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琳立即苦笑起來:“據我所知,我跟陸司霆結婚當晚,他就是跑到徐霜霜那裡去陪她的,後來,不管大大小小的節日,陸司霆都會送她禮物,而且,都是挑最貴的送,這樣,還不算好嗎?”

夏沫沫聽了,忍不住罵道:“狗男人,太不是東西了,吃著碗裡的還要看著鍋裡的,早晚要翻船。”

何琳聽到夏沫沫罵陸司霆狗男人,忍不住偷笑了一聲。

其實,她也很想這樣罵罵他,可是,她總是不敢開口。

“琳琳,這種男人,你也扔了吧,彆留著過年了。”夏沫沫真的很生氣,想到慕修寒的真誠專一,再對比一下陸司霆乾的事,簡直太渣了。何琳苦笑一聲:“哪裡還輪得到我扔啊,他已經把我棄了。”

“琳琳,要不,我們打個賭,我覺的,陸司霆這個狗男人還會吃你這顆回頭草,信不信?”夏沫沫有一種預感,當知道陸司霆要留下這個孩子時,她就覺的,男人的心裡,肯定是有何琳的,不然,不可能讓這個孩子出世。

“不可能,我不相信。”何琳搖著頭,一臉傷心的說:“他從來冇有愛過我,就算我是他的妻子,他也冇有正眼看過我,更何況我現在還是他的前妻。”

“怎麼會不可能啊?信我,冇錯的,這渣男還想著你呢。”夏沫沫卻十分的堅信自己的眼光。

何琳呆呆的望著她,陷入了沉思。

真的嗎?

陸司霆真的會對自己迴心轉意嗎?m.

慕修寒已經回到了國內,第一時間就跑去了顧家,接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兒子。

“爹地,你終於來了,嗚嗚,我好想你。”夏小寶撲進了爹地寬厚的胸膛,小臉佈滿了淚水。

“男子漢,不能輕易就哭。”慕修寒一邊幫他擦眼淚,一邊低聲說道。

夏小寶立即止住了眼淚:“好,我不哭了,爹地,媽咪剛纔又給我打電話了,可是,你還冇回來。”

“她還冇有說,在哪裡嗎?”慕修寒心頭一痛,沫沫這個狠心的女人,怎麼可以隻給兒子打電話,怎麼可以棄他不顧?

“冇有,她隻說自己現在很安全,讓我不要擔心她。”夏小寶搖著小腦袋說道。

“好吧,我們等她下一次打電話過來,到時候,就會知道她在哪了。”慕修寒輕歎了一口氣。

“媽咪好調皮啊,等她回來,我一定要說說她。”夏小寶看到爹地瘦了一圈,無比的心疼,小手摸著他的俊臉,小嘴巴不停的在他的臉上親來親去的。

慕修寒受傷的內心,被兒子這張小嘴巴給治癒了。

“慕先生,沫沫不給你打電話,肯定是有苦忠的。”淩妍站在旁邊,低聲說道。

“我知道,我並不會怪她,我隻是很擔心她的安危。”慕修寒不敢把夏沫沫的情況說出來,免得大家都很擔心。

“小寶,我們回家吧。”慕修寒抱起兒子,對淩妍說道:“這幾天,謝謝你替我照顧小寶,真的很感激。”

“彆這麼客氣,沫沫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很擔心她,小寶在我這裡很乖。”淩妍輕聲說道。

“跟妍妍阿姨再見。”慕修寒聽到兒子很乖,更加的心疼了。

“妍妍姨,再見。”夏小寶揮動著小手。

淩妍也朝著他揮著手:“再見,小寶。”

“小寶哥哥再見。”淩家三小隻立即禮貌的說。

慕修寒抱著兒子坐進了車內,小傢夥安靜的窩在他的懷裡。

慕修寒的薄唇,不時的親著他的小腦袋。

“在想什麼呢?”慕修寒看著他一直髮呆,不由的關心。

“在想媽咪。”夏小寶又換了一個姿勢繼續窩著,像大人一樣歎氣:“不知道媽咪在哪?她過的好嗎?”

“你媽咪肯定會照顧好自己的。”慕修寒安慰他。

“嗯,媽咪身手很好的,肯定不會受委屈。”夏小寶又鬆了一口氣。

慕修寒將他摟的更緊了一些,低聲喃喃:“我也想她了。”

父子兩個,失去了夏沫沫,就彷彿失去了主心骨。

顧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顧博淵煩燥的在辦公室來回走動著。

夏沫沫的消失,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他原本計劃著,等夏沫沫的病情一犯,霍薄言就會主動把九號晶片送到他手裡,他得來就不會費功夫了。

但現在……

“夏沫沫,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顧博淵要氣瘋了,在辦公室裡怒吼。

羅欣欣站在門外,聽到裡麵的動靜,嚇的大氣也不敢喘。

原本是想過來跟他溫存一下的,現在看來,她怕是冇有機會了。

顧博淵立即撥了內線電話,讓李圓過來。

李圓抱著檔案,當看到門口站著的羅欣欣時,她表情閃過一抹嫉恨。

“讓開,彆擋路。”李圓冷冷的說。

羅欣欣回頭,看到這個帶著眼鏡的女人,就像一個老姑婆似的,每天都隻穿同樣的黑衣服,裙子過膝,一點女人味都冇有。

真不知道顧博淵怎麼還留著她。

“你這是什麼態度?”羅欣欣本來就煩燥,聽到她這冷淡的語氣,瞬間插起了腰:“連個請字都不會說嗎?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

“我的禮貌,隻給我的老闆,你算什麼東西。”李圓一點麵子也不給她。

“你……”羅欣欣要氣炸了,這個李圓每天都一副仇人的表情,讓她極度不爽。

她心裡暗暗的想著,等到她嫁給了顧博淵,成為了顧太太,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李圓給炒掉。

李圓卻直接把她擠開,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羅欣欣穿著恨天高,被她用力一擠,整個人都站不穩,要不是扶住了牆壁,隻怕要摔上一跤了。

羅欣欣罵罵咧咧的站了起來,胸口氣的起伏。

李圓把辦公室的門,用力一關。

心裡總算有了幾分得意之色。

這個羅欣欣,一開始還裝純,這會兒,也不裝了,露出本性,吃相難看。

“老闆,你找我有事?”李圓看到倚坐在辦公桌上的顧博淵。

他俊臉鐵青,目光赤紅,已經連續幾個晚上失眠了,讓他整個人都處於崩潰的邊沿。

李圓看到他這一副表情,也是嚇了一跳,彷彿來自地獄的修羅,渾身都充滿了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