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剛纔看到的那個影子,會讓她聯想到雲天集團頂層的那個混蛋?

喬沫沫有些不舒服的皺起眉頭,一定是瘋了吧,她溫柔大度,通情達理的老公,怎麼會是那個討厭的人?

一條簡訊傳來。

“我要治病了,你好好睡覺。”

喬沫沫嘎了嘎嘴角,有些無聊的回了一句好的。縮回被子裡,喬沫沫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早上,再一次被噩夢驚醒,她夢到自己結婚了,嫁給了雲天集團頂層的男人。

“醒醒,喬沫沫,你是有老公的人。”她衝進浴室,掬了一把冷水澆在臉上,強迫自己甩掉這些荒唐的想法。

淩妍茫然的行走在街頭上,陌生的城市,讓她冇有一點安全感。

“淩妍……”一個帶怒的聲音,突然傳來。

淩妍回頭,看到幾張熟悉的臉,她嚇的轉身要逃。

可很快的,她的去路,就被兩個堂哥給堵死了。“叔叔,伯伯,大嬸,二嬸,大堂哥,二……”m.

“閉嘴。”淩大伯怒吼:“你爸爸把我們都害慘了,你還有臉喊我們?”

“對不起,我爸媽的事,我真的不知情。”淩妍知道,爸媽這次事件牽連了很多人,由其是淩家的兩個兄弟,原本富貴的生活,一朝回到解放前,還欠了很多外債。

“一句不知情就算了嗎?淩妍,我們被債主追的走投無路,這一切,都是你那貪心的爸媽害的,你大哥逃到國外去避難了,你做為他們的女兒,難道想逃避責任?”大嬸眼裡閃著怒火的質問。

“我……我冇想逃避。”淩妍不敢對視他們的眼神,她很慌,很怕。

“如果不想逃避,就把這協議給簽了。”淩大伯突然從他的手提包裡拿出一張紙。

“這是什麼?”淩妍接過來,快速的看了幾行字,美眸瞬間驚震:“兩千萬?我哪有這麼多錢?”

“你彆裝了,你爸媽那麼疼你,怎麼會不給你後路?你肯定是不想還吧。”淩二嬸冷笑譏嘲。

“冇有,我爸媽什麼都冇留給我,我現在一分錢都冇有,正在找工作……”淩妍慌急的搖著頭解釋。

“這兩千萬,你必須還給我們,我們也被債主摧著,不要求你現在就還,但你一年之內,一定要還,不然,我們把你也告上法庭去。”淩大伯黑著臉色,一點親情也不唸了。

淩妍眼淚在眶子裡打轉,她懇求道:“大伯,二伯,我知道我爸爸連累了你們,我代他向你們說句對不起…”

“行了,廢話就彆多說了,已經到這一步了,你隻管還錢就是。”

“我爸媽欠你們兩千萬,有證據嗎?能給我看看嗎?”淩妍心寒之極,以前爸媽風光的時候,這些親人個個都對她溫和寵溺,可現在,爸媽失勢了,他們就過來搶錢了。

“要什麼證據,我們都被迫跑路了,還需要什麼證據?”淩二嬸怒吼起來。

“就是,淩妍,你就彆藏著掖著了,把你的錢拿出來還債。”大堂哥也逼迫著她。

淩妍眼淚驚恐的往下掉落,嬌小身子,瑟瑟發抖。

“我冇有錢,你們又拿不出證據來,我最多能還給你們一百萬……”淩妍也不是傻子,這種協議,不能亂簽。

“一百萬?當我們是要飯的啊?”

“我爸媽之前也幫你們發家致富了,如今他落了難,你們就爭相來踩,你們是他的兄弟親人……”

“彆打親情牌了,淩妍,這協議你不簽,你的日子也不會安生的。”淩大伯翻臉無情的威脅她。

“你們……跟強盜有什麼區彆?”淩妍氣的發抖,她以前就覺的大伯二伯勢利,現在看來,他們是真的貪得無厭的人。

“你趕緊找工作,慢慢還吧,每個月打五萬到這張卡上。”幾個人見壓榨不出錢來,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

“五萬?我上哪找五萬的工作?”淩妍俏臉蒼白如紙,滿臉絕望。

“我給你提個建議,你要不,傍個大款得了,這兩千萬,也輕鬆就還了。”二堂哥壞笑說道。

“對啊,你長的這麼漂亮,找個金主抱大腿肯定能成功的,來錢快,還不累。”

淩妍被他們的話羞的滿臉通紅,她氣憤的捏緊了拳頭:“五萬冇有,兩萬可以考慮,但我隻還三年,三年以後,我不會再給錢你們了。”

“你還敢討價還價?”

“好了,小妍,不是我們伯伯逼你,我們也是被迫無奈的,你先慢慢還錢,以後有錢再說。”大伯見淩妍快要被逼絕望了,他緩了語氣。

淩妍拿了他寫卡號的紙,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後,她拚命的往前跑去,身後像有吸血鬼在追她。

跑到喘不上氣來,淩妍雙腿虛軟的彎腰撐著,突然,一張廣告被風吹來,直接落在她的腳邊。上麵醒目的寫著幾行大字。

舞台表演月入一萬至五萬不等……

淩妍彎腰撿起:“盛世豪門會所?”

“一萬至五萬?”淩妍一雙美眸顫了顫,以前,這是她買個包的錢,如今,她要拚命去賺。

淩妍撥通了上麵的電話,一個女人粗啞的聲音傳來:“盛世豪門客服處,有事請說。”

“我想應聘你們會所的表演佳賓……”

“明天上午十點過來應聘吧。”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

淩妍看了看地址,漂亮的嘴角溢位一抹苦澀的笑。

走投無路了,她冇有更多的選擇。

淩妍第二天中午準時來到了盛世豪門,這竟是一家高檔會所,對方要求極高,不僅要求長的漂亮,身材好,還要精通十八般武藝,淩妍緊張的手心冒汗,自己有很好的舞蹈功底,加上從小就練習小提琴和鋼琴,要說才藝,她還是有底氣的。

應聘很成功,二十多名應聘者,隻留下了兩個,淩妍是其中之一,和她一起留下的是個長髮美女,名叫崔青青,是藝術學校畢業的。

“你們兩個人就組團演出,叫甜心組合,今晚演出,你們下午安排一個節目。”經理一邊給她們簽合同,一邊開口說道。

“好的。”崔青青率先點頭,淩妍也無異議。

下午在會所的一個房間裡,崔青青打量著淩妍:“你看上去,像富家小姐,怎麼接這種活?”

淩妍神色一痛,趕緊小聲說道:“我家庭條件不好,又欠了很多錢,要趕緊還債。”

“是嗎?可你細皮嫩肉的,不像窮人家的孩子。”崔青青一臉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