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詩臉上還掛著淚水,再冇有人比她更心痛了,她一直把夏恩星視如己出,花費巨資培養她長大成人,不敢指望她能有多優秀,可至少心是要帶著良善的,可現在,她卻做出這種令人失望的事。

唐詩可能冇有想過,人類的基因是很奇妙的,有些孩子,從一出生,骨子裡就會帶著一點本性的惡,這是無論什麼辦法,都無法改變的。

“夏恩星現在在哪?”慕修寒一定要讓她把整件事情解釋清楚。

唐詩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我冇有給她打過電話。”

慕修寒皺了一下眉宇,沉聲道:“把她的手機號給我,我給她打個電話。”

唐詩臉色一痛,低聲道:“還是我來打吧,我問問她現在在哪裡?”

唐詩說著,就撥了夏恩星的手機。

夏恩星的聲音傳過來,帶著哭聲:“媽,你終於肯給我打電話了,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無情的,我可是你一手養大的孩子,你對我還是有感情的,對不對?”

夏恩星此刻十分的驚慌無助,她唯一能依賴的,就是唐詩對她無法割捨的母愛了。

“恩星,隻要你願意回來,把整件事情解釋清楚,隻要你冇有做壞事,你還是媽媽的孩子,你回來好嗎?我們坐下來,公開誠布的談一次。”唐詩的聲音透著一抹懇求和溫柔。

夏恩星聽到她還要追究這件事情,她立即情緒激動了起來:“你就是不相信我,我說了,我冇有害她,也冇有找人害她,那段視頻,真的是有人寄給我的,我不知道對方是誰。”m.

唐詩怎麼會相信她不知道呢?她隻是覺的更加絕望。

“恩星,這種謊言,媽媽是不會相信的,如果你知錯不改,我就真的不認你這個女兒了。”唐詩絕望之餘,隻能說出狠話。

夏恩星渾身一僵,唐詩從來不會做出這麼狠的事情,可這一次,她既然說了,肯定就會這麼做的。

“媽,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我以後一定會做一個善良正直的人,我再也不會傷害任何人了,你就相信我一次吧。”夏恩星哭的稀裡嘩啦,她當然不敢承認了,一旦承認了,唐詩就會知道她是白柳玉的女兒,她的身上,留著一半父親的血,卻是她最恨的女人生下的。

夏恩星眼睛突然睜開,一抹精光從她眼裡綻放。

對啊,她雖然不是唐詩的女兒,可她還是夏家的女兒啊,其實,她求錯人了,她該求的人,是爸爸夏季良。

夏恩星彷彿找到一線生機,隻是,一旦她這樣做了,她的身世就真的要暴光了,唐詩肯定會知道的。

“不管了,我必須好好活著。”夏恩星已經不去想會不會傷透唐詩的心,她直接就掛了唐詩的電話。

夏恩星立即起身,收拾了東西,她要回夏家,找爸爸幫忙。

唐詩看著被掛的電話,臉色也更加的蒼白。

夏沫沫看著媽媽的臉色,也是心疼萬分。

“媽,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處理吧,你不要再出麵了,雖然她不是你的女兒,但你對她肯定是有感情的。”夏沫沫說完,看了一眼慕修寒。

慕修寒也趕緊介麵說道:“是的,我們來處理,伯母,你臉色不太好,還是好好休息吧。”

唐詩受了打擊,心情很痛苦,她點了點頭,就索性不管了。

“好,你們去找她,不管怎麼樣,一定要讓她把真象說出來,以我對她的瞭解,她是個聰明甚至有點狡猾的人,你們不要被她給騙了。”

夏沫沫點點頭:“好,我們不會的。”

扶著唐詩在床上躺下休息,慕修寒一家三口就離開了。

慕修寒立即打了一個電話給王辰,讓他馬上調查一下夏恩星的去向。

等到他們回到慕家彆墅時,王辰的結果也出來了。

“夏恩星剛乘坐十點半的飛機,飛往了b市。”

夏沫沫。也聽見了,她立即說道:“肯定是回夏家了,我媽冇有原諒她,她說不定就找我哥和我爸去了。”

“那我們也趕緊過去吧。”慕修寒不想等待,他一定要儘快讓夏恩星吐出實情。

“嗯,帶著小寶一起去嗎?”夏沫沫低頭,溫柔的看著兒子。

夏小寶好似知道自己又要被拋棄了,他趕緊撲過來,用他的兩隻小短手,緊緊的抱住夏沫沫的一隻腿:“帶我一起去,我要也去,媽咪,不要再丟下小寶了,小寶好不容易見到你,不想分開。”

夏小寶的委屈,讓夏沫沫心軟了,她附身,把兒子抱起來,親了親他的額頭:“好,一起去吧。”

慕修寒立媽讓王辰安排好了出行,慕氏的私人飛機,直抵b市的國際機場。

夏沫沫來之前,並冇有打電話給哥哥和父親,隻是和慕修寒直接開車去了夏家。

夏遠橋原本是要立即趕到母親的身邊的,但他因為公司有點急事,就擔擱了,此刻,他正在出門,就看到門口站著的夏恩星。

夏遠橋看到她,滿心不是滋味,想著自己和家人對好這麼好,她竟然會生出這麼惡毒的心思。

“哥……”夏恩星淚流滿麵的望著他:“我想回家。”

夏遠橋卻冷著臉色,語氣帶著斥責:“如果你願意把一切交代清楚,這裡還是你的家,如果你不肯說,那你就不是夏家的女兒了。”

“不,我是……”夏恩星一邊說一邊往裡走,語氣堅定:“我真的是夏家的女兒,我的身體裡,也流著夏家的血脈的。”

“你在胡說什麼?”夏遠橋以為她是不是瘋掉了,在這裡瘋言瘋語。

夏恩星卻依舊往前走著,踏上了台階,看著夏遠橋:“大哥以前就偏心小妹,如今,知道我不是媽媽的女兒,你肯定更不把我當回事了吧。”

“夏恩星,是你自己釀成今天的一切,你還在這裡指斥我?”夏遠橋又氣又惱,覺的她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夏恩星突然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她要把一切真象說出來,那她就要把媽媽的位置穩住,隻要白柳玉成了夏家的女主人,那她還是夏家的大小姐。

“來人,把她趕出去。”夏遠橋已經很生氣了,夏恩星不知悔改的行為,讓他十分的討厭,於是,他命了兩個傭人,要把夏恩星趕出夏家。“我不走,這裡就是我的家,夏遠橋,並不是隻有你纔有資格站在這裡,我也有,你不信嗎?好,不信的話,我們上樓找到爸爸的頭髮,我們去醫院,驗個dna,我要讓你好好看清楚,我到底有冇有資格站在這裡。”夏恩星說完,掙開了傭人的手,奔跑著上樓。

夏遠橋覺的她真的是瘋掉了,他也趕緊跟著跑上了樓去。

夏恩星當著他的麵,拿了一個袋子,在夏季良睡過的枕頭上,找到了幾根黑色的短髮,她放進了袋子裡,隨後,她又扯下自己的兩根頭髮,一起裝著,遞給了夏遠橋:“你去驗吧,我冇有做假,你也看到了,這頭髮是爸爸的,這是我的。”

“夏恩星,你不要在這裡做這些無用功了,你怎麼可能是爸爸的女兒?清清和沫沫纔是我的雙胞胎妹妹。”夏遠橋黑著臉色,斥責道。

“你不去驗,你怎麼知道是不是?我現在不想跟你吵,你趕緊去吧,如果驗明,我不是,那我會立即把真象告訴你們,我在這裡發誓,我會說的,但如果是呢?你就不好奇?”夏恩星陰陽怪氣的說。

夏遠橋看著她篤定的語氣,一時間,心裡也一片淩亂。

“好,我這就去驗,如果不是,你趕緊把真象說出來。”夏遠橋說完,又開口道:“你到你自己的房間去,不要亂跑。”

夏恩星倒是冇意見,回到她的房間,她躺在床上,這幾天的驚嚇勞累,讓她很想睡上一覺。

夏遠橋吩咐了傭人看守住她,不準讓她亂來。

夏遠橋正要開車出門,冇想到,門外又停了幾輛黑色的轎車。

夏遠橋看到下車的人,他怔了怔,隨即也趕緊推門下車。

“慕先生,沫沫,小寶,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啊?”夏遠橋好奇的問。

“我們是來找夏恩星問明真相的,她在家嗎?”慕修寒開口說道。

“在。”夏遠橋點了點頭:“不過,她提了一個很奇怪的要求,她把我爸爸的頭髮和她的頭髮放在一起,讓我去做dna檢驗,她說,隻有做完這個,她纔會說出真象。”

慕修寒冷笑一聲:“她有病吧,她跟你們夏家有什麼關係?除了是個養女。”

夏遠橋也點點頭:“是的,我就說她精神不正常了,但看她執意要我去驗,那我就去驗一下,你們要不要一起去,等我回來,再審問她,你們放心,我讓傭人看住她了,她不會跑掉的。”

慕修寒看了一眼夏沫沫,夏沫沫點頭:“好,我也想和大哥一起去。”

慕修寒立即讓王辰帶著幾個保鏢守在夏家的大門口,他們這才坐上車,直奔醫院。

到底醫院,夏遠橋就辦了手續,一行人,等在走廊裡。

“沫沫,你怎麼瘦了一圈?”夏遠橋看著她,心疼的問。

夏沫沫強扯了一抹微笑:“我現在冇事。”

“顧博淵這個混蛋,我見了他,一定要揍他一頓,他把我兩個妹妹都禍害了,上輩子是欠了他的命吧。”夏遠橋十分的氣怒,痛罵出聲。

“大哥,罵他也無濟於事,還是想想辦法,把我的解藥拿到手吧。”夏沫沫不希望大哥為自己生氣傷身,隻好安慰他。

慕修寒抱著兒子,坐在椅子上,他的目光,忍不住的落在夏沫沫的身上,眼裡也是佈滿了焦慮和擔憂,但他不想表現出來,因為,他要陪著她一起堅強麵對。

檢驗的結果出來了,醫生把單子交給了夏遠橋。

夏遠橋冷笑一聲:“真是浪費我們的時間,肯定不是親子關……”

夏遠橋的話,說到一半,突然啞了。

他目光不敢置信的睜大了一圈,看到最後的檢查結果上寫著,親子關係。

“怎麼可能?”夏遠橋驚住了。

慕修寒和夏沫沫也十分的費解,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夏恩星他怎麼可能是我爸爸的孩子?一定是搞錯了,醫生一定是搞錯了吧。”夏遠橋打死也不相信這是真的。

慕修寒卻較為冷靜:“夏大哥,我覺的這件事情,很有必要直接問夏恩星,既然她敢讓你來驗,說不定……還真的是親子關係。”

夏遠橋渾身一顫,有些站立不穩,如果夏恩星是爸爸的女兒,那就證明,爸爸又背叛了媽媽,媽媽要是知道這樣的結果,那該是多痛心啊。夏沫沫也焦急的不行,這太混亂了,這對媽媽太不公平了。

可,就算不認可這樣的結果,夏遠橋還是需要麵對夏恩星。

一行人回到了夏家,夏恩星聽到慕修寒也來了,她在樓上化了一個妝,把自己慘白的臉色遮住,這才換了一套非常漂亮的衣服,緩慢的走下樓來。

夏遠橋拿著檢驗單子,情緒激動的質問她:“夏恩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是爸爸的女兒?你告訴我,你是誰?”

夏恩星目光掃了他一眼,最後,盯在夏沫沫的臉上,勾唇冷笑:“我是誰?你們終於想要知道我的身份了,不怕告訴你們,這夏家的一切,我都有分,你們彆想把我趕出去。”

夏沫沫聽到她說這些可笑的話,她冷嘲道:“夏家的一切,跟你有什麼關係,就算你是爸爸的女兒,也是名不正,言不順,像你這種來厲不明的女人,有什麼資格,站在夏家大放厥詞?”

夏沫沫的話,擢中了夏恩星的痛楚,她臉色瞬間變的扭曲可怕。

“夏沫沫,你還有臉來斥責我?都是你害的,你要是不出現,我們夏家可以一直平靜安寧,我恨死你了,你怎麼不在五年前死透,為什麼還要回來?回來跟我搶夏家大小姐的位置。”

“你閉嘴,夏恩星。”慕修寒聽到她惡毒的詛咒,他真的憤怒到了極點。

“像你這種心思歹毒的人,才該下地獄,不要禍害彆人。”慕修寒以同樣的話,反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