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的氣息,拂在耳側,何琳的心,又跳的飛快起來。

她臉蛋紅紅的,垂著腦袋,不知道要如何接話,理智告訴她,要遠離,可感性卻告訴她,如果錯失這一次,她可能要撼遺終生。

“何琳……”陸司霆得不到她的迴應,他心頭焦急,低喚著她的名字。

何琳心亂如麻。

“複婚,好不好?”陸司霆摩著她的耳跡,低啞著懇求她。

何琳呼吸急促,美眸閃動著,心裡有一個聲音在響起,答應他,快答應他。

“我……”何琳的聲音在發顫,美眸裡的情意再也掩藏不住,快要溢位來了。

陸司霆往後仰了一下,看到她的眼神,他的心裡一定。

喜歡一個人可以不說出來,但眼神,一定騙不了人。

此刻,何琳望著他的眼神充滿了愛意,濃烈的,膠稠之極。

“讓我們好好愛一次,這一次,我一定好好陪著你,不會再讓你唱獨角戲了,好不好?”陸司霆沙啞的開口。一秒記住

何琳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她曾經默默的深愛過他,如今,得到他的迴應,她怎麼還逃得了呢?

“好……”何琳望著他,臉紅到耳根子。

陸司霆薄唇一揚,心裡一陣陣的狂喜,有了她的迴應,他的膽子也變大了。

他輕輕的挑起她優美的下巴,薄唇輕印在她的唇角處。

“你答應了,不許反悔。”陸司霆現在倒是真怕何琳反悔,他清楚,拿錢可以買到一切實質的東西,但女人的心,卻並不是金錢能買來的。

如果何琳不答應,不管他再怎麼追求,也無濟於事。

“我怕,反悔的人,是你。”何琳苦笑。

“我不會了,再也不會了。”陸司霆伸手擁緊了她,彷彿在擁著一件珍寶,讓他捨不得鬆開。

“如果你再一次傷透我的心,我們這輩子,就不要再見了。”何琳終於不再沉默,而是大膽的說出自己的心聲。

陸司霆健軀一震,她是認真的嗎?

何琳靠在他的肩膀處,閉上眼睛,安享著這一刻的甜蜜。

“我冇有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兩年的委屈和悲傷,讓她不再軟弱了。

陸司霆當然知道她不是開玩笑的,這個女人,看似柔弱,但她的心,也有冷硬的時刻。

“好,我聽見了。”陸司霆低聲迴應她。

何琳彷彿得到了一個有力的保證,她撥出一口氣,上天又要眷顧她了嗎?

那就讓她再奢求一次,再貪心一次,這一次,她依然會全力以赴,隻是希望,奔赴的終點,會是幸福的結局。

顧家!

顧西臣和淩妍的訂婚典禮,已經準備就緒了。

今天,顧西臣為淩妍定製的婚紗已經空運回國,他帶著小嬌妻,準備過來試婚紗。

淩妍下了車,看到眼前是全市最好的高定婚紗店,她眸色一怔。

“把手給我。”顧西臣往前走了幾步,回頭,看到女人呆呆的表情,他薄唇一彎,朝她伸手。

淩妍把手指放到他的大掌上,男人用力一捏,牽著她一步一步往樓梯走去。

“好像做了一場真實的美夢。”淩妍低笑了一聲,開口說道。

“哦?我是你夢裡的男主角嗎?”顧西臣挑眉,有些霸道的問。

淩妍白了他一眼:“除了你,還能有誰?”

“除了我,誰也不能有。”顧西臣停下腳步,語氣格外霸道。

淩妍氣悶道:“其實,我真的放棄了你好幾次,我甚至想過,這一輩子,都不要再跟你見麵了。”

顧西臣的心臟,滯痛了起來,他深情的望著淩妍,語氣低啞:“以後不準再這麼想了,淩妍,我一直在等你,你不會讓我失望的,不是嗎?”

淩妍呆了一下,美麗的臉蛋上,爬起了紅暈:“誰知道你有冇有在等我啊。”

“現在還不相信我?”顧西臣的心,像被刀劃傷了。

淩妍見他俊臉帶著失望和痛楚,趕緊抓緊他的大手:“好啦,我們都要訂婚了,就不提這些不開心的事了。”

“可是,你還是懷疑我?”顧西臣不開心。

“冇有。”淩妍搖了搖頭:“我隻是在感慨,顧西臣,我能感受到你的情意,放心吧,我不會辜負你的。”

顧西臣聽了,薄唇扯了一抹笑意:“好吧,信你一次。”

走進婚紗店裡,淩妍被眼前展示出來的婚紗驚豔住了。

擺在展示櫃裡的每一件婚紗,都十分的漂亮,優雅,就彷彿公主的盛裝一樣。

淩妍開心的欣賞著這一件一件的婚紗,人類的想像力太強大了,能夠把美的東西複刻的這麼精美,細膩。

“顧先生,淩小姐,你們定製的六套婚紗禮裙,在這邊,請跟我來。”店長親自走過來相迎,帶著他們,來到了更衣室。

在旁邊的衣架處,掛著六套不一樣的婚紗的禮裙。

“六套?”淩妍有些不敢置信,美眸瞟向身邊的男人。

顧西臣懶洋洋的說:“給你的,當然得是最好的。”

淩妍心中一甜,顧西臣對她,還真的十分的慷慨。

“謝謝。”淩妍低聲說了一句。

顧西臣卻皺起了眉宇:“跟我說什麼謝謝?這是你應該得到的。”

淩妍卻緊繃了心緒,其實,這世界上並冇有什麼應該不應該,隻是要看你愛的那個人,用不用心。

顧西臣的心意,她接受到了,真的很暖,很真,很甜蜜。

一件白色的婚紗,兩件敬酒服,還有三套精美的禮服,全都是來自頂尖設計師的傑作,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透著女性的柔美和優雅,也是依照淩妍的氣質設計出來的,十分的符合她。

淩妍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試了第一套白色婚紗。

拖拽的裙襬,讓淩妍的氣場也跟著強大了起來。

婚紗選用了最好的衣料,上麪點綴著數千顆水鑽,閃閃發亮,優雅精緻,淩妍看一眼,就愛上了。

試穿好了,淩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

這真的是她嗎?

淩妍眨了眨眼睛,漂亮的嘴角,忍不住的往上揚起。

當工作人員拉開簾幕,淩妍緩慢走了出來,婚紗是拽地的設計,淩妍雙手提著裙襬,款款的身姿,出現在顧西臣的視線裡。

顧西臣拿著手機,正在看股市,突然感覺眼前照入一抹亮光,他抬起了頭。

眸光裡,映入一抹纖白純潔的身影,彷彿墜入人間的仙子一樣。

顧西臣的視線已經無法從女人曼妙的身影中移開了,彷彿整個世界,都隻剩下她的影子,那麼的美,那麼的潔白。

淩妍被顧西臣看的很不好意思,她害羞的低下了頭,輕聲問道:“好看嗎?”

顧西臣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她的麵前,近距離的打量了幾眼:“很好看,隻是……領口為什麼這麼低?”

淩妍美眸一愕,俏臉更紅了,旁邊的店長趕緊讚道:“這件婚紗真的很符合淩小姐的氣質,清純又甜美,氣質清貴。”

顧西臣點了點頭:“是,挺符合她的。”

淩妍紅著臉,看了一眼男人,隻見他的目光,一直盯在她的領口處。

淩妍的心口一蕩,被他看的渾身發熱。

顧西臣眉頭閃過一抹不滿,當初設計師給他看過,他當時覺的冇什麼問題,可現在看來,這問題還挺大的。

淩妍的半個球,都被擠出來了,高高聳著,他可以放肆的看,可是……要讓這麼美的好,被彆的男人多看幾眼,他不得嫉妒死啊。

淩妍又換了一套敬酒服,是複古的長袍,修長的線條,把她纖細的身子襯的玲瓏有致,領口緊實的設計,讓她氣質更甚,也讓顧西臣更多了一抹幻想,喜色的紅,又喜慶又大氣。

淩妍每換一件禮服出來,顧西臣的眼睛就晦暗幾分。

她穿的每一件,都好像為她量身定製的,那麼的契合,那麼的美麗。

淩妍把全部都試完了,她本人是很滿意的,顧西臣自然也冇有話說。

把剩下的錢,都結了,淩妍這才知道,光是這幾件禮服,都近兩千萬了,她簡直不敢相信,這真是天文數字啊。

“你怎麼買這麼貴的衣服啊?會不會太奢侈了?”淩妍坐進了車內,小聲的說道。

顧西臣卻伸手摟住了她,低聲道:“淩妍,對我來說,你在這麼貴,值得。”

淩妍小嘴一勾,笑了起來:“我很貴,是因為我生了三個孩子嗎?”

顧西臣一愕,趕緊解釋:“當然不是,你在我心裡的份量,從來不會因為孩子而增加。”

淩妍聽了,心裡還是很開心的,不管顧西臣說的是真是假,至少證明,他是真心想對她好的。

“好吧,你馬上就要成為我老公了,如果我不花你的錢,你的錢就會給彆人花掉,所以,還是,讓我來花吧。”淩妍故意開玩笑。

顧西臣表情一怔,下一秒,他失笑出聲:“如果你想花光我的錢,那你可得努力一點,不然,還是挺危險的。”

“你不會真的要把錢花在彆的女人身上吧。”淩妍已經開始生氣了。

顧西臣嚇了一跳,趕緊安撫她:“好啦,隻是開個玩笑,彆當真。”

“顧西臣,我醜話得先說在前頭,我這個人……心眼並不大,可能也就比針眼大一點點,如果你真的敢揹著我去跟彆的女人勾勾搭搭的,我就帶著三個孩子離開你。”淩妍開始拿出妻子的威嚴來鎮壓他了。

顧西臣聽著,隻覺的有趣,好笑,淩妍難得會說這麼嚴肅的話,但既然她說出來了,肯定是對這段婚姻抱著希望的,他又怎麼能,讓她失望呢?

“放心,我的錢,以後隻花在你和孩子身上。”顧西臣溫柔的安慰她。

“也不必全都花在我們身上,我並不是敗家的女人,相反的,我已經想著要給你省錢了。”淩妍歎了一口氣。

“冇必要省啊,我又不是冇錢。”顧西臣輕笑起來,這個女人有時候還真可愛。

淩妍卻認真的說道:“雖然你有錢,可是,你彆忘了,我們有三個孩子啊,他們以後肯定也需要資金創業,所以,還是省點吧。”

“妍妍,你考慮的這麼遠啊,放心,有了三個孩子,我就更有動力了,我會努力賺錢的。”顧西臣瞬間覺的壓力山大,的確,孩子多了,他要準備的東西,也多了。

“嗯,我也會努力的。”淩妍眯著眼睛,笑了起來。

顧西臣不由自主的傾身過去,吻住了她上揚的唇片。

淩妍心頭一熱,整個人偎依進他的懷裡去了。

顧西臣放開了她,低頭看著她,有些怨唸的說:“剛纔那件婚紗,會不會太露了點,要不要讓他們再改一下領口的設計。”

淩妍一愣:“你剛纔不是一直盯著看嗎?難道不好看?”

顧西臣勾唇笑起來:“就是因為太好看了,所以,我纔想改一下,不然,我覺的好看,彆的男人看了,也會覺的好看的。”

淩妍俏臉瞬間一紅,往他的懷裡捶了兩拳:“我說你看什麼呢,原來,你這麼不正經。”

顧西臣卻得意了起來:“怎麼?我還不讓看啊?”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看,你不怕不好意思嗎?”淩妍忍不住怨念。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哪裡是我冇有看過的。”顧西臣更得意了。

淩妍這一下子,臉都炸紅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兩個人那麼親密了,聊這種話題,她還是不適應。

“嗯,這就臉紅了?”顧西臣欣賞著她紅紅的臉蛋兒。

“我纔沒有。”淩妍死不承認。

顧西臣伸手摸了摸她滾熱的臉蛋:“你自己摸一下,都能把雞蛋煮熟了。”

淩妍氣惱的瞪他一眼,這個男人有必要這麼較真嗎?

“好吧,你要是喜歡,那就不改了。”顧西臣見嬌妻生氣,趕緊低著聲哄她。

“懶得改了吧,就這樣穿,至少,讓那些掂記你的女人看看,我還是有點料的。”淩妍調皮的眨眨眼睛。

顧西臣直接笑出了聲,抓起她的手捏了捏:“妍妍,冇想到,你還這麼小氣。”

“我剛纔就說了,我很小氣的,你現在後悔娶我了嗎?”淩妍氣鼓鼓的問。

“冇有,我後悔的是,五年前冇有逮到你,讓我們白白錯失了五年的時間。”顧西臣輕哼一聲。

“是啊,五年啊,好長的時間,白白錯失了。”淩妍也忍不住的感歎了起來。

“我們已經錯過了,以後的每一分一秒,我們都要珍惜。”顧西臣伸手擁住傷感的她,低聲安慰。

“嗯。”淩妍抿嘴一笑,甜蜜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