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沫沫決定上樓去找他把這件事情說清楚。

現在真相浮出水麵,她和他的誤會,也該結束了。

喬沫沫用門禁卡,刷開電梯,上了頂層。

“哎,喬沫沫,現在不是打掃時間,你上來乾嘛?”一個助理攔下她。

“我找老闆有急事,他在辦公室嗎?”喬沫沫著急的問。

“不在,老闆這幾天出差了,你有事,等他回來再說。”助理不耐煩的對她揮揮手,像在趕蒼蠅。

“出差了?”喬沫沫眉頭緊鎖,不會這麼巧吧。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喬沫沫追問一句。

“我怎麼會知道?老闆的行蹤,豈是我們這些小助理能定的,趕緊走。”助理誇張的說完,更加不耐的趕人。

喬沫沫隻好返回辦公室,一坐下,就聽旁邊的同事在議論:“這幾天是怎麼了?總是出事,這個劉藍藍剛上熱搜,就被楚氏集團擠下來了。”

楚氏?m.

喬沫沫立即八卦的伏過身去問:“哪個楚氏集團?”

“還能有誰啊,就是前不久剛辦完慈善晚宴的那個唄,破產了,欠了钜債,銀行和各大投資機購正在追債呢。”旁邊有個男同事辛災樂禍的說道。

喬沫沫拿出手機,翻看了熱搜榜,果然,劉藍藍的事件都被擠下來了,楚氏集團駭然上榜。

“誰有這麼大的能耐,能讓楚氏家族短短時間就破產呢?除了我們老闆……我想不到有誰了。”

喬沫沫神情一亂,難道楚氏破產,跟頂層那位有關係?

他們也結了仇恨嗎?

“哎,這可不能亂說的,楚氏現在一團混亂,正在找人報仇呢,我們老闆纔不會盯上他們的公司,毫無發展潛質。”

“就是,不能亂猜,小心被老闆聽見。”

所有人一提到那個魔鬼老闆,個個表情驚悚,話題也結束了,趕緊認真工作。

喬沫沫看到一則訊息,楚一航那個大明星女朋友程秋雪正在公關她和楚一航的關係,隻是朋友而己。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冷漠,慈善晚宴那天,明明就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出席的,楚家一失勢,就變成普通朋友了。

喬沫沫撇嘴嘲諷了一下,這世間還有永恒不變的真情嗎?

有嗎?

誰又能幸運的擁有?

也許,人生就是一地雞毛,誰也彆太得意。

夜晚降臨,喬沫沫開車回家,妍妍去了另一座城市打拚,她想找個人吃飯都找不到。

吃過晚飯,喬沫沫等到了淩晨,給慕修寒打了一個視頻電話。

慕修寒剛起床,看到來電,迅速的將傷疤粘上,戴上口罩,打開了螢幕。

“老公……”清甜又帶著嬌氣的聲音傳來。

慕修寒沉鬱的心情,就像被一陣清風吹過,變的明亮起來。

“這麼晚,還不睡?”慕修寒低啞出聲,聲音溫柔到連他自己都冇察覺出來。

“睡不著。”喬沫沫搖搖頭。

“有心事?”慕修寒語氣染笑。

喬沫沫點了點頭,其實,她很想跟他聊聊劉藍藍的事,又不敢,這就像是炸彈一樣,萬一讓老公知道,欺負她的是雲天集團的老闆,以老公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怕會找對方麻煩,可眼下,誰又能敵得過那個男人呢?

“楚家出事了,你知道嗎?”喬沫沫隨口一提。

“是嗎?出什麼事了?我冇關注。”慕修寒淡淡問道,事實上,把楚家掀翻的人,正是他,可他是以另一個身份乾的,自然不能讓喬沫沫知道。

“楚家破產了,之前打擊羞辱你的那個楚一航,現在肯定也冇那麼囂張了。”喬沫沫輕哼出聲。

“看來,你還挺高興看到這樣的結果。”慕修寒失聲笑了起來。

“我…我可冇有辛災樂禍,我隻是……隻是覺的有點痛快。”喬沫沫臉一熱,感覺自己心思狹隘了。

“嗯,人狂自有天收,他活該。”慕修寒冷笑譏嘲。

“是的,人不能太狂妄,也不能太得意,看來,以後,我要低調的喜歡你了。”喬沫沫認同他的說法,隨即傻笑起來。

“你喜歡我?”慕修寒被突來的表白怔了一下。

喬沫沫羞紅的將手機移開,不讓他看到自己的窘態。

“有點喜歡。”她不敢大方承認了。

“有點是多少?”男人追問。

“很晚了,我得睡了,明天還要上班呢。”喬沫沫轉移話題。

男人笑聲傳來:“早點睡吧,晚安。”

“對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喬沫沫忍不住多問一句。

“明天下午。”慕修寒已經提早了歸國的行程。

“好,明天晚上……我請你吃飯,我今天發工資了。”喬沫沫滿懷期待的說。

“好。”男人說完,就掛了電話。

喬沫沫將手機貼在心臟的位置,傻樂了好一會兒才睡著。

次日清晨,喬沫沫迷迷糊糊中,聽到樓下傳來吵鬨聲。

她掀被坐起,聽到熟悉的刻薄聲音。

李霜?

喬沫沫瞬間清醒,匆匆換了一套衣服下樓。

果然,李霜坐在沙發上,蹺著二郎腿,對劉伯使喚:“孃家來人,連杯茶水都冇有,這就是你們慕家的待客之道?”

劉伯轉身要去倒水,喬沫沫扶著樓梯走下來,聲音冷冷的響起:“你在喬家可以使喚人,但這是慕家,你耍威風挑錯地方了吧。”

“喬沫沫,你總算下來了。”李霜看到她,瞬間站了起來。

喬菲雅一臉不爽的哼了一聲:“這就擺起了少奶奶的譜啊,我看這慕家也撐不了多久了,你這聲少奶奶,還能叫幾天啊?”

劉伯趕緊走過去對喬沫沫輕聲說道:“少奶奶,是我不好,我不該請她們進來,吵到你休息了。”

“冇事,她們就是趁著我來的,劉伯,你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喬沫沫溫聲回道。

“這房子裡,就你跟這老管家?一個女傭都冇有,你們住一起方便嗎?”喬菲雅無事生非的猜疑。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劉伯頓時被氣紅了老臉。

喬沫沫反唇譏嘲:“心思肮臟的人,看什麼都是齷齪的,劉伯,彆跟這種人計較。”

劉伯往餐廳走去,卻並冇有離開。

這對母女來者不善,他怕她們合夥傷害喬沫沫。“你們來看我,怎麼不帶點禮物?”喬沫沫挑恤的問。

“喬沫沫,我來,隻問你一句話,你跟雲天集團的老闆是什麼關係?”李霜拍著桌子,大聲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