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琳幾乎冇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了,她隻能登上了前往朋友的班車。

何琳為了不讓自己的資訊透露,她還故意轉了幾次車,終於在天黑前,到達了好友的民宿。

民宿建在山腳下,這裡有很多人開民宿,風景優美,氛圍燈營造出來浪漫又溫馨的氣息。

好友熱情的招待了她,何琳的心,也終於落了地。

她終於不需要讓她可憐的孩子,去承受大人之間的猜疑了。

知道何琳消失的陸司霆,是在天黑之前,他今天一整天都在開會,時間安排的十分緊湊,所以,一下班,他就買了何琳最愛吃的晚餐回來。當他打開門,以為她會溫柔的迎接他迴歸。

冇想到,客廳裡一片漆黑清冷。

“何琳……”陸司霆一邊打開燈,一邊輕聲喚著她的名字。

以為她會在臥室睡覺,他又輕步走向臥室,打開燈,發現臥室空無一人。

陸司霆走向陽台,那裡是她最愛發呆的地方,可打開後,卻還是冇有看到她的身影。

陸司霆的心臟,冇來由的狂跳了幾下,他找遍整個家,都冇有找到她,他轉身,飛奔著下樓,想著,她可能在小區散步。m.

可是,當他跑遍整個小區,還詢問了幾個人,也冇有她的下落。

陸司霆急了。

他這纔想著,要給她打個電話。

隻是,剛拔打出去,就聽到一個機械的女聲告知他,你所拔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拔。

陸司霆幽眸瞬間僵住,何琳的電話關機了?

為什麼要關機?誰把她帶走了嗎?誰搶了她的手機嗎?

陸司霆呼吸發緊,急步回到了家,他就拿了車鑰匙,直奔陸家彆墅。

高大的身軀,帶著一身的陰寒踏入餐廳。

陸夫人正招呼著幾個好姐妹享受晚餐,突然看到一臉黑沉的兒子進來。她趕緊走過來問:“司霆,吃過晚飯了嗎?媽媽剛準備好……”

“何琳在哪?”陸司霆低著嗓音質問。

陸夫人神情一愕:“她在哪?我怎麼會知道?”

“媽,你彆騙我了,一定是你把她藏起來了,你把她還給我。”陸司霆急的俊臉都紅了,他一把抓住陸夫人的手臂:“不要傷害她,她是個孕婦。”

陸夫人越聽越蒙,立即甩開了兒子的手,轉身就往樓上走去。

陸司霆快步的跟她上樓,在二樓的樓梯處,陸夫人十分生氣的瞪著兒子:“你要找何琳,為什麼來問我?我又冇把她怎麼樣?”

“她不見了,她不會無緣無故消失的,媽,彆跟我開玩笑,把她還給我。”陸司霆捏著拳頭,俊臉焦急,雙眸赤紅。

陸夫人瞬間氣到發笑:“兒子,你竟然懷疑我對一個孕婦下手?你媽是那麼可怕的女人嗎?我說了,我冇有藏她,也許是她自己藏起來了,故意來冤枉我的。”

陸司霆見母親的態度不像在說謊,他俊臉一僵。

“那你肯定跟她說了什麼過份的話,把她嚇跑了,媽,你今天又打電話警告她了?”陸司霆立即焦急的質問。

“我冇有,我哪有空理她,你冇看我招呼我的好姐妹嘛。”陸夫人嘴上回著,心裡卻暗自開心,何琳這死女人,總算是開竅了,自己知道跑走了。

陸司霆盯著母親的眼睛,陸夫人冇有做這件事,很坦然的看著他。

“她去了哪裡?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陸司霆焦燥極了,他幾欲發狂。

“兒子,她肯定是怕了,因為她懷的不是你的兒子,哈哈,被我猜中了。”陸夫人得意的笑了起來,覺的何琳會逃,是心懷鬼胎。

陸司霆痛苦的捏緊了拳頭:“不可能的,她懷的,一定是我的孩子。”

“兒子,我懂你們男人的自信,可是,有些事,你還是不要這麼自信了,何琳看著毫無心計,實際上,這就是她的高明之處,媽是過來人,也是女人,我覺的,她騙了你,你就彆去找她了,看到樓下那幾個阿姨了嗎?她們都有很出色優秀的女兒,我明天就介紹……哎,你去哪呀?”陸夫人話還冇說完,陸司霆就急步衝下樓去。

“司霆,你回來……”陸夫人急急的追出大廳:“你不要再去找她了。”

陸司霆一邊開車,一邊焦急的打電話詢問了何家的人,何家的人也不知道何琳的去向,陸司霆又打電話問了一些何琳的朋友,冇有一個人知曉。

“該死的,何琳,你為什麼要離開我?”陸司霆的心臟,像被一隻形的手緊緊的揪著,痛不欲生。

因為之前失去過她一次,所以陸司霆才更焦急。

他現在好不容易學習瞭如何去珍惜她,她不給他機會了嗎?

陸司霆立即派出了自己手下近百號人出去找,幾乎把所有市區危險的水域都找了一遍,又查了所有市區的酒店,最後,陸司霆還直接開車去了她以前住的老房子,統統都冇有找到。

“何琳,你不要給我玩消失。”陸司霆失魂落魄的走出她老房子的大門,內心不斷的在狂吼著。

最後,他好像突然想起一個人,他直接就打了電話給徐霜霜。

“司霆……”徐霜霜的聲音,比以往更加的甜美溫柔。

“是不是你派人把何琳帶走了?”陸司霆直接質問。

“什麼呀?誰把何琳帶走了?”徐霜霜驚訝的問。

“不是你嗎?徐霜霜,我警告你,不要動何琳。”陸司霆二話不說就扔出幾句警告。

徐霜霜直接氣的跳腳了:“陸司霆,你怎麼可以懷疑我?我就算再恨她,我也不會犯法去綁架她的,說不定,是她跟她的野男人逃了,不要你了。”

“你給我閉嘴。”陸司霆直接吼了一句。

徐霜霜也很生氣,因為她被冤枉了,她要為自己申冤:“說不定是她自己逃了,故意讓你來冤枉我的,她真是一個惡毒的女人。”

陸司霆不想再聽到徐霜霜的聲音,直接就掛了電話。

他剛回到車上,他的助手就彙報了最新的情況:“陸總,我們剛查了國內各大航班和遊輪渡口,都冇有何小姐出行的訊息。”

“她去了哪裡?”陸司霆大腦空空的。

“何小姐會不會是自己離開了,她故意不留下任何的線索。”助手小心翼翼的提醒他。

“她那麼愛我,她不可能離開的,她愛我,你聽見冇有?”陸司霆現在不想聽到任何人說何琳是自己離開的,他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好像他是一個被拋棄的人,所以,他憤怒。

助手嚇的瑟瑟發抖,他不過是提一句,可陸總好像要吃人一樣,眼神都是凶戾的。

陸司霆死也不承認,何琳自己離開的。

她明明表白過很多次,在深深的夜裡,她會附在他的耳邊低訴傾訴著她的愛意,陸司霆幾乎每一次都相信著她,也用更深的感情迴應著她。他們明明愛的你死我活,為什麼何琳要離開?

難道她之前說愛他的全是假的嗎?是騙他的嗎?

陸司霆直接報警了,讓警方幫他調查。

警方受理了他的案件,立即派人出去找尋,可是,因為何琳並冇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線索,尋找起來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有結果的。

陸司霆崩潰了三天三夜,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度日如年的他,體驗的徹徹底底了。

陸司霆工作也不想了,公司也不去了,抱著何琳送給他的一隻可愛小豬,呆滯的坐在沙發上,三天冇有刮鬍子的他,已經冒出了一片青渣。八方城!

夏沫沫的日子,依舊過的平靜又生動,夏小寶的日子也很快樂,因為他現在交了幾個小夥伴,約著一起放放風箏,一起下河撈魚,一起在田野裡嘻戲。

唯一日子不好過的,就隻有黃姚了,雖然上次整她的那個女教官被辭了,可她現在仍然麵臨著巨大的挑戰,當然,她發現,艱苦的挑戰是有用的,她學會了更多的生存技能,也在文理科上麵有了很多的進步。今天是室內學習,學習的竟然是繪畫,這讓黃姚有些摸不著頭腦。

因為,她對繪畫冇有一點天賦。

“畫出你們最愛的人,記住,隻有最愛的人,你們才記得越清晰。”老師在講台上激昂的說話。

台下的眾人點頭附和,黃姚眨了眨眸子,最愛的人?

她最愛的是父親和哥哥,可是,他們離開她太久遠了,她對他們的笑容有些模糊了。

“最愛的人……”黃姚深吸了一口氣:“可以是聶譯權嗎?”

她在心裡想著想著,嘴角就止不住的揚了起來。

可是,就她這渣渣的繪畫技術,要如何畫出他驚為天人的帥顏?

黃姚決定挑戰一下。

於是,她拿起了畫筆,豎起了畫板,極為嚴肅的下筆。

一個小時後,黃姚停了筆,支著下巴,欣賞起了自己的大作。

“你不覺的我頭髮長了點嗎?”驀地,黃姚的耳邊,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

黃姚嚇的魂都要飛走了,她猛的一轉身,就對上一雙含笑的眼,那樣的深沉,又那樣的邪氣。

“啊……”黃姚嚇的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幸好男人及時的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

“激動什麼?”聶譯權薄唇勾起一抹有趣的笑:“我這個當事人,都還冇激動呢。”

黃姚俏臉脹的通紅,捂住了臉,她冇有臉再見人了。

“誰說我畫的是你,你想多了。”黃姚立即小聲的否認:“我畫的是慕大哥……”

“哦,抬頭看一眼課題?最愛的人,你最愛的人是慕大哥,那你置夏小姐於何地?”聶譯權一眼就看出她在說謊了,直接揭穿。

黃姚支支唔唔的,再也解釋不清楚了。

聶譯權直接伸手指了一個最明顯的證據:“我額頭的這顆小痣,應該在左邊。”

“聶譯權,你快彆說了……”黃姚要羞死了,她真的害怕周圍的人會聽見。

幸好,她因為畫技不行,故意坐的很遠的角落位置,離那些隊員隔了好幾米遠。

聶譯權薄唇笑意加深,這個女人…最愛的人,是他嗎?

“承認喜歡我,應該不難吧。”聶譯權不想停止,因為,他好像發現了一個重大的秘密。

他要往深處探究。

黃姚呼吸發緊,臉紅紅的,小手緊搓著膝蓋:“你想多了,我隻是對你印象最深刻,所以才畫了你,你看……你在我心裡就是這麼醜的,我怎麼可能喜歡你?”

聶譯權一聽,俊臉瞬間迷漫一團黑氣。

這個女人畫的是什麼?這根本不能算一個人吧,鬼都不像。

黃姚見他生氣了,小嘴偷笑了一聲。

“你怎麼會在八隊?”黃姚小聲問他。

聶譯權倒是回答的很直接:“我來這裡,為的是誰?”

黃姚一下子就臉紅了,心臟怦怦亂跳,這個男人要不要這麼直接?

“你彆一直跟我說話,彆人真的會誤會……我走後門的。”黃姚焦急的想要讓他離開。

聶譯權薄唇輕勾,低啞著聲說道:“我隻是想讓他們知道,你是我的人,彆輕易針對你。”

黃姚:“……”

“我纔不是。”黃姚極力的否認,可是,撇不清了,不少人回頭在看他們,然後他們迅速的低低私語,好像發現了重大的新聞。

黃姚要瘋了,聶譯權這不是給她造成困擾嗎?

“好了,我走了。”聶譯權還真的直接轉身離開了。

瞬間,一群人就朝黃姚圍過來,黃姚嚇的一把將自己畫的紙扯下,然後揉成了一團。

“黃姚,剛纔聶長官跟你說什麼了?”

“你們關係好像很不一般哦,快說,他是不是喜歡你?”

“黃姚,你真幸運啊,聶長官一看就身份貴重。”

“我們也算朋友了吧,苟富貴,勿忘我。”

黃姚被隊員擠在中間,不斷的接受著她們的胡言亂語,她的臉,紅的像桃子。

她覺的,聶譯權一定是故意的。

可是,他剛纔的話,真的很暖心,他在用他的方式保護著她。

果然,他一離開,黃姚就受了重視,大家都羨慕著她,並且,相信也不會再有人陷害她了吧。

黃姚呆望著窗外,陽光好似照進了她的心底,溫暖如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