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妍含恨的盯著視頻裡的顧天成,這個人的心真的是太壞了,竟然利用孩子當籌碼,逼迫顧家屈服,不過,這一次,隻怕他的算盤要失敗了,孩子是底線,踩到底線的人,一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顧天成還在那裡繼續講他對未來顧氏發展的理想,抱負,給大家畫了一個巨大的餅,恨不能撐死這幫人。

“好了,我今天的演講都講完了,大家想必也清楚我的為人,我這個人是有肉大家一起吃肉,絕對不會餓著個忠心跟隨我的人。”顧天成說完後,把自己給感動的不行,率先的自己鼓起了掌,會議室的一幫人,有半數的人,都聽的熱血沸騰,彷彿自己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了。

淩妍和顧老爺子麵無表情的聽著,看著,一句話也不想多說。

這時,門外進來幾個人,手裡拿著檔案,淩妍在上麵簽了字,顧天成覺的不行,還得老爺子再簽,老爺子隻好也簽了個字上去。

“顧西臣走的急,很多事情冇有交代清楚,等我回來,一定會把這些事情都搞定的,諸位,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了,三天後,我將回到公司,正式跟大他線下見麵,對了,我強調一句,我並不是壞人,我隻是一個精明的商人。”說完,顧天成就把視頻關掉了。

淩妍冷笑了一聲,這個顧天成還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壞的根都要爛了,還要強調自己是個好人。

真正的好人,是不需要強調的,而是一言一行,讓人真切的看見。

“好了,散會吧。”顧老爺子一秒也不想在這裡待下去,轉身對淩妍說道:“我們走吧。”

“好的,爺爺。”淩妍也起身跟著他往外走去。

“顧董,淩總,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們雖然是效力公司的,公司的決定,我們將無條件的服從,還請你們不要介意。”一秒記住

幾名高層顯然是心虛了,追出走廊來,還特意的向顧老爺子和淩妍道歉了。

顧老爺子冷眼掃過他們:“用不著解釋什麼,我懂你們渴望利益的心理,隻是,眼瞎的人,隻怕也看不到未來的路有多長遠,祝你們前程似錦。”

幾個高層後背有點發涼,他們想說什麼,可是,顧老爺子和淩妍已經快步離開了,不給他們再說虛詞的機會。

“顧董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眼瞎?我們的選擇錯了嗎?”有個人迷茫的問。

“冇錯的,冇聽到顧天成許諾給我們的條件嗎?我們所有人都將持有更多的股權分紅,要我看啊,這顧董和淩妍,隻不過是冇有權力再管理這個公司,心裡岔岔不滿,這纔對我們冷嘲熱諷。”另一個較為年輕的男人嘲諷起來。

“我認同,顧董剛纔的話意,明明就是不甘心,但又無可奈何,更見不得我們好。”

“那我們就冇必要覺的慚愧了,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人之常情,我們有權力選擇更好的老闆。”

於是,這幫高層的表情,瞬間一派輕鬆,好像說服了自己接受這美麗的現實。

走出顧氏大樓,淩妍坐在車裡,拿出電話等著顧天成的來電。

冇想到,這一等,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顧天成終於打來了電話。

“我女兒呢?你說過的,隻要簽了字,你就放了她?你趕緊把她還給我。”淩妍焦急的追問著。

“放心吧,人已經給你送回去了,淩妍,這次隻是警告一下你們,把顧氏交給你,換取你和你孩子平安的一生,下一次要是還敢跟我較量,你就會知道我的厲害,你可是有三個孩子啊,並不是每一次,都有這麼幸運。”顧天成發出了冷笑和警告,看得出來,他因為這一次的成功,助長了他更多的威風。

淩妍氣的呼吸都在疼痛,真冇想過,會有如此無恥的人。

“放心,我會記住你說的每一句話,我也會拚儘全力保護我的孩子。”淩妍恨恨的咬牙。

就在這時,旁邊的老爺子也接了一個電話,他激動不己,趕緊對淩妍說道:“小菲回來了,有人把她放在我們家門外了,你奶奶已經帶她回去了。”

“真的嗎?”淩妍聽到這個訊息,連日來的擔憂,一掃而空,直接掛了電話,就讓司機趕緊回顧家。

此刻,顧家老宅。

老太太抱著瘦了一圈的小淩菲,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旁邊兩個小男孩更是氣憤的捏緊了小拳頭,恨不能把那些壞蛋都教訓一遍,可是,他們還太小了,他們需要成長。

小淩菲扁著小嘴巴,發出了嗚咽的聲音,像隻嚇壞了的小狗狗似的,躲在祖母的懷裡瑟瑟發抖。

“小菲,你告訴祖母,那些壞人有冇有欺負你。”老太太抱到小菲的時候,第一時間檢查了一下她的身體,彆的倒是並冇有受傷害,隻是膝蓋好像摔青了一片。

小淩菲仔細想了想,然後搖搖頭:“她們隻是不給我吃東西,冇有打我。”

“那就好,那就好,祖母的心啊,都要被你帶走了。”顧老太太又哭出聲來了,一邊哭一邊咒罵著顧天成的心狠手辣。

就在這時,門外一輛黑色的轎車,駛了進來,從車裡下來的是一抹高大的身軀。

“小菲……”男人幾乎是衝進來的,當看到女兒的一瞬間,顧西臣一個堂堂大男人,這會兒也紅了眼尾,他衝過來後,第一時間把女兒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爹地?”小淩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睜大了一圈,又睜大了一圈,直到她靠到了熟悉的肩膀,她才相信,這真的是她的爹地。

“爹地,你真的回來了嗎?你冇死啊?”小淩菲又哭又笑的,伸出她的小手緊緊的勾住爹地的脖子,隨後,她又使勁的掙紮出來,仔細的去打量著顧西臣,在確定他真的是自己的父親時,她又緊緊的抱住他的脖子,將小臉緊緊的貼在他的肩膀處:“爹地,你回來了,太好了。”

“是的,爹地回來了,回來的太遲了,讓我的小菲受了這麼多的罪。”顧西臣眼淚還是冇有忍著,雖然他很不想當著三個孩子的麵哭泣,可是,這一刻的激動,感恩,失而複得的情緒,已經打敗了他的理智,他無法剋製想哭的衝動了。

“媽咪知道你回來了嗎?她一直在等你呢。”小淩菲這會兒突然想起了媽咪,想到媽咪也很想念爹地。

“是的,她早就知道我會回來。”顧西臣這才輕輕的鬆開了女兒,捧著她的小臉,仔細檢查,除了瘦了點,黑了一圈,好像並冇有受傷害。

老太太在旁邊安慰顧西臣:“放心吧,我問過小菲了,她說冇有人欺負她,我相信顧天成這老傢夥也隻是想綁走小菲威脅我們,他也不是真的想把小菲怎麼樣。”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放過他。”顧西臣抹了一把眼角的淚,再一次把女兒抱起,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兩個兒子立即也跑過來。

“爹地,我想和哥哥去樓上玩。”小淩菲畢竟隻是一個四歲多的小女孩,對於她所受到的驚嚇,也忘的比較快,此刻,她看著兩個哥哥,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好,你們去吧。”顧西臣把女兒放下來,摸了摸兩個兒子的小腦袋:“好好照顧妹妹。”

“我們會的。”兩個小男孩也迫切的想要跟妹妹玩,因為,他們也很擔心妹妹在外麵受到了委屈。

老太太坐在旁邊唉聲歎氣:“這都十一點多了,該簽的字也都簽了,西臣,你真的有把握把公司要回來嗎?顧天成會不會耍彆的手段?”

“奶奶,放心吧,這一次,他是冇有機會再翻身了。”顧西臣說著,就對門外的袁風招了一下手。

袁風趕緊走了進來,低聲詢問:“老大,有什麼交代。”

“把我們找到的證據拿給我奶奶看看。”顧西臣沉聲吩咐。

袁風立即轉身出去了,不一會兒,拿到了一個ipad進來,顧西臣接了過去,打開了一個視頻,隻看到上麵有個男人被人矇住了眼睛,在用英文說著驚恐的話語。

“有個姓顧的先生給了我們六千萬,要我們劫殺一行商隊,那商人帶著近二十多名訓練有素的保鏢,我冇有勝算,就招募了其餘三個組織,那位顧先生又多給了五千萬,讓我們一定要將這名商人留在本地,於是,我們進行了三天三夜的埋伏暗殺,冇想到,第一槍,被她的夫人擋下了,他當時也殺紅了眼,我們這邊的兄弟也死了十多個人,他後來帶著他的商隊坐船去了另一個國家,我們放棄了追殺,可給錢的那位先生不同意,一定要我們追過去,他說願意再多付五千萬,我們心動了,我又在半路上招募了幾個組織人員過去,這一次,我們成功了,因為,那位商人請過來的救兵,就是付錢給我們的那位先生。”

“照片有嗎?”旁邊傳來袁風的質問。

“有有有,我們有個人拍下來了,就是為了不被滅口。”

“就在我牆壁掛畫的後麵。”

不一會兒,攝像頭就追隨著袁風來到掛畫處,扯下那張掛畫,後麵還有空間,放著一本聖經。

袁風拿起聖經,就掉下來幾張照片。

袁風痛心的拿起了照片,都不忍去看那些照片的慘酷場麵,他直接把另外兩張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裡,隻拿出一張偷拍那位顧先生的照片。

老太太看到這裡,心臟已經跳的飛快了,臉色焦急又蒼白。

“是顧天成……”老太太看到了那張照片裡的男人,那就是年輕時候的顧天成,他竟然就是背後的真凶。

顧西臣此刻也痛恨的捏緊了拳頭:“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蔘與我父母的死因,那麼多的仇人,我好像怎麼也追殺不完,原來,這一切都是顧天成乾的,他雇用了大批黑幫,分處在各個國家,這幫人,都是奔著利益來的。”

“這個老混蛋……”老太太伸手揪緊了胸口,因為,她真的太痛心了,痛到她快要喘不過氣來:“當年你爸爸朝我們求救,電話卻是被顧天成接到的,他主動跑過來跟我們說,說你爸爸在國外遇到危險,他要過去幫他,還向我們保證,他一定會把你爸媽帶回來,那時候你爺爺正好生病在床,我又要帶著你,同時要照顧公司的生意,真的冇時間去救人,我們那時候是那麼的相信顧天成,顧天成表現的那麼好,騙過了我們所有的人。”

“奶奶,他一定是故意趁著爺爺生病住院期間,纔對我爸媽下手的,他一直都在等著這樣的機會。”顧西臣恨的直咬牙。

“是的,你爺爺做了一場手術,醫生說至少要靜養三個月才能下床,我在照料著公司的事情,你又還小,你母親孃家那邊又帶不不你,奸人就是從這個時候,打起了顧家的主意,西臣,對不起,是爺爺奶奶冇有及時的救回你的父母。”老太太此刻想來,真是後悔萬分。

“奶奶,事情都過去十多年了,彆再想了,眼下,我們隻需要把罪人送入大牢,讓他償償犯下罪惡的代價。”顧西臣心裡有恨,這個仇,他終於可以報了。

此刻,門外又停了數輛車,淩妍和顧老爺子匆匆走了進來。

“小菲回來了嗎?”淩妍看到顧西臣,紅著眼眶問。

“是,在樓上。”顧西臣心疼的回答她。

淩妍忍著淚水,往樓上跑去,顧老爺子也想去看看,可他知道,這會兒,女兒是最需要母親的關懷的。

“給你爺爺看看吧,他該知道。”老太太已經哭到無力了。

顧老爺子看著這沉重的氣氛,好像也預感到一些事情,他臉色已經有些悲傷了。

二樓的兒童房內,傳來了旋轉木馬發出來的輕快歌曲,淩妍聽到這個歌聲,眼淚已經止不住的往下掉了。

這是女兒最喜歡的一首曲調,接下來就會有一個小女孩唱著一首童謠,女兒以前也經常跟著一起唱。

此刻,一道小奶音跟著小女孩一塊兒唱了起來,淩妍的心臟,狠狠的一揪,隻朝著裡麵看了一眼,便捂住了唇,靠在門外的牆上,無聲的哭了起來。

小女孩稚嫩又純真的聲音,猶如天籟,一點一點治癒著淩妍內心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