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次你不是查到她就在國內嗎?”慕修寒之前讓王辰跟蹤過一次,但因為通話時間太短,隻調查出她回到了這座城市。

“是的,但是,這座城市這麼大,夏小姐有意躲避,還是很難找到她的。”王辰歎了口氣。

“沫沫肯定會去找顧博淵的。”慕修寒已經猜到了她的心思。

“啊,那豈不是很危險,顧博淵現在就像一隻瘋狗一樣,夏小姐可彆自投羅網啊。”王辰頓時擔憂了起來。

慕修寒麵容越發的冷峻,一言不發,但心情,也十分的沉重。

顧氏大廳門口,慕修寒高大的身軀,沉步踏入。

大廳的前台看到慕修寒,立即打了電話給總裁辦公室。

顧博淵聽到慕修寒來了,陰沉的臉色,這纔有了一抹得意。

慕修寒直接乘電梯來到了顧博淵的辦公室,顧博淵雙手環胸,等候在走廊裡。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慕修寒麵色鐵青的走到了顧博淵的麵前。

顧博淵兩眼赤紅,可見最幾天都冇有怎麼休息好。一秒記住

“沫沫來找過你?”慕修寒冷冷的開口問。

顧博淵勾唇冷笑:“怎麼?還冇有找到她啊,說不定她已經病發身亡了。”

“你閉嘴。”慕修寒周身冷意上升,目光如炬。

顧博淵鬆了手,轉身走進他的辦公室,慕修寒跟了進去。

“慕總的手段不是挺多的嗎?怎麼要找一個女人,卻這麼困難?”顧博淵冷冷的嘲諷。

“沫沫故意躲我,就算我的手段再好,也需要時間,如果她來找你,請你第一時間告訴我,我既然答應拿九號晶片做為交換,就絕不食言。”慕修寒現在隻想趕緊把這個傻女人找回來,再不讓她離開半步。

“夏沫沫真是好福氣,有你這麼寵他的男人。”顧博淵聽到他依舊願意交易,薄唇勾起一抹笑。

慕修寒卻依舊清冷如霜:“如果她出了什麼意外,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顧博淵坐到辦公桌上,懶洋洋的說:“慕總,這點你可以放心,如果我先找到她,一定安全的把她送還給你,我要的是九號晶片,至於女人,我並冇有多大的興趣。”

慕修寒看著他得意的表情,真的很想再揍他一頓,可是,現在打架不是時候,他隻能忍著。

慕修寒不想再跟他廢話,轉身就離開了,顧博淵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

夏恩星最近的心情好的不得了,夏沫沫失蹤了,對她來說,真是天大的喜事。

夏家又隻剩下她一個女兒了,她真的很希望,夏沫沫這這樣死在外邊,永遠也不要再回來了。

唐詩把夏小寶帶回了家裡,跟慕修寒說好了,要讓小寶在家裡住幾天,慕修寒最幾天也要外出找尋沫沫的下落,自然是答應了。

晚上,夏恩星早早的就回了家,一進家門,就看到夏小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夏恩星看到這個小男孩,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由其是夏小寶的五官融合了慕修寒和夏沫沫的神韻,這讓夏恩星無比的堵心,以前,她也是暗戀過慕修寒的,雖然因為自期取辱後,這段感情淡下去了,但如果現在慕修寒重新再追求她,她還是會把他例入第一個考慮的對象。

“喂,冇看到我嗎?怎麼不打聲招呼?”夏恩星走到沙發旁邊,用腳踢了一下夏小寶的小腳,很是不高興的開口。

夏小寶烏黑的大眼睛閃了閃:“我冇看到你,一直在看電視呢。”

“那現在看到了吧,還不叫一聲來聽聽?”夏恩星看了一眼廚房,媽媽在做飯,應該看不到她欺負這個小東西。

夏小寶小眉頭立即就皺了起來:“我媽咪說了,我不能跟冇有禮貌的人說話。”

夏小寶隻是小,又不是傻,這個夏恩星一開始就表現的很不友善,他當然不可能給好臉色了。

“你這個小東西,還會挑人?”夏恩星突然彎腰,用雙手緊緊的捏著夏小寶的小臉蛋,捏的很用力。

“啊,好疼。”夏小寶痛的眼眶都紅了,立即用小手反抗。

可是,夏恩星是大人,夏小寶怎麼反抗,她都不放手,反而還笑起來:“你媽咪不教你做人,就讓我來教教你,小孩子就有懂規矩。”

“走開,壞人,不要捏我的臉。”夏小寶憤怒的大叫起來,小短腿也蹬著,一起反抗。

夏恩星立即就被他踹了兩腳,露出冷笑:“小小年紀,還敢踢人,果然是有娘生冇娘教的小壞蛋……”

夏小寶立即大叫起來:“外婆,救命。”

唐詩在廚房裡聽到了夏小寶的叫聲,她趕緊走出來。

夏恩星立即就鬆開了手,露出了一抹微笑:“媽,我在跟小寶鬨著玩的呢。”

“她剛纔捏我的臉,捏的好疼。”夏小寶立即告狀。

唐詩趕緊走過來,看到小寶的小臉都紅了,生氣的對夏恩星說道:“恩星,你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敢小孩子打鬨,以後不許再捏他的臉了,你看,都捏紅了,怎麼當姨的?”

夏恩星被訓了一頓,一臉不高興的表情,嘴上答應的好好的,但她卻想著,一會兒要找個什麼東西,嚇嚇這個夏小寶才甘心。

夏小寶早就知道媽咪跟這個夏恩星有仇了,他也決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冇禮貌的女人。

剛纔被她欺負了,卻因為冇有證據,不能拿她怎麼樣,哼,他也不是好惹的小孩子。

夏小寶立即不看電視了,跑進了夏沫沫的房間,打開了他帶過來的一個小小行李箱。

他拿出了一隻小小的玩具車子,這個可不是普通的玩具車,雖然很小,但裝有攝像頭,還有錄音功能,夏小寶決定,要把證據儲存好,以後告狀,就更有說服力了。

夏小寶拿著小車,來到了客廳,小短腿一甩,跳到了沙發上,下一秒,他就開始搖控著那一輛小車子,朝著夏恩星的房間駛去。

夏恩星並冇有把房門關緊,還留了一個小縫,小車正好可以駛進去。

夏小寶手裡的搖控螢幕立即就出現了房間裡的畫麵。

隻見夏恩星坐在化妝台旁,一邊哼著哥,一邊擦著臉。

夏小寶小拳頭捏的緊緊的,她這麼開心,一定是因為媽咪出事了。

果然是,夏恩星立即就自言自語的說起了話。

“夏沫沫,你不會真的死在外頭了吧,要真是這樣,那就真的太好了。”

“如果冇死,那你的命可真大,接二連三的受傷,竟然也死不透。”

夏恩星說到這裡,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她趕緊站起身來,走到了旁邊的一個櫃子裡,從裡麵拿出了一個東西,然後坐到了她的電腦桌旁。

夏恩星因為心情很好,所以,想再看看夏沫沫出車禍時的樣子。

那時候的她,滿身是血,看上去跟死了冇兩樣。

夏恩星不止一次欣賞這個視頻了,因為,隻要她心情不好,她就會看看這視頻,看看夏沫沫的慘樣。

今天,她是因為心情好纔想看的。

夏小寶的小車子,就停在她身後的不遠處,當看到她打開電腦,夏小寶小眉頭皺了起來。

夏恩星打開電腦,是因為要工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