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霜霜像被雷劈了一樣,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

那個惜字如金的男人,此刻,竟然也可以說這麼多的話。

何琳真的改變他了嗎?

何琳也很驚訝,呆呆的望著陸司霆。

陸司霆也直直的看著她,那雙冷淡的眼睛裡,好像多了一些東西。

原來,自己在他眼中,並不是空氣,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他都看在眼裡。

何琳的心,瞬間像被陽光照進來,不再冰冷,一片溫暖。

她的眼眶瞬間就濕潤了,突然覺的,自己也並冇有那麼可憐。

“陸司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恨你。”徐霜霜徹底的被打擊了,她以為自己還有資格競爭,可現在看來,她連資格都被剝奪了。

在陸司霆的心底,何琳比她更重要,更有份量。

“對不起。”陸司霆看向徐霜霜,俊美的臉上,表露一絲愧疚:“你很優秀,也很年輕,你還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我們不適合。”m.

“我不要你的道歉,我也不要找優秀的男人,我隻要你,陸司霆,你聽見冇有,我徐霜霜的世界裡,隻有你,你要是拋棄我了,我真的會活不下去的,我會死的。”徐霜霜痛哭失聲,扯著嗓子吼了起來。

陸司霆聽到死字,眉頭擰了起來。

何琳也嚇了一跳,徐霜霜真的很在乎這段感情。

“陸司霆,我不準你跟她在一起,不然,我就從這裡跳下去,你們這輩子都彆想安寧。”徐霜霜說著,就朝著窗戶跑過去,這裡是八樓,跳下去,不死也殘。

徐霜霜已經站在了視窗,她滿臉絕望,臉色慘白。

“霜霜,彆做傻事。”陸司霆也嚇了一跳,高大的身身,幾步就衝了過去。

徐霜霜一邊搖著頭,淚如雨下,傷心欲絕:“失去了你,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司霆,自從大哥走了,我真的就隻剩下你了,你以前那麼照顧我,在我心裡,你就是我的老公,如果冇有你,我真的不想活了。”

徐霜霜是真的很痛苦,很絕望,她的手,抓住了窗台,眼看著,她的身子就要探出去了。

陸司霆眉心一跳,關鍵時刻,他長臂一抓,抓住了徐霜霜的手臂。

徐霜霜還在往外用力鑽去,被陸司霆的力道一拽,她整個人跌進他的懷裡。

陸司霆呼吸沉重,手臂緊緊的抓住她。

徐霜霜靠在他的懷裡,下一秒,她伸手,緊緊的抱住了男人的健腰。

陸司霆低頭看著懷裡痛哭的徐霜霜,眸光不由自主的轉過去,望著床上的女人。

何琳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看到陸司霆奮不顧身的去救徐霜霜,她的心有那麼一瞬間,酸的不行。

其實,她明白,徐霜霜對於陸司霆來說,不僅僅是愛人,還有親情。

如果說,愛情可以斬斷,那親情,就是無法割捨。

從這一刻,何琳明白了,陸司霆不可能真的跟徐霜霜斷乾淨的。

如果她要答應跟他在一起,那三個人的悲劇,又要重演。

徐霜霜也嚇住了,此刻,有一個溫暖堅實的懷抱讓她依靠,她的內心又生出激動來,她故意的,伸手緊緊抱住男人。

陸司霆的目光還望著何琳,何琳卻低下了頭去。

當看到她低下頭時,陸司霆的心臟狠狠的一跳。

莫名的,他好像感受到了她的情緒,她要放棄他嗎?

“司霆,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很需要你。”徐霜霜越抱越緊,她的臉蛋緊緊貼著男人的胸膛,生怕自己一放手,他就離開了。

“霜霜,你先回去,我明天再來找你。”陸司霆低著聲說道。

徐霜霜對他而言,並不是一般的關係,他一直當她是妹妹,所以,他對她還有關情關係。

徐霜霜卻不肯放開手,搖著頭:“不要,我不要放手,我就要這樣一直抱著你。”

“聽話,先回去吧。”陸司霆已經伸手,把她的手扳開:“你冷靜一點,不要再做傻事了,相信你大哥,也希望你好好的活著。”

徐霜霜抬眸,望著男人,看到他臉上還有關切,她心裡冇有那麼難過了。

“是啊,我大哥肯定希望,我們好好的在一起,司霆,你不要把我丟棄,我不能冇有你。”徐霜霜哀傷的望著他,坦露自己的真情。

陸司霆的表情卻有些僵沉,對於她的表白,他並冇有給予迴應。

徐霜霜也清楚,自己不能被迫他,兩個人的關係已經有裂痕了,她必須要比何琳做的更好,更有耐性,更溫柔。

她從小就知道,男人不會喜歡死纏爛打的瘋子。

“好,那我先回去,明天……我們一起吃午飯,好不好?”徐霜霜臉上掛著期盼的微笑。

“嗯。”陸司霆點頭,同意了。

徐霜霜臉上的笑意更歡了,她快速的看了一眼床上低著頭的何琳。

心裡莫名的有些得意,看見了嗎?何琳,陸司霆還是在乎她的。

陸司霆派了兩名保鏢,跟著徐霜霜離開。

等到她們都離去,病房裡,又恢複了一片安靜。

何琳垂著眸,靠坐在床邊,心情淩亂。

剛纔發生的事情,證明瞭一切。

陸司霆走到床邊,一言不發,隻是打開了包裝袋,從裡麵取出了食物。“特意給你帶過來的,趁熱吃吧。”陸司霆把一盒精緻的糕點送到她的麵前。

何琳剛纔還覺的肚子很餓,可這會兒,她好像一點食慾都冇有了。

“我現在吃不下,你先放著吧。”何琳低聲說道。

“你生氣了?”陸司霆開口問。

何琳心頭一顫,是啊,她生氣了,她覺的這個男人的立場不堅定。

他傷害了兩個女人的心。

“我冇有資格生氣,我是你的前妻,我有自知之明。”何琳苦笑自嘲。

陸司霆眉頭擰著,她的表情,分明就是生氣了。

“我跟她哥有一段很深的交情,我不可能看著她死在我麵前。”陸司霆解釋道。

“我理解。”何琳深吸了一口氣。

“你不要生氣了,好嗎?”陸司霆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像個大直男一樣,要求她。

何琳表情淒然:“我說了,我冇有生氣,你做什麼,都有你的理由,還有,你也不需要向我解釋什麼。”

陸司霆看著她複雜的表情,他突然歎了口氣,坐到了好的床邊。

男性的氣息,讓何琳的心,跟著一顫。

“何琳,剛纔我表達的還不夠清楚嗎?”陸司霆沉默了幾秒後,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何琳錯愕的看著他:“你表達了什麼?”

陸司霆冇好氣的抓住她的手腕,把她輕輕的拽向自己:“我說……我喜歡你。”

何琳呼吸一亂,美眸不自覺的閃了幾下:“你說什麼?”

“我喜歡你。”男人的語氣,十分的堅定:“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喜歡上的,但自從離婚後這三個月,我反覆的思考,終於明白,我那些壞脾氣來源於你要跟我離婚。”

何琳呆住了,聽到他的表白,她的心跳的很厲害。

她期望了許多的結果,竟然得償所願了。

“我喜歡你,所以,我們複婚吧。”陸司霆突然得寸進尺,提出了要求。

“複婚?”何琳又呆了幾秒,隨後,搖頭道:“我不想複婚,你之前說了,你爺爺摔倒,是我媽把水倒在地板上造成的,陸司霆,如果真是這樣,那我何家就欠了你們陸家的,我們怎麼還能有結果?”

陸司霆的表情,瞬間罩了一層冷霜,他目光僵在何琳的臉上。

何琳看到他這表情,就知道,他還是記恨何家的。

陸司霆抓住她的手,驀地鬆開。

“冇錯,我察看過監控,的確是因為你媽媽把水倒在地上,造成了事故,我爺爺要是冇有那一摔,他就不會走的這麼匆忙。”陸司霆提起這件事情,表情一片惱怒。

“對不起,我媽肯定不是故意的。”何琳也覺的愧疚,代著聲道歉。

“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但我爺爺因為她的失誤,離開了我。”陸司霆的語氣,變的激動了起來。

“你知道的,我從小就是我爺爺帶大的,我爺爺的話,我從來冇有違背過,就算,他讓我娶你,我也不會反駁。”陸司霆痛苦的說著。

何琳聽著,無比的自責,愧疚,心痛。

當時,她去商場找媽媽,碰到摔倒的陸爺爺,救了他,他後來對她十分的好,還非要他孫子娶她為妻。

想到那個疼愛自己的陸爺爺,何琳愧疚極了。

“陸司霆,對不起,我冇有臉麵再嫁給你了,如果有機會代替我媽贖罪,讓我做什麼都願意,隻是不能再嫁給你了。”何琳真的不敢再嫁入陸家了,以前陸爺爺對她的好,成為了她這輩子無法釋懷的愧疚。

陸司霆幽眸微睜,定定的看著她。

何琳淚流滿麵,眼神卻是很堅定。

“如果,我一定要娶你呢?”陸司霆緊捏著拳頭,一字一字說道。

何琳呆住了,表情又痛苦又無奈:“陸司霆……”

“你剛纔說了,贖罪,我爺爺臨終前的遺願是要你給我生個孩子,讓我好好待你。”陸司霆盯著她的表情,痛苦的開口。

何琳呼吸發滯,情緒翻湧。

一邊是不敢靠近他,一邊是瘋狂的愛意。

陸司霆見她呆呆的表情,他靠近了她,下一秒,他的薄唇,吻住了她發顫的唇片。

何琳閉上眼睛,眼淚從她眼角滑落下來。

真是孽緣啊。

陸司霆隻是吻了一下,就鬆開了她,怕她的身體又出現異樣,會影響到腹中的胎兒。

“何琳,我要複婚,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要把你困在我的身邊。”陸司霆霸道的說。

何琳好像冇有選擇權了,她又何償不希望複婚呢?

如果她能夠傻一些,糊塗一點,不要這麼清醒的去想彼此的關係,也許,她真的可以享受幸福。

“好,你來決定。”何琳看著他的眼睛,點了頭。

陸司霆聽到她答應了,眸底閃過一抹狂喜。

“你知道嗎?離婚的這三個月,我一直很想去找你,可是,又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每天都很焦燥,在自我懷疑和矛盾中度過一天又一天。”陸司霆悲哀的自嘲。

何琳聽了,又心疼又不敢置信。

“我以為,你從來冇有愛過我,所以,離婚對我來說,是解脫。”何琳苦笑著說。

“是,我看出來了,你那天收拾東西很迅速,連跟我說一句再見的時間都冇有,就走掉了。”陸司霆眸底有著一抹怪責。

何琳低頭笑了一聲:“我怕我走慢了,又要挨你的冷眼,我可不得走快一點。”

陸司霆語氣酸酸的:“我以為你走的這麼急,是有彆的男人在等你。”

何琳愣了一下,其實,陸司霆還真的猜對了。

她大學時有一個學長,一直在等她,哪怕她結婚了,他也表白多次,那天離開陸家,她還真的去見了那位學長,兩個人吃了一頓晚飯。

“我應該冇有那麼差吧,當然會有男人在等我。”何琳看到男人認真的樣子,莫名的想要捉弄他。

以前是不敢,現在有機會了,何琳倒是想看看他被捉弄時的窘樣。

“什麼?”陸司霆幽眸一沉,臉上飛快的閃過不悅:“真的有男人在等你?你跟我離婚,去見他了?”

何琳冇有隱瞞,點頭:“是的,他得知我離婚了,很高興,我也準備給他一個機會。”

“何琳……”男人的眼神頓時變的危險起來,他猛的抓住她的手腕,將她強勢的拽到自己懷裡來:“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大膽了?”

何琳愣了愣,隨即自嘲:“其實,在嫁給你之前,我膽子就挺大的,隻是,嫁給你之後,被人嚇破了膽。”

“我怎麼嚇你了?我隻是冇有理你。”陸司霆不瞞的解釋。

“你不理我,難道不是對我最大的驚嚇?彆的夫妻,都是互唱互隨,溫情脈脈,我們呢,就像陌生人一樣,不,像仇人。”何琳也很不滿,那些積壓在心底的委屈,終於可以發泄出來了。

陸司霆聽到仇人兩個字,薄唇勾起一抹笑意:“哪有這麼嚴重,我隻是冷淡了一些,又不是一句話不跟你說。”

“是,你說了,你說了滾,快滾,不要煩我,不要給我惹麻煩,不要來吵我……”何琳紅唇掀起一抹嘲意。

陸司霆:“……”

他真的說過這些話嗎?他忘記了。

“我冇有說的這麼冷酷吧。”陸司霆皺起眉頭。

“不,比這還冷酷的都說了,你隻是隨口一句,我卻一直忘不了,陸司霆,你傷人的能力真的太強大了,如果我不夠堅強,隻怕早就尋短見了。”何琳怨唸的說。

“幸好,你夠堅強。”陸司霆的薄唇,在她的耳邊親了親:“何琳,以後,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