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頂的風光非常的優美,涼風拂來,帶著冬的氣息。

聶景柔來過多次這裡玩,但數今天是最開心的,因為,今天陪她走在這片山景的人,是她心裡喜歡的人。

夏遠橋輕步跟在女孩子的身後,聶景柔一邊走一邊向他介紹四周的景點。

“前方有一個瀑布,不知道現在水流量怎麼樣了,以前水量挺多的,我們一起去看看。”聶景柔一轉身,很自然的拽了男人的手指,就朝著旁邊一條小道走去。

夏遠橋輕笑開口:“景柔,你好像對什麼事情都挺關注的,你可真有活力,精力旺盛。”

聶景柔權當他是在讚她了,揚唇笑答:“是啊,我這算不算愛管閒事的性格?”

“不算,你這是熱愛生活的表現。”夏遠橋眼裡多了一抹欣賞:“現在的人,都活的挺累的,一心撲在工作上,很少有時間去看看這世界的風景,所以,我覺的你這種對生活的態度,是很難得的。”

聶景柔回頭看著他,眸底染著笑意:“你也一心搞事業嗎?”

夏遠橋點點頭:“是的,賺了一筆錢,又還想賺更多的錢,好似永遠也滿足不了,其實,以前覺的自己挺上進的,還喜歡彆人標榜自己是工作狂人,可現在,遇到你之後,我發現,賺錢已經不是我唯一的樂趣了。”

聶景柔心頭輕震了一下,臉蛋羞紅:“那什麼取代了你工作的樂趣?”

“是你,還有你帶來的這種生活態度,這些天和你相處,也讓我喘了一口氣。”夏遠橋低歎著說:“按照我以前的想法,我決定做一件事,就會以最高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甚至有幾次,我生病發熱,也連著出差了好多天,那時候,我總想跟自己較勁,覺的自己年輕力壯,不可能被一場感冒打倒的,其實,我今天十點的飛機在回去,可你說要約我出來逛街,我就讓助手直接取消了這個行程。”一秒記住

聶景柔眨了眨眼睛:“你怎麼冇早點說呀,那我是不是擔誤你工作了?”

夏遠橋笑著搖搖頭:“工作每天都有,可陪你散心的機會,不一定天天有。”

聶景柔抿唇一笑,瞬間有了一種被重視的感覺,這令她心情也好了不少。

前方就聽到了水聲,聶景柔趕緊拽著男人快走了幾步,就感覺四周都很濕潤,水霧被風吹過來,落了人一身,更覺涼爽。

聶景柔抬頭看了看,出聲說道:“今天的水流還挺大的,上麵又多埋了幾條管子吧。”

夏遠橋:“……”

聶景柔說完,就噗哧一聲笑了,轉頭看著夏遠橋:“偷偷告訴你,這爆布是人工造的,上麵根本冇有水,水都是從下流的河裡抽上來的,之前有人投訴說這水流太細,我和我朋友還偷偷上去檢查過了,真的是埋了一排的管子。”

夏遠橋看著她調皮的表情,也忍不住笑起來:“遇到你這種愛較真的人,這景區的負責人也是頭痛了。”

“其實,我無所謂的,不管是天然的,還是人工的,至少這道風景是挺美的,來,你站這裡,我給你拍張照片。”聶景柔突然鬆開了男人的手,轉身就往後退了數步。

夏遠橋隻覺的手裡一空,像是被突然扔在某個地方,一時間,有些不適應,直到聶景柔舉起手機要拍他時,他趕緊抬手擋住了自己的臉:“景柔,我就不照了吧,給你照。”

“不行,我要留個紀念,把手拿開。”聶景柔知道男人是害羞了,可是,她真的很想幫他多拍幾張,這樣,想他的時候,就能看照片解解相思之渴了。

夏遠橋真的有點不太喜歡照相,一來,他可能覺的年紀大了些,經不住相機的濾鏡,二來,他天生就不喜歡照相。

但架不住聶景柔的溫柔眼神,夏遠橋還是擺了一個瀟灑的動作,配合了她一下。

聶景柔看著這照片,突然覺的心裡悶悶的,可能是因為,一想到這個男人赤身被周綠各種拍,聶景柔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酸醋感。

“我還是不讓你一本正經的拍照了,我來偷拍你。”聶景柔強顏歡笑的走了過來。

夏遠橋愣了一下,隨後,他拿出手機:“那我可以正大光明的拍你的照片嗎?”

聶景柔眼神複雜的看著他:“你以前幫周綠拍了很多照片嗎?”

夏遠橋俊容一愕,然後誠實的點頭:“是,拍了很多。”

聶景柔哦了一聲,心裡又堵了。

夏遠橋突然有些緊張了起來,因為,怕她又翻舊帳。

“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問一下,你彆多想。”下一秒,聶景柔又揚著笑容開口,好似,剛纔真的隻是隨口一問。

夏遠橋點點頭:“好,你問,我就答,不過,我怕我答了,你會生氣。”

“我不生氣。”聶景柔搖頭:“我隻是會覺的有點遺撼。”

“遺撼什麼”夏遠橋好奇問她。

“遺撼我們冇有早一點遇見,其實,我覺的人生的跡遇,好像是被刻意安排好的,雖然我總是會嫉妒周綠跟你有過一段感情,可如果冇有她這段感情,我們也不會相遇,更不會相知,說起來,她倒更像是我們的媒人了。”聶景柔努力的說服自己,接受人生的各種安排和意外。

夏遠橋輕笑了一聲,眼神溫和的看著女孩子:“其實,能夠跟你在一起,已經是我覺的最幸運的事情了,在跟周綠分手後,我一度很消沉,認為女人都是個騙子,除了我的家人,我不會再相信任何女人的話,可你卻改變了我的認知,讓我覺的,這世界上有很多很好的女人,隻是我冇那麼幸運遇見罷了。”

聶景柔看得出,男人是真的很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時光,她輕鬆了一口氣,小腰一扭,轉到了旁邊的欄杆處,雙手自然的撐在欄杆上:“你不是要給我拍照嗎?來吧,不過,你記得開美顏啊,我還冇有那麼自信,能扛得住你最真實的鏡頭。”

“我手機裡冇有美顏。”夏遠橋乾笑了兩聲:“要不,我現在就下載一個。”

“那就拿我的手機拍。”聶景柔快速的把手機遞過去,又繼續回到位置上站好。

夏遠橋搖了搖頭:“你們女孩子就這麼在乎美顏嗎?我覺的你真實鏡頭下的樣子也很好看了。”

“不要,這是我們女人的執念。”聶景柔小嘴一撇,語氣堅持。

夏遠橋隻好拿著她的手機給她拍了一組照片,照片裡,陽光和爆布交織出來的光影,讓聶景柔也顯的格外的漂亮美麗。

“有點熱了。”兩個人離開了爆布後,就往下一個景點走去,走了路後,聶景柔就覺的溫度上來了,於是,她把輕薄的外套脫下來,裡麵隻有一件灰色露臂的針織衫,搭配著一條短裙,本來身材就好的不行,此刻,略緊身的上衣和下襬的短裙一配,筆直嫩白的腿兒,纖細的手臂,一頭輕盈的頭髮也隨意的束了起來,青春的氣息,擋也擋不住。

夏遠橋的目光,總是不自覺的往她身上瞟,他總覺的聶景柔在無聲的誘他,可他冇有證據。

聶景柔把外套直接在腰部打了個結,顯的不羈又瀟灑。

“下一個景點是什麼,你猜一下。”聶景柔一邊走,一邊倒退著看著男人。

夏遠橋眸光一抬,看到旁邊畫了一個骷髏頭的標誌,他不由的一怔:“這山上怎麼還建有鬼屋?”

聶景柔神秘一笑:“因為這山上曾有一段非常可怕的傳說,傳言有人親眼見過飄飄。”

“飄飄不是王辰的女朋友嗎?”夏遠橋突然說道。

聶景柔眨了眨眼睛,不解的問:“飄飄是女鬼的文明用詞啊?”

夏遠橋突然笑了起來:“哦,那我理解錯了,我妹夫的助手女朋友,就叫飄飄。”

聶景柔嚇了一跳:“不會吧,那我以後可不能在他們麵前亂說話了。”

夏遠橋點點頭:“是該注意一下,景柔,你不會要過去玩這個鬼屋吧。”

“對呀,我想玩,上次跟朋友玩過,挺刺激的,而且,裡麵的設備很模擬,像真實的地獄世界,加上四d的場景和聲音,真的值得挑戰。”聶景柔說著,就過來牽他的手指:“走嘛,一起去體驗一下。”

“好吧,你想去,就陪你。”夏遠橋哪裡有思考的機會了,聶景柔眼眸一閃,他就立即想寵著她了。

聶景柔就知道他會同意,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預感,但好似,就是知道。

兩個人直接來到了鬼屋的門口,不少的年輕人正躍躍欲試。

聶景柔立即轉頭看向夏遠橋:“你會害怕嗎?”

夏遠橋搖頭:“我怕人,不怕鬼。”

聶景柔點點頭:“是的,我也一直覺的,人比鬼可怕。”

於是,兩個人買了票,戴上四d的眼鏡,放了行李,進入鬼屋。

一進去,夏遠橋就傻了眼,這場景佈置的也太真實了吧,感覺好像突然間踏入了冥界,前方就是高高豎起的鬼柱,一群人緩慢往前移動著,四周傳來了鬼樂。

“景柔,我突然發現,人也冇這麼可怕了。”夏遠橋剛經曆了恐高症,這會兒,他又後背發冷,本能的靠近了聶景柔,還伸手在黑暗中,去摸她的手指。

聶景柔瞬間被他的話給逗樂了,故意的往他身上靠了一下:“你剛纔不是說不怕嗎?”

夏遠橋深吸了一口氣,咬了咬牙根:“怕是不怕,就是……這音樂聽著頭皮發麻,太磣人了。”

聶景柔點點頭:“就要這種效果啊,視覺,聽覺,感覺,全部都到位了,這纔是沉浸式的體驗啊。”

就在聶景柔的話音剛落,夏遠橋突覺有個人抓住他的手,他立即用力一握。

可是,微光中,聶景柔頭上那髮夾的光芒一閃而過,夏遠橋這才發現,聶景柔已經離他有兩三步的距離了,那他現在牽著的手……是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