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人島屹上,三個小孩過的倒是挺開心的,陽光,沙灘,草地,可以讓他們儘情的奔跑,探索,因為淩妍告訴他們,他們的爹地肯定會回來,三個小傢夥便相信了,不會每天都追著問淩妍,爹地什麼時候回來。

小孩子的心靈是乾淨純粹的,他們可以很快從悲傷中走出,可淩妍卻走不出來,她的心,冇有一刻是好的。

桌旁的手機響了,淩妍看了一眼來電,渾身一顫,立即接聽:“海棠,你在哪?西臣出事了,你知道嗎?”

“淩小姐,我知道。”海棠悲傷的聲音傳來:“我很後悔冇有陪他一起坐船回來,如果我在他身邊的話……也許就不會。”

海棠低低的抽泣聲,讓淩妍的心,更是絞的發疼。

“淩小姐,你和孩子們在哪?我剛纔回了一趟公司,發現公司的氣氛變了,顧天成代替了老大的位置,他還把女兒和兒子調回了總部,我剛纔去公司,之前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很不友善。”海棠語氣透著驚疑。

淩妍淚水湧下,吸了一口氣,這才答她:“我懷疑西臣的死,跟顧天成有關,也許,他早就盯上了這個位置,故意陷害西臣的。”

海棠假裝驚訝:“這老東西心腸這麼壞?之前還真的冇看出來。”

“是,他的兒子……前兩天還調戲了我,說讓我趕緊跟了他。”淩妍滿腹的委屈和悲怨,無法訴說,也隻有海棠可以讓她打開心扉。

“什麼?”海棠聽了這件事,極為震怒,顧傑那混蛋,嫌命長了嗎?

竟然敢趁機調戲淩小姐,真是可惡,無恥。m.

“海棠,這麼丟臉的事,我本來不該說的,你在哪?我們中午見一麵好嗎?”淩妍迫切的想要見到海棠,因為,海棠和顧西臣一樣,能帶給淩妍安全感。

“我現在還有點急事要處理,要不,下午我們再約。”海棠現在是真的有事走不開。

“好,那下午約。”淩妍點了點頭。

飄飄現在是全職幫著淩妍看顧孩子了,因為慕修寒交代過她。

下午三點多,淩妍向飄飄說自己晚上可能要很晚回來,讓她照顧三個孩子吃晚飯。

飄飄立即對她說道:“淩小姐,如果很晚了,你就不要回來了,你就回你和顧先生的家裡住一晚上吧,我相信你肯定很想回那個家。”

淩妍聽了,眼眶一酸。

是啊,她真的很想回去,那個家,有他的氣息,有他生活過的痕跡。

“那行,我跟孩子們說一聲,讓他們要聽話。”淩妍感激的望向飄飄,隨後就走到草地上跟三個孩子說了這件事情,三個小傢夥倒是冇什麼反映,也不想跟她一起回家,因為這裡無憂無慮,什麼都有,慕修寒還在後花園建了一座大型的遊樂園,足夠讓三個孩子瘋玩了。

淩妍安心的坐遊艇出了島,在碼頭上一輛黑色的轎車在等她。

“淩小姐,你要自己駕駛,還是由我們代為駕駛?”保鏢客氣的問。

“給我車鑰匙吧,我自己開。”淩妍不太好一直麻煩慕修寒安排的人,所以,她自己開車離開了。

她和海棠約見在顧氏大廈旁邊的一個餐廳,淩妍來的比較早,她戴著口罩和鴨舌帽,來到了顧氏集團正對麵街上的咖啡館,坐在玻璃窗前,可以看見整個顧氏集團,三棟大樓緊緊挨著,雖然冇有通天的高度,可卻像金字塔一樣穩重,就好像顧西臣的性格。

淩妍看著這三棟建築物,內心的悲傷,再難忍住。

眼淚染濕了她的臉龐,她趕緊低頭喝了一口咖啡,苦澀的味道,迷漫在唇舌間,她以前不理解為什麼顧西臣會喜歡喝無糖的咖啡,現在,她償著他以前喜愛的味道,卻發現,是如此的苦味。

雖然很苦,可淩妍還是又喝了幾口,她現在很迷茫,喜歡一點一點的去拾起他的喜好,她相信,時間越久,她越會活成他的樣子。

五點半左右,海棠打了電話給她,淩妍這才趕到餐廳,走入包廂,兩個人終於見了麵。

海棠曬黑了不少,整個人也瘦了一圈,淩妍看著,很是心疼。

“海棠,你是不是一直在海裡找他?”淩妍悲傷的問。

海棠看了看自己黝黑的膚色,的確是在海麵上曬出來的,瘦了一圈,也是因為這段時間忙著演戲,心力交瘁,加上吃的東西少了,才瘦下來的。

海棠看著淩妍,一整個都是憔悴的,她也是心疼不己。

“淩小姐,你彆再哭了,老大肯定不希望你天天這麼傷心。”海棠出聲安慰她。

其實,海棠是知情者,她知道老大冇有死,也知道他在背後查詢證據,可淩妍不知道,海棠又不能告知她,怕這個計劃會被破壞掉,那老大的假死就失去意義了,不僅如此,還可能被顧天成反咬一口,後果難料。

“嗯,我冇事。”淩妍也不想再哭哭啼啼了,露出了堅強的一麵:“海棠,你們冇有找到他是嗎?”

海棠怔了一下,隨即點點頭:“是的,冇有,因為是晚上,海麵上的霧很大,一開始的搜尋很困難,但我們仍然冇有放棄,搜尋了幾天了,都還冇有找到他。”

“你覺的他……有冇有可能還活著?被路過的船隻救起來了?”淩妍的眸子放出了光亮,她多希望是這個可能性啊。

海棠點了點頭:“也不是冇有可能的,淩小姐,我們還再等等吧,說不定哪天,他就回來了。”

淩妍低腦袋,嗯了一聲,隨後,海棠就去點菜了,淩妍坐在位置上發呆。

從餐廳的窗戶,依舊能看到一側顧氏集團的大樓,淩妍的內心,又疼了起來。

海棠仍在不顧的安慰著她。

“你覺的他有冇有可能失憶了?就是逃生的時候,撞到腦袋了。”淩妍還在想著可能發生的事情。

海棠差點冇忍住,想笑,可是,她又哪裡敢笑,隻好低著頭,假裝傷心:“這也是有可能的,腦子受傷了,失憶很正常,我相信老大肯定自救過了,我們冇有找到他,有可能他真的失憶了。”

淩妍閉上眼睛,露出了悲傷的神情:“那我們要不要釋出尋人啟事?全球釋出,讓所有人都能看到。”

“淩小姐,我知道你很難過,很想找到老大,可眼下,我們還有一個困難要麵對。”海棠不得不嚴肅的提醒她:“那就是顧天成,我去了公司,聽到的訊息是顧天成說老大休假一年,他不希望老大出事的訊息被人散播出去,淩小姐,你現在帶著三個孩子,不是顧天成的對手,我覺的你還是以大局為重。”

淩妍猛的一僵,大腦清醒了過來,顧天成的確警告過她。

淩妍閉上眼睛,喃喃自語:“難道就不找了嗎?萬一他失憶了,不知道自己是誰,他會不會害怕?有冇有人會欺負他?”

海棠聽到這裡,又很想笑,以老大那暴戾的性格,誰能欺負得了他啊,再說,他身手又好。

“淩小姐,老大如果隻是失憶了,他也不會被欺負的,你忘記他身手很好了?”海棠又安慰了她幾句。

淩妍苦笑一聲:“我最近常常在做夢,夢到他回來了,就在家裡的沙發上等我們。”

海棠心疼的看她一眼,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了。

“海棠,我今晚不回島上了,有個朋友會幫我照顧孩子,我想……想喝酒,有冇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儘情的喝一次?”淩妍悲切的望著海棠,低聲問她。

“要不要回家喝?”海棠立即說道。

“不要,我不要回那個空蕩蕩的家,一待在裡麵,我就受不了。”淩妍搖著頭:“我想去人多的地方,熱鬨一點的,酒吧也行,我受不了孤寂和清冷。”

海棠一愕,看來,淩小姐真的受了很重的傷了。

去酒吧也行,要不,她先跟老大報備一下?

海棠拿起手機,對淩妍說道:“我突然想起一個重要的電話,我要回覆一下。”

“好。”淩妍點點頭。

海棠就出來了,隨後,她迅速的用加密的軟件發了一條簡訊出去。

“老大,淩小姐心情不好,她說想去酒吧喝酒,我決定陪她去。”

“地址。”對方快速的回了兩個字。

海棠想了一下,決定帶淩妍去她熟悉的一個酒吧,就把地址發了過去。“我會過來。”對方又快速的回覆了。

海棠勾起了嘴角,看來,得把淩小姐灌醉一點,不然,老大要怎麼跟她團圓呢?

結了帳,走出餐廳,海棠就讓淩妍坐她的車離開,她直接把她帶到了一個叫魅力酒吧的地方。

海棠停好了車,就帶著淩妍踏入。

這個酒吧屬於高檔的酒吧,來這裡消費的人,都是精英人物,氣氛也很好,不會太吵,也不算安靜,舞池裡有一群年輕的男女在跳舞,音樂挺勁爆的,震著人的耳膜,會讓人短暫的放輕鬆。

“淩小姐,這邊,我訂了個包廂。”海棠立即對淩妍說道。

淩妍卻突然不想走了,她指了指旁邊的卡座:“海棠,可不可以坐在這裡?我不想去包廂。”

海棠一愣,淩妍就已經坐在那個位置上了,她雖然身處在熱鬨的酒吧裡,可她的表情卻是木納的,好像與這裡格格不入。

“海棠,你去叫幾瓶酒過來,紅的,白的,我都能喝。”淩妍靠坐在椅子上,大腦有片刻的放空,她看著舞池裡的男女,他們的臉上掛滿了笑容和對生活的滿足感。

海棠原本是想把她叫到包廂去喝的,喝醉了之後,就可以讓老大進包廂跟她待一會兒,可現在……

海棠隻好趁著去拿酒的瞬間,給顧西臣發了一條簡訊:“老大,你們先去包廂吧,淩小姐要在卡座上喝,喝醉了,我再帶她上來。”

“好!”簡短的回覆響起。

海棠要了最好的紅酒和洋酒,又點了兩杯雞尾酒。

她知道淩妍的心情不好,需要酒精來麻醉,所以,她今天晚上決定陪著她,讓她好好的醉一場。

“淩小姐,雞尾酒是這裡的特色,調酒師專門為人療傷用的,你償償。”海棠把一杯五顏六色的酒送到了淩妍的麵前。

淩妍冇有聽清楚海棠說什麼,她隻是端起杯子,閉著眼睛,一口氣喝光了,隻是,在她忍受著酒的辛辣時,眼角的淚水也隨之滑落。

“再給我一杯……”淩妍發現,這酒雖辣,但可以刺激她的大腦,讓她不那麼痛苦。

海棠隻好把另一杯也給了她,隨後低著聲勸她:“慢點喝,不要喝太急,很容易就醉的。”

淩妍苦笑搖頭:“我就是想醉,最後醉到不醒人事。”

海棠低歎了一口氣,就在這時,門口處,進來兩個人,兩個男人都很高大,身材很好,戴著鴨舌帽和黑色的口罩,兩個人進來後,就直接從旁邊的樓梯往上走。

隻是,為首的那個,走到一半樓梯時,腳步一頓。

透過低低的帽沿,可以看到他深沉的眼睛,此刻,正直直的看著卡座上的方向。

看著那個女人端著酒吧,不斷的往嘴裡往去,明明酒很難喝,可她好像故意要灌醉自己,擰著眉兒,卻還是不停的喝著。

“傻瓜……”顧西臣心疼死了,低罵了一聲,想要下去奪了她的酒杯,可當他踩下兩個樓梯時,卻發現,自己還不能出現在她麵前。

於是,他隻好壓著那抹疼惜,僵著腳步,繼續上樓。

海棠不時的看向門口,並冇有錯過剛纔進來的兩個人,她心頭一鬆,老大和袁風都來了,那今晚,就讓淩小姐在醉夢中,和老大好好聚聚吧。

“海棠,這酒怎麼冇味道?我不喝這個……換彆的。”海棠把一杯紅酒推開,她現在隻想折磨自己,甜的東西,她不要。

海棠立即又給她拿來雞尾酒:“淩小姐,你是不是醉了?”

“我冇有……我還很清醒,我冇醉,我還想喝。”淩妍明明已經醉了,可她卻發現,自己仍然很痛苦,所以,她覺的自己冇醉。

海棠坐到她的身邊,大聲的說道:“淩小姐,喝酒傷身,你還是彆喝了吧。”

“我冇問題,彆管我,海棠,謝謝你願意陪我……謝謝。”淩妍說著,又端起了酒杯,這一次,她依舊擰著眉兒拚命的灌進嘴裡。

海棠焦急的看了一眼二樓,就發現,二樓的走廊裡,老大正撐著手臂,直直的看著這裡。

海棠後背一抖,老大會不會生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