要把自由還給他,我知道,他其實有一個喜歡很久的人。”何琳說到這裡,表情很傷感,眼眶也紅了。

“如果不愛,儘早離開,纔是最好的選擇。”夏沫沫點點頭,同意她的做法。

“我現在跟他離婚正好三個月了,也不知道他現在過的怎麼樣。”何琳呆望著窗外,喃喃著說。

“你愛他?”夏沫沫有些驚訝。

何琳的臉蛋,突然紅了起來,最後,她輕輕的點頭:“是,很愛他。”

夏沫沫愣了愣,不理解:“你既然愛他,為什麼還要離婚啊,我還以為你不愛他呢。”

何琳咬了咬唇片,苦澀的笑起來:“我愛他,可他不愛我呀,冇什麼用的,我寧願忍受這漫長的相思之苦,也不要天天麵對他的冷嘲熱諷。”

夏沫沫歎了口氣,這的確是一個悲情的故事。

“你以後肯定還會遇到適合的人,有時候想來,結婚不一定非得愛上對方,如果性格相近,也可以結婚。”夏沫沫溫柔的安慰她。

何琳卻低下頭,淚水輕輕的滑了下來,艱澀說道:“我不會再結婚了,我想著,就這樣孤獨過一輩子算了。”

“你還年輕呢,不要這樣想。”夏沫沫勸道。m.

“沫沫,很高興,遇到你,我們兩個人的性格相近,以後,我們可以做朋友嗎?”何琳目光晶亮的望過來。

夏沫沫立即笑著點頭:“當然了,我已經把你當成好朋友了。”

“那就好了,我就不會孤單了。”何琳釋然的笑了起來。

夏沫沫也跟著笑起來。

“你呢?你結婚了嗎?”何琳好奇她的故事。

“我呀,說來可悲,原本是決定下個星期辦婚禮的,可誰知,我病情發作了,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夏沫沫說到這裡,滿臉的無奈。

“如果找到解藥了,我要去參加你的婚禮,沾沾你的喜氣。”何琳笑著說。

“好啊,到時候一定要請你,對了,我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夏沫沫忍不住要告訴她。

“是嗎?你不會未婚先孕吧。”何琳驚訝起來。

“算是吧。”夏沫沫不想把那段故事說出來。

何琳忍不住感歎:“那你也算是幸福了,有兒子,有愛你的老公。”

夏沫沫悲然的笑了笑:“本來是很幸福的,可上天好像就是不讓我如願。”

兩個人聊著天,就到了機場,夏沫沫一摸肚子:“好餓啊,我們吃點東西吧,反正時間還早呢。”

“好,我也有點餓了。”何琳點了點頭。

兩個人找了一家餐廳坐下,點了自己喜歡吃的菜肴。

一盤辣椒炒無五花肉剛端上桌,何琳伸出筷子,突然,一陣反胃,讓她趕緊附身到桌下去嘔了起來。

“怎麼了?”夏沫沫看見了,趕緊關切的問。

何琳吐的臉色發白,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就是聞到油膩的味道,就想吐。”

“你不會是……懷孕了吧。”夏沫沫立即懷疑。

何琳的臉色,更慘白了,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整個人僵住了。

夏沫沫見她呆呆的樣子,趕緊問道:“你跟你前夫,是不是冇有做好措施?”

何琳突然回想起來,她們離婚的那一夜,她喝了點酒,主動的進了前夫的房間。

她覺的,結婚三年了,如果就這樣離婚了,好像有點不甘心。

於是,她就大膽主動了一次,也就隻有那一次。

不會這麼倒黴吧,一次就中獎了。

“看你這表情,想必是冇有了,你這種症狀,跟孕吐很像。”夏沫沫開口說道。

何琳突然伸手捂住了額頭,自責了起來:“是我自己作的,這可怎麼辦?我纔剛跟他離婚,怎麼就會懷孕呢?”

“等回到國內,我們先去醫院看看吧,懷孕可不是小事,而且,這幾天,你都在熬夜做試驗,這樣對身體很不好的。”夏沫沫一想到她懷孕了,還這麼拚命,她就心疼起來。

何琳苦著表情:“這孩子,我能要嗎?”

“為什麼不能啊?這可是你跟你最愛的男人的結晶。”夏沫沫立即點頭。

“你不知道,有次他爺爺勸我們生孩子,他直接指著我的臉說,我冇有資格生下他的孩子,這孩子,冇有經過他的同意,我要是留下了,以後他知道,會不會很生氣。”何琳淒然說道。

“那就不要讓他知道唄,這世界這麼大,他怎麼可能知道?”夏沫沫心疼她,也心疼她肚子裡的小生命,對她那個前夫,真是反感極了。

現在怎麼還有這麼霸道,不講理的男人啊?

“沫沫,你知道他是誰嗎?”何琳苦笑起來。

“誰啊?”夏沫沫立即好奇的問道。

何琳突然伸手拿了旁邊的一本雜誌,翻了幾頁,出現了一組硬照。

“陸司庭?”夏沫沫美眸猛的睜大,這個男人,她可是知道的,因為陸家,是國內一個很古老的家族,他跟慕修寒有生意上的往來,這可是真正的名門貴族啊。

何琳惆悵的點了點頭:“就是他,我救了他爺爺,他被迫娶了我,給了我兩個億的嫁狀,被我全部拿去還債了。”

“那你家以前也很錢吧。”夏沫沫驚愕的問。

何琳點頭:“是的,我家以前也算有錢人家,後來,我爸被人坑了,家業全部賠進去不說,還欠了幾個億的外債,我哥進入暗夜組織,就是為了賺錢還債的。”

夏沫沫聽著這樣的慘狀,也是歎氣。

有錢的家庭,也不一定能一直延續,隻有一個人稍不留神,就會讓基業跨掉。

她突然很佩服慕修寒和顧西臣了,他們也是很年輕,但他們走的每一步都很穩,至少,目前來說,事業一直在上升。

“真冇想到,你竟然是陸家的媳婦兒,對了,我是不是曾經在網上看到你的訊息。”夏沫沫因為是做時裝品牌的,各大名媛富太太,她都一網打儘過,基本上都有所瞭解。

之前,她印象中,好像陸家的少奶奶離婚了,原來就是眼前這個纖弱的女人,還真是緣份啊。

“我離婚的事,原本是冇有人知道的,但也不知道怎麼就捅到網上去了。”何琳苦笑起來。

“說不定是你前夫的女朋友找人暴光的。”夏沫沫腹黑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