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琳聽著他的話,內心有一種異樣感,她竟然有一種錯覺,覺的陸司霆關心的,不僅僅是她肚子裡的孩子,還有她。

是嗎?是這樣的嗎?他其實,也在乎她吧。

陸司霆見她發呆,眉頭一皺,語氣不喜:“我說的話,你聽見冇有。”

何琳立即點點頭:“聽到了,隻是,我大哥時間不多了,陸司霆,我真的要去找解藥,我不能讓我大哥離我而去。”

“我說了,我幫你。”陸司霆耐著性子說:“把你調查到的資格給我一份,我找人幫你去找。”

何琳表情一愕,有些不敢置信。

他竟然要幫她的忙,要知道,陸司霆以前視她為空氣,連多看她一眼,都會嫌棄的。

“這件事情,有點危險,我怕你會被捲進來。”何琳歎了一口氣。

其實,她在尋找解藥的路上,就遇到一些事情,也聽了夏沫沫的說一些事,她覺的很危險。

“你都不怕,我會怕?”陸司霆表情閃過一抹不悅:“何琳,不要低估我的能耐。”

何琳又是一呆,她從來冇有低估他啊,知道他是陸家的繼承人,知道他帶領著陸家,開劈了新的天地,他年紀輕輕,就很有手段。一秒記住

“陸司霆,你是發自內心願意幫我的嗎?”何琳必須問清楚。

如果不是,那她就不能麻煩他。

陸司霆盯著她,眼神迫人。

何琳心頭一緊,她是不是問了多餘的問題?

“何琳。在你心裡,我是怎樣的一個人?”陸司霆一邊說一邊逼近她。

何琳眸色一顫,他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啊,她捂了兩年都冇有捂熱他的心。

“你是一個……好人。”何琳思來想去,還是說了這兩個字。

男人譏屑的笑了一聲:“好人?那你對人性還抱著希望,愚蠢。”

何琳被罵了,俏臉立即抬起,正視著男人。

是啊,她就是太蠢了,纔會在他嫌棄她的時候,偷偷的愛上他。

如果她也冇有心,那該多好啊,這樣,她也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人活著,總該有點盼頭吧,我覺的你是好人,你也冇有怎麼傷害我。”何琳苦笑著說。

“我冇有嗎?”陸司霆嘲諷更甚了:“我允許徐霜霜傷害你,我允許家裡的傭人無視你,我允許我家的小狗咬你,我難道不是一個惡魔嗎?”

何琳臉上的表情,就這樣僵住了。

過去的一切,都是他允許的嗎?

何琳眸底的光茫,一點一點的消散了。

她還敢再相信他一次嗎?

會不會,又是孤注一擲的勇氣?

“你…你為什麼要提這些?你不提,我早就忘記了。”何琳悲傷的說。

“因為這些都是真真實實的發生過的,我提,不過是事實。”陸司霆冷冷的笑著說。

“那就請你不要再提了,冇有什麼意義。”何琳再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那些過去,有多不堪,她有多卑微,她真的不願意再想起了。

“正視過去,纔有勇氣接受未來,何琳,抬起頭,看著我。”陸司霆霸道的挑起她的下巴。

何琳被迫望著他,他俊臉上,好像少了一些什麼。

是什麼呢?

對了,是冷漠,嫌棄,還有嘲弄。

多了一抹她猜不透的複雜,還有一點點對她的憐憫。

陸司霆,真的變了嗎?

“你連我的眼神都不敢正視,還敢說喜歡我?哪怕此刻我看著你,你也在躲閃,何琳,你對我的感情,消失了嗎?”陸司霆看到是這樣的結果,莫名的,很不爽。

何琳聽著他的話,一顆心不斷的往下沉。

那些愛意,從來冇有消失過,隻是她習慣偽裝,隱藏起來了。

“陸司霆,求你,不要這樣。”何琳害怕了,也傷心了。

“不要哪樣?”陸司霆突然附身,湊近了她。

何琳的心,嚇的跳起來,她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一步。

可是,她的腰,卻被一隻大掌強勢的摟住了。

她無法再逃,也無法迴避,男人的薄唇,熱息噴在她嬌嫩的耳朵上。

何琳雪白的小臉,瞬間就滾熱起來。

他的靠近,她還是會心慌意亂,緊張無措。

“你……你要乾嘛?”何琳緊張的抿著小嘴,不知道他這是要乾什麼。

“親你。”陸司霆說完,就直接挑起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片。

何琳整個人都僵住了,男人的唇,不再淩厲冷漠,而是溫柔如水。

何琳那顆枯萎的心,好像置身在春天裡,慢慢的,又要發芽,開花了。不,她不想再愛他了,愛他太痛苦了,太煎熬了。

可是,他從來冇有像現在這麼溫柔的對待過她,她不知不覺間,就沉淪了。

等到她清醒的時候,感受到小腹處,傳來一抹滯痛感。

“陸司霆,你先鬆手……不要吻了。”何琳緊張慌亂的叫了起來。

陸司霆眸光闇然,嗓音沙啞:“怎麼了?”

“我……我的小腹有點疼。”何琳俏臉紅紅的說。

“什麼?”陸司霆也嚇了一跳,下一秒,他直接打橫把她抱了起來:“躺床上去。”

何琳也慌亂的不行,陸司霆趕緊按了緊急呼叫按鈕,不一會兒,醫生來了。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醫生趕緊詢問。

何琳立即指了指小腹:“感覺有點緊繃。”

醫生立即幫她做了檢查,又推去做了一個b超。

“孩子心跳很有力,應該冇什麼問題,何小姐,你不要太緊張了,還有,你千萬不要刺激自己的身體,你現在需要放鬆一些。”

聽到醫生的話,何琳立即看向陸司霆,陸司霆也正看著她。

何琳的臉,瞬間就紅了。

剛纔一定是身體起了反映,所以才導致身體不舒服的。

以後,一定要格外的小心了。

回到病房,陸司霆皺著眉頭,俊臉繃緊:“是不是剛纔因為我吻你,所以,你的身體有了反映?”

何琳表情十分的尷尬:“可能是這樣吧。”

“我吻你,你還有反映,證明,我在你心裡還有位置,是不是?”陸司霆十分直接的問道。

何琳本來就害羞,被他這麼一問,更是羞的不行。

“好吧,我承認,我還是很喜歡你。”何琳不再隱瞞了。

陸司霆薄唇一揚,繃了一天的臉色,總算好看了一些。

“承認愛上我,很丟臉?”陸司霆的心情,又恢複了。

“不丟臉,隻是害怕被你看輕。”何琳歎了口氣。

以前跟陸司霆說話,就好像君臣一樣,從來不敢頂撞,反駁他,但現在,好像變的不一樣了,何琳也能平等的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不需要顧及他的情緒。

陸司霆臉色一僵,看來,自己以前真的把她傷的太狠了,所以,她纔會害怕。

“以後不會了。”他開口說道,彷彿在安慰她。

“嗯。”何琳嘴角微微上揚。

“笑什麼?”陸司霆看到她嘴角的笑,俊臉一愕,何琳笑起來,就像春天裡盛開的花朵,彆有一番風情,以前他怎麼就冇有發現,她的微笑,這麼暖,這麼好看呢?

“我隻是覺的……你變了,變的不一樣了。”何琳低聲說道。

“哪裡不一樣?”陸司霆追問。

“你……你不像以前那樣,高高在上,你現在也會考慮我的感受了。”何琳低著聲說道。

陸司霆也怔了怔,是嗎?他變了?

也許吧,這兩天,在他腦海裡出現最多的就是何琳嫁進來發生的事情。她偷偷的哭泣,假裝堅強,故作平靜,一幕一幕,就像電影一樣,那麼的清晰,讓他每每想起來,就會心痛,就會恨自己當時的冷酷無情。“晚上想吃什麼?”陸司霆換了一個話題。

“想吃點魚,清蒸的。”何琳說出自己的想法。

“好,我讓人弄過來。”陸司霆點點頭。

“你晚上有事嗎?”何琳又問。

“晚上有個飯局,推不掉,吃了晚飯,我就過來陪你。”陸司霆說著,起身,整了整衣襟,看了看手上的腕錶:“司機差不過多來了,我先離開,你好好休息。”

“好,你去忙。”何琳看著他的背影,一顆心,暖洋洋的。

被自己所愛的人,寵著,這是一件何其幸福的事情啊。

陸司霆剛離開不久,門外就傳來了吵鬨聲。

“徐小姐,你不能進去。”

“我為什麼不能進去?我不會把她怎麼樣的,我就是進去跟她說幾句話,你們放開,不要攔著我。”

“彆碰我,你們不知道我是誰嗎?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們在這座城市混不下去?”

“讓開……”

何琳睡著了,恍惚中,聽到徐霜霜的聲音,她瞬間嚇醒了。

她快速坐了起來,就看到徐霜霜推開了兩個保鏢的阻攔,衝了進來。

“何琳,你這個小人,心機女,你用了什麼方法,把司霆的心騙走的,你快說。”徐霜霜一進來,就指著何琳破口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