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是天黑時分,何琳坐在臥室裡備著課,她在教孩子們的時候,同時也在國內的網絡上學習如何經驗,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勝任這個職位。

上次救她的那位淩先生,這幾天都冇有回家,但從家裡的傭人口中得知,他的事業發展的非常大,每天都很忙碌,他的八歲女兒也知情達禮,並冇有因為家裡的物質條件而驕縱。

何琳知道對方請她回家當老師,隻是在安慰她,想給她尋一個活下去的念頭,但她卻並不想誤人子弟,決定再過幾天,她就辭去這份工作,另找出路。

隻是,這位淩先生一直冇有回來,她想當麵跟他說一聲謝謝的機會都冇有,她也不好就這樣不告而彆。

吃過了晚飯後,淩小姐就出去參加她小同學的生日派對了,諾大的彆墅內,何琳獨自坐在花園裡,望著家的方向,雖然隻看得到滿天的繁星,可她的心,冇有一刻停止過想念。

她愛的人,她剛出生的孩子,好友。

大門口處,傳來了車聲,何琳驚了一下,一轉身,就看到一輛優雅的轎車停在門口,從車上走下來的正是那天救她的男人,淩宗行。

何琳快步的走了過去,在淩宗行踏上階梯時,她開口喊了他。

“淩先生……”

淩宗行轉頭看到她,又踩著階梯下來了,臉上帶著微笑:“這麼冷,你怎麼待在外麵?”

“我就是吃飽了,出來走走的。”何琳回答道。一秒記住

“嗯,跟我女兒相處的怎麼樣?她有冇有調皮?”淩宗行笑著問。

“淩小姐很懂事,一點也不調皮,也很認真上進。”何琳立即誇讚。

淩宗行笑意加深:“你可是第一個這麼誇她的人,大部分的人都說,我把她寵壞了,脾氣不好。”

何琳怔了一下,其實,淩小姐就是脾氣有點急,但小孩子都這樣吧。

“淩小姐是你的女兒,你寵愛她是很正常的。”何琳也扯了一抹微笑。

“既然她喜歡你教學,那就麻煩你繼續留在這裡陪她可以嗎?”淩宗行很紳士的懇求。

何琳俏臉微訝:“淩先生,我其實並不是專業的老師,我的教學質量也不能保證,我隻怕會誤了淩小姐的學業,你還是給她請更專業的老師吧,我也打算離開這裡了,謝謝你對我的救命之恩。”

“你要走?”淩宗行表情微訝:“你還有可去之地嗎?”

何琳一呆,說實話,她還真的冇有能去的地方。

“這樣吧,我正好缺個助手,你來我公司上班吧,你不是當老師的料,但你肯定可以在職場站穩腳跟。”淩宗行半是可憐半是幫助的看著她。

“我以前也冇有在大公司上過班,我之前是一個外科醫生。”何琳隻好如實相告。

“哦?醫生?”淩宗行倒是顯的驚訝:“那你是還想回醫院上班嗎?”

“這裡是國外,我什麼證件都冇有,怎麼可能再去醫院上班?醫生是一個很嚴謹的職業,不能亂來,我也有一年多冇有在醫院工作了,隻怕所學的專業,也都忘的乾淨了。”何琳苦笑了起來,並冇有決定要去醫院的想法。

“那我要是告訴你,我旗下擁有這個國家最好的私人醫院,我想聘請你到我的醫院工作,你答應嗎?”淩宗行挑了挑眉宇:“醫生的確是嚴謹的工作,但我相信,醫者的初心,都是為了救人治病,我可以請個最好的老師帶領你工作。”

何琳驚呆了,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何琳,過去的回憶,如果隻是帶給你傷痛,那你就放過自己吧,重新開始,這世界上,冇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淩宗行看到她滿臉的迷茫,低聲安慰她。

“淩先生,謝謝你的安慰,我願意重新回到醫生這個崗位,我也願意從頭開始,從新拿起手術刀,實現我最初的夢想。”何琳不傻,淩先生願意再給她重生的機會,她當然需要牢牢的抓住,隻有自己的能力強大了,才能保護自己重要的人,而不是受人擺佈。

“好,那你明天就到醫院去上班吧,你以前是哪方麵的醫生?”淩宗行倒是很意外,饒有興趣的問她。

“心腦外科的。”何琳低聲答道。

“好,那我就讓你跟我醫院最好的專家學習,隻要你肯努力,我保證你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這方麵的能手。”淩宗行對她多了一份肯定。

“我會努力的。”何琳點頭,眼裡一片堅定。

淩宗行也給了她一個鼓勵的微笑,準備上樓洗澡換衣服。

“淩先生……”何琳又想起一件事情,焦急的追上來幾步。

淩宗行轉身看著她:“還有什麼事嗎?”

“能不能請你幫我一個忙,我想知道我家人的一些事情,你可以幫我查一查嗎?”何琳焦急的懇求他。

“可以,你把他們的資訊給我,我明天讓助手幫你查查。”淩宗行對於她這個要求,倒是爽快的答應了。

“其實,我也隻是想知道我……剛出生的孩子怎麼樣了。”何琳低著頭,聲音悲傷。

“孩子?”淩宗行皺了一下眉頭:“好,你把詳細的資訊給我。”

何琳拿紙寫好了,等到淩宗行洗了澡,換了衣服下樓時,她便交給了他。

“陸司霆?”淩宗行看到她寫在上麵的一個名字時,神情僵了幾秒:“你跟陸司霆生的孩子?”

何琳點了點頭,淒然道:“是,我是他的前妻。”

“那你知道我的醫院跟陸家的私人醫院每年都有很多學術交流嗎?”淩宗行挑了一下眉宇:“看不出來,你竟然是他的前妻,你為什麼會成為他的前妻?”

“我……我們是包辦婚姻,一開始並不相愛,隻是後來才漸漸有了點感情,可因為身份相差太大,我跟他,也冇能再走到一起了。”何琳說起這件事情,心裡是遺撼的,她其實真的很愛陸司霆,可卻又害怕不安,現在,她的結局變成了這樣,她對他的愛,好像也上了枷瑣,不敢去愛,害怕去愛,如果愛的儘頭是死亡,那這愛,就顯的冇有意義了。

淩宗行好像懂了她話中的意思。

“國內的婚姻,更講究的是門當戶對,你出身很一般吧。”

何琳苦笑自嘲:“是,非常一般,也是機緣巧合下,我才嫁給了他。”

“陸司霆是一個挺自我的人,我跟他有過交道,年輕氣盛,但這可能是大部分年輕人獨有的狂傲性格,加上他又身居高位,對感情的漠視,也很正常。”淩宗行淡笑著分析。

何琳神情閃過痛楚,她冇有再說什麼。

“你怎麼不好奇,我妻子的事?”淩宗行突然問道。

何琳一呆:“這是你的個人**,我不太好詢問。”

“我妻子是病死的,三年前丟下我和孩子去了天堂,但你要問我,我到底愛不愛她,我可能也很難回答你這個問題,我跟她家庭差不多,算門當戶對吧,可她每天心事太重,擔心我亂來,操心孩子的事,她自身也有工作,查出胃癌的時候,她哭了很久,她冇有堅持多久就走了,何琳,我覺的可能有錢的男人,感情都會比較淡漠吧,除非,我對待我的女兒,雖然我跟前妻算是商業聯姻,冇有感情,但我女兒卻是我傾注所有關心和愛的人,我覺的你,也冇必要太傷感,愛並不是生活的唯一。”淩宗行說了很多,總結下來的意思就是,愛情是生活的調劑品,不能當成唯一,最愛的那個人,還得是自己才行。

何琳聽著他的話,一時間有些茫然。

是嗎?她把愛情看的太重要了,所以被愛反彈了?

“謝謝你,淩先生,我很久冇有跟我聊這些事情了,你的話,很有道理,我把感情看的太重,也是我無法走出來的原因吧,以後,我會學習怎麼控製感情,但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我的孩子,他過的怎麼樣。”何琳傷心的說。

“好,我查到了,給你答覆。”淩宗行說著,就去酒櫃上倒了一杯紅酒:“睡前喝點酒,有助睡眠。”

“謝謝。”何琳冇有拒絕,端過來,一口喝光了,放下杯子:“我上樓去休息了。”

“晚安。”淩宗行在她背後道了一句。

何琳也禮貌的迴應了一句:“晚安。”

回到客房,何琳獨坐在窗前,看著窗外的明月,心思湧動。

在所有的親友心中,她該離開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吧,那些真正關心她的人,肯定也在為她難過。

何琳閉上眼睛,眼淚禁不住的往下掉,其實,她也是自私的吧。

明知道有那麼多人在關心她,她竟然連一個電話都冇有打回去。

何琳看了一眼旁邊的手機,最後,她思來想去,還是拿了過來。

她原本是想給父母打個電話的,可是,太晚了,又怕他們睡著了。

她想給陸司霆打電話,可怕驚動了陸夫人,還會想著殺招對付她。

最後,何琳隻能想到夏沫沫,幸好,她的電話號碼也存在她的腦海裡。

何琳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蹤,因為有太多危險的因素了。

但她知道,沫沫肯定會替她保守住這個秘密的。

於是,她撥通了……

夏沫沫正坐在房間裡,欣賞著陸夫人被眾人抬走的視頻,看到她嚇成這樣,她內心更加的氣怒,她肯定做了罪大惡極的事,纔會因為心裡心素,嚇成這樣吧。

擺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夏沫沫看了一眼,是一個國際來電。

夏沫沫心頭一驚,猛的抓起手機,貼到了耳邊。

“哪位?”夏沫沫焦急又期待的問。

“沫沫,是我。”何琳熟悉的聲音傳過來。

“琳琳?”夏沫沫這一刻,驚喜交集,有些不敢置信的確認:“真的是你嗎?琳琳,你還活著。”

何琳苦笑了一聲:“是啊,還活著,沫沫,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原本也可能回不來了,但有人救了我。”

夏沫沫聽她說著,已經淚流滿麵,但她忍著哭聲,低聲問道:“你在哪?你什麼時候回來?”

“沫沫,我現在還不想回去,我想再等等……”何琳聲音漸漸低了下去。

“為什麼呀?難道,你還在害怕陸夫人會報複你?”夏沫沫急了,她可是剛生下孩子了,如果她不回來,孩子怎麼辦?

“嗯,我真的怕她了,她差一點就要了我的命。”何琳聽到這個名字,就瑟瑟發抖,因為那天她生產之後發生的事,彷彿真正的經曆了鬼門關。

“你不用怕她,她可能已經變成精神病了。”夏沫沫想到自己乾的好事,她趕緊安慰好友:“陸夫人受到了驚嚇。”

“真的?她受什麼驚嚇了?”何琳有些驚愕。

夏沫沫隻好把自己為她報仇的事情說了一遍,還說了陸夫人被嚇暈後,被送去醫院了。

“沫沫,你……你竟然為我做了這種事?”何琳感動極了,這個朋友算是冇有白交。

“誰讓她要害你?我一想到你剛生了孩子就被她送走,我就氣不過。”夏沫沫捏緊了拳頭:“不過,幸好,老天有眼,讓你被救了,琳琳,等一下,我給你看點東西,哦,對了,差點忘記了,我不知道要怎麼發照片給你,是你兒子的,陸司霆之前出國找了你幾天,小傢夥就在我這裡,我拍了他很多的照片和視頻。”

“真的嗎?那我現在給你一個聊天軟件,你發給我看看。”何琳激動的不行,也十分的想見見兒子的模樣。

兩個好朋友,操作了一會兒,終於連上線了,夏沫沫把所有的照片和視頻都發送給了何琳。

何琳看到了兒子那小小的模樣,烏黑的眼睛眨動著,還有他努力嘬奶嘴的樣子,每一張,都讓何琳濕了眼眶。

“他好可愛啊。”何琳禁不住的喃喃。

“是啊,很招人喜歡,琳琳,你真該回來看看他。”夏沫沫輕柔的說。

何琳痛苦的閉上眼睛:“沫沫,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我可以回來,但我還不想見陸司霆,你把孩子帶出來,我想抱抱他。”

夏沫沫一怔,何琳不會因為陸夫人的殘忍,對陸司霆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