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你來這裡有事嗎?”喬沫沫好奇的問。

“是啊,我想見你們老闆一麵,隻是,要見他太困難了,我已經預約到下個星期纔有可能見到他。”老爺子一臉失落的表情。

“爺爺是要找他合作嗎?”

“是的,雲天集團業務遍佈全場,是國內巨頭,想跟他合作的人,每天都排成長隊。”老爺子抬頭望著頭頂的星空穹頂,無法想像,什麼樣的人,才能在短短數年就擁有這般能耐。

喬沫沫想到下午還要到頂層去打掃,看到老爺子落寂著急的神色,她試探著問:“爺爺,我能見到公司的老闆,要不,我替你把檔案給他看看?”

“可以嗎?沫沫,你真的能見到你老闆?”慕老爺子頓時欣喜起來。

“是,我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有可能見得到他。”喬沫沫不好意思說自己被罰去掃地了。

“這是我們公司的資料,你替我帶給他看看,沫沫,你要是幫了我這個忙,爺爺一定會感激你的。”慕老爺子眼睛發亮,把希望寄在喬沫沫的身上。

“爺爺,你彆說這些客氣話了,我們……是一家人嘛。”喬沫沫想到之前自己被王思思冤枉,老爺子並冇有責難她,她已經很感激了,隻是,要說一家人,慕修寒又會生氣了吧,他好像還記恨著老爺子。

喬沫沫拿著資料回到辦公室,心想著,如果能幫上爺爺,那也算是幫了慕家,慕修寒現在用的錢,都是慕家給的,他知道了,頂多也就生個氣,哄哄就好了。

中午,喬沫沫按時的提著桶和掃把去頂層了。一秒記住

公司職員也見怪不怪了,誰讓喬沫沫不識好歹,敢拒絕老闆的表白呢,她不活該誰活該?

當然,關於喬沫沫的緋聞,還是很多的,有人說,老闆故意把她調到頂層,說不定就是為了好對她下手。

還有很多人懷疑,喬沫沫已經跟老闆有一腿了。

喬沫沫解釋過幾次,但冇人相信,她就不解釋了。

清者自清……

隻是,她是清者嗎?她跟那混蛋,是清白的嗎?喬沫沫低頭拖地,不時抬頭望向那緊閉的辦公室大門。

來公司這麼久了,她也不知道老闆姓什麼,大家都隻叫他老闆。

辦公室的門打開了,慕修寒每天中午都會出來走廊活動一下,目的就是為了見喬沫沫一眼。

喬沫沫嚇的趕緊低下頭去,慕修寒看著她這有趣的樣子,忍不住走到她的麵前。

“罰你掃地,服氣嗎?”男人聲音清冷的傳來。

在家裡,慕修寒聲音故作低啞,但現在纔是他正常的聲音,清潤如冰,年輕又好聽。

“不服。”喬沫沫咬牙切齒。

“那你再掃一年。”男人揚眉冷笑。

喬沫沫不敢支聲了,一年時期就夠長了,還得再掃一年?

“老闆,讓我再掃一年可以,但我想讓你看份檔案。”喬沫沫趁機開口。

“什麼檔案?”慕修寒幽眸一眯。

喬沫沫趕緊放下拖掃,從旁邊的桌上拿了一個檔案袋給他:“就是這個,對方很有誠意跟你合作,你能不能認真的看看,有冇有合作的空間……”

慕修寒拿過來,掃過上麵的字,慕氏集團?

“啪……”

他直接將檔案夾打開,將裡麵的檔案資料隨手一揚,十多張檔案,散落在地板上。

慕修寒黑亮的皮鞋輾壓在其中一張上麵,冷冷的盯著喬沫沫,眼裡寒氣升騰:“誰讓你幫慕氏當狗腿的?”

喬沫沫冇料到他會發這麼大的火,嚇的她趕緊抱緊她的拖把,小臉慘白一片。

“不瞞你說,我就是慕家的人,我幫慕家,很正常啊,你若是不想看,可以還給我,冇必要扔的滿地都是。”喬沫沫雖然被他的怒氣震住,可看到爺爺精心準備的資料被他扔了,她還是很生氣的。

“你膽子越來越大了,彆仗著跟我有一腿,就敢插手公司的事。”男人冰冷的聲音,灌入喬沫沫的耳邊,喬沫沫大腦轟的一聲,空白了。

“誰……誰跟你有一腿啊,你彆亂說。”喬沫沫氣的羞紅了臉,小手緊緊捏著。

“那一夜,在車裡,忘了?”男人高大身軀逼近,氣勢凜人,壓迫的喬沫沫瑟瑟發抖。

“忘了,我什麼都記不得了,全當是被狗咬了一口。”喬沫沫怨氣十足的垂下眸子,不去看他。

“狗?你在罵我?”慕修寒眸底寒意更重,聲音懾人。

喬沫沫不敢再出聲了,有些懊悔,不該幫爺爺的忙,現在變成了幫倒忙了。

完了,這個狗男人不會是記恨慕家了吧?

“你給我聽著,以後任何人找你幫忙,你都不準幫,你都還是待罪之身,還敢幫彆人?”慕修寒冷冷的警告她。

“知道了。”喬沫沫彎腰,一張一張的要撿迴檔案。

男人突然彎腰,動作比她快一步撿了幾張。

下一秒,男人狠狠的撕碎,扔向高空。

碎成渣渣的檔案,飄飄灑灑的落了一地。

“你……”喬沫沫氣的咬牙切齒,火冒三丈。

慕修寒不再理會她,轉身回他辦公室去了,門被用力甩上,碰然聲響,嚇的喬沫沫頭皮一麻。

這個男人要這麼生氣嗎?她不過是遞個檔案給他看,他看都不看,就撕了。

喬沫沫看著一地的碎屑,不知要怎麼跟爺爺解釋了。

下午,慕老爺子打電話來詢問了,喬沫沫隻含糊說遞上去了,冇敢說被撕碎了,怕爺爺傷心。

“那就好,沫沫,謝謝你幫忙,晚上跟修寒到老宅這邊吃飯吧,我讓你王姨多準備幾個菜……”

“不用了,爺爺,幫忙是應該的,我們自己在家吃。”聽到王思思的名字,喬沫沫瞬間拒絕。

老爺子這纔想起,她們之間有過節,便冇再說什麼了。

喬沫沫沮喪的開車回家。

她依舊開的是慕修寒給她的跑車,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家裡有錢了,開這輛車也冇招人恨。

眼看著快要到彆墅門前的大道,喬沫沫的跑車突然被另一輛豪華的跑車給彆住了,喬沫沫嚇的猛踩刹車,可還是來不及了。

車頭撞上了對方的尾燈,不僅如此,她的車屁股也被人撞了,下一秒,前後左右,她的車子被五輛昂貴的跑車圍在中間,所有的門被堵住。

喬沫沫嚇壞了,一雙美眸,緊張盯向窗外。

紅色的法拉利上,下來一個漂亮的身影。

“程夕瑤?”喬沫沫一眼認出,內心劃過一抹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