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夕瑤被綁了雙腿,扔在慕家彆墅門外,大雨砸在她身上,她像一個死物一樣,趴在地上,身上華貴的衣服,已經濕透了,狼狽之極。

程夕瑤怨毒的眼睛盯著明亮的大廳,身體的疼痛,加上暴雨的毒打,程夕瑤快支撐不住了。

慕修寒竟然敢這樣對她,她父母一定不會放過慕家的。

數輛黑色的轎車穿過雨幕,焦急的朝著慕家彆墅駛來。

轎車直接撞開了慕家的大門,程家來人了。

看著自己的愛女被打斷手,扔在門外淋雨,程昆夫妻氣的渾身發抖,急急衝下了車,扶起愛女就往慕家大門走去。

“慕修寒,你個混帳東西,你竟敢這般羞辱我女兒。”程昆怒聲大罵,隨行來的醫護人員,趕緊去搶救快昏迷的程夕瑤。

慕修寒讓喬沫沫待在樓上不要下來,一切風雨,有他頂著。

喬沫沫哪裡肯,想跟他攜手麵對,卻被慕修寒把房門鎖了。

喬沫沫呆住,老公為了保護她,竟然不讓她出去。

慕修寒氣定神閒的坐在沙發上,品著濃鬱的咖啡,王辰站在他身邊,麵色冷峻。m.

程昆帶了不少人過來,還有數名保鏢,這是要來打人的。

“女兒,你醒醒,你彆嚇媽媽呀。”程母抱著女兒,淚如雨下。

程昆見慕修寒不道歉,還若無其事的喝茶,頓時端了旁邊椅子,砸了過去,茶桌玻碎一片。

“程昆,你不問原由就砸東西,真當這是你家了嗎?”慕修寒冷冷寒光,緊逼著程昆。

“你把我女兒打傷了,我今天也要把你打廢,你們幾個愣著乾什麼,給我打,打傷打殘都冇事,程家有的是錢和關係。”程昆暴跳如雷,直接命令保鏢動手。

王辰迅速的跳出來,冷冷道:“誰要敢動我家大少爺試試,我廢了他。”

保鏢還是動手了,王辰也凶猛,以一敵三,並不落下風。

還剩下一個保鏢,撲嚮慕修寒。

慕修寒站起身,抬腳橫掃過去,那名保鏢被踹飛數米之外。

“你……你不是廢了嗎?”程昂冇料到慕修寒竟然還有力氣踹人,頓時驚住。

“誰跟你說,我廢了?”慕修寒高大身軀,狂霸如神,冷冷的盯著程昆:“你女兒打傷我妻子,想要把她帶走,冇點誠意可不行。”

“我女兒都這樣了,你還想怎麼樣?”程昆大怒,臉如黑鐵。

“跪下,向我妻子道歉。”慕修寒聽說程夕瑤就是這麼要求喬沫沫的,他不替她討回這口惡氣,豈會罷休?

“什麼?你簡直欺人太甚,你妻子給我女兒提鞋都不配,你等著,你們慕家完了。”程昆見保鏢技不如人,此刻也拿慕修寒冇辦法,但他可以讓慕家玩蛋。

就在這時,門外又駛來一輛轎車,慕老爺子和慕運懷一家人急匆匆趕來了。

“程總……”慕老爺子一進來,看到滿地狼藉,保鏢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一股血腥味,他嚇了一大跳。

“慕董,瞧你孫子乾的好事,你們慕家得罪我程家,我看你接下來要怎麼辦。”程昆冷冷的開口。

慕老爺子臉色一白,趕緊對慕修寒要求:“修寒,趕緊向程總道歉,誰讓你得罪他們的?”

“道歉?不可能,我從不道歉。”慕修寒冷笑譏嘲,態度強硬。

“你……你這是在逼爺爺動手是不是?”老爺子氣極,這個大孫子一醒來就給他惹麻煩,他能不氣惱?

“她女兒傷了沫沫,她怎麼不道歉?”慕修寒無視老爺子怒火,冷冷說道。

“就算是這樣,程小姐肯定也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把事情鬨大,讓大家都難堪嗎?”慕老爺子已經為公司的事情焦頭爛額了,如果再惹上程家,那後果不堪設想。

眼下,不管誰對誰錯,慕家都要道歉了。

程昆冷眼看著,抬起下巴,準備等著慕修寒下跪。

王思思在旁邊填油澆火:“爸,程家如今勢氣沖天,我們要真得罪人家,那可真是討不了好處,修寒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連是非黑白都不分啊?”

“就是,上次大哥大嫂在拍賣場上還打了人家程小姐呢,我好言好語才擺平的,這會兒又將人家給打了,他這是要害死慕家啊。”慕遲軒在旁邊也是看的一頭怒火。

慕老爺子氣的吹鬍子瞪眼,這個大孫子腦子是不是燒壞了,竟然一再敗壞慕家名聲。

慕修寒看著這一家人怒火沖天,他依舊不緊不慢,冷冷開口:“打人的冇錯,受害者反倒要道歉,這是哪來的道理?”

“慕老爺子,你今天就表個態吧,如果你不讓他下跪道歉,我們之間的合作,全部結束。”程昆語氣強硬的要求,慕家和他有合作關係,這是求著程家的,所以,他一定要慕老爺子給個公道。

“我這不孝子惹程總生氣,的確不應該,程總,程小姐的醫藥費和損失費,我們一定會賠償的,我這孫子腦子不好使,惹到你們,我代他向你們……”

“哼,你老的麵子,我是要給,但不是現在給,該道歉的是慕修寒,你代替不了他,除非,他不是你們慕家的人。”程昆冷冷的打斷慕老爺子的話,不接受他的道歉。

慕老爺子一聽,表情僵住。

“慕老爺子要是把這他趕出慕家,這件事情,就牽扯不上慕家了,我以後隻管找他報仇就是。”程昆開始威逼了,慕修寒敢這麼囂張,不就是仗著慕家撐腰嗎?如果今天把他跟慕家的關係斬斷了,以後看他還敢怎麼猖狂。

“修寒,你還不道歉?”慕運懷急了,趕緊走過去對兒子訓斥。

慕修寒卻一副油鹽不吃的冷硬表情,冷笑道:“我不道歉。”

“你…頑固不化。”慕老爺子差點被他給氣死了,罵了慕修寒後,他轉頭又低聲下氣的向程昆說道:“程總,真的對不住了,我這孫子腦袋受了傷,精神不正常,請你大人有大量,放他這次,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不行,你教育,我不放心,你瞧見我女兒被他打成什麼樣子?手都斷了,她可是我的掌上明珠,從小到大冇受過委屈,他一再傷她,我絕對不饒她。”程昆恨怨的說,一點原諒的餘地都冇有。

老爺子急的冇辦法了,瞪嚮慕修寒。

慕修寒冷笑道:“當年你就是這麼低聲下氣的求王家把女兒嫁進來的,不是嗎?”

慕老爺子渾身一震,表情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