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沫沫冇料到會在這裡碰到她們,正要轉身躲開,喬菲雅卻眼尖的發現了她。

“該死。”喬沫沫躲不開了,低咒一聲。

李霜皺著眉頭,極為不喜的走過來質問:“喬沫沫,你怎麼會在這裡工作?”

身為喬家女兒,在這裡做這種低賤的工作,真的很丟臉。

“我在哪工作,跟你們無關。”喬沫沫坦然的抬起眸子。

“賤種就是賤種,給你再高貴的身份,也掩不住你骨子裡的窮酸氣。”李霜很生氣,喬沫沫這態度,挑戰了她的威嚴。

“我在這裡工作,給你們丟臉了嗎?我跟你們什麼關係?”喬沫沫一臉不以為然,她不賺錢,隻會餓死。

“慕夫人要是知道,你彆想好過。”李霜搬出了慕夫人王思思的名頭,也就是喬沫沫名義上的婆婆。

喬沫沫蠻不在乎:“你去說吧,我不怕。”

“媽,我們走吧,跟她說話都覺的丟人。”喬菲雅看到旁邊有人圍觀,壓低聲音說道。

李霜氣不過,拿了桌上一杯水,直接潑向喬沫沫:“趕緊回家去,彆在這裡丟人現眼。”m.

喬沫沫躲閃不及,水潑在她的頭髮和臉上,十分狼狽。

喬沫沫氣怒極了,卻不敢在這裡動手反擊。

“你們這裡的經理呢?我要投訴。”李霜有的是辦法讓喬沫沫從這裡離開。

喬沫沫一聽,氣的發抖,李霜又要作妖了。

大廳經理急急跑過來,陪著笑臉:“這位夫人,消消氣,不知她是怎麼得罪了你。”

“她態度蠻橫,冇有素質。”李霜惡人先告狀。

“就是,趕緊炒了她,這種低素質的人,怎麼能在這麼高檔的地方工作呢,不怕嚇跑了客人。”李菲雅也在一旁火上澆油。

喬沫沫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正要為自己辯解,就聽到旁邊傳來一道冰冷的男聲。

“把她們趕出去。”

經理一轉身,看到人群中站著的那個男人,嚇的趕緊彎腰過去招呼:“老闆,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冇錯,就該把這種素質低的服務生趕走。”李霜撥尖聲音,一臉得意。

喬沫沫驚亂的眸子望向那個戴著口罩的男人,自己要被炒了嗎?

王辰卻在旁邊冷笑:“到底是誰素質低?該滾的人是你們,無端生事,還潑了服務生一臉的水,這已經構成傷害罪了。”

李霜母女的表情瞬間驚恐一片,原來要被趕的人是她們。

“喂,我們可是這裡的高級會員,你們就是這樣對待貴賓的?”喬菲雅立即尖叫起來。

經理已經明白老闆的意思了,立即招來保安:“把她們趕走。”

李霜母女還想繼續吵鬨,卻被架著扔出大廳門外去了,顏麵儘失。

喬沫沫也有些不敢置信,以為倒黴的人會是自己。

幫她解圍的男人已經轉身離開了,喬沫沫想上前致謝,卻隻看到他高大的背影坐上了一輛轎車。

經理抹著冷汗走過來對喬沫沫說道:“算你運氣好,老闆冇有怪罪你。”

“剛纔那位……是老闆?”喬沫沫更是驚愕。

這一天,有驚無險的過去了,喬沫沫回到慕家,天色已黑。

吃了晚餐,門外突然駛來一輛黑色轎車。

一個優雅貴氣的女人下了車,帶著保鏢和保姆。這個人正是慕家的夫人,王思思。

喬沫沫放下碗,就被慕夫人喊到麵前訓話了。

“喬沫沫,我們花了三百萬把你娶進門,可不是讓你過來當少奶奶的,修寒雖然是個植物人,但醫生說他還有感覺,以後他就交給你負責了,你要好好照顧他,懂了嗎?”慕夫人王思思一臉嚴肅的交代她。

“我會的。”喬沫沫麵無表情的點頭,她早就清楚自己嫁過來是當保姆的。

“妻子該儘的本份和義務,你都要做。”王思思優雅的端了茶,喝了一口,用眼角打量著眼前這年輕的女孩子,長的挺標緻的,隻是臉上籠罩一層病態,倒是跟慕修寒這死鬼挺般配的。

慕修寒並不是王思思所生,是她老公的前妻生下的兒子,兩年前一場大火讓他受了重傷,頭部受了撞擊,身上百分之三十的燒傷,那張俊美無鑄的臉也傷了大半,隻剩下眉眼部分還能看看。

“我知道了,我會履行自己的職責的。”喬沫沫點頭,聽懂了。

“行吧,你就跟修寒好好過,聽說你還在唸書,退了吧,你往後吃喝不愁,念不念也不要緊了。”王思思一副女主人翁的資態要求道。

“不行,我還剩下半年就要畢業了,我不退學。”喬沫沫俏麗的臉色一變,立即反駁。

王思思瞟了她一眼,難得找到這麼個聽話的女人來照顧那廢物,她就網開一麵,不為難她了。“要讀書也行,等你畢業了,就安心待在家裡好好照顧你老公吧,彆出去工作了。”王思思還是想控製住這個喬沫沫的。

“不行,我已經找到一家實習公司了,馬上就要去工作了。”喬沫沫繼續搖頭抵抗。

“喬沫沫,你現在可是慕家的人,慕家大大小小事務都由我說了算,你一直頂撞我,是幾個意思?不會是剛領證,就又想離婚了吧。”王思思皺起眉頭,她不喜歡不聽話的人,李霜不是說,這個女人很聽話嗎?

“我聽說你早就跟我老公分了家,在你家是你說了算,可這裡是我家,我難道連話語權都冇有嗎?”喬沫沫並不怕王思思,她抬起頭,目光如炬的盯著對方,坦言相問。

王思思優雅貴氣的麵上閃過一抹震怒,這個喬沫沫竟然敢這樣跟她說話。

“我會尊重你,因為你是我老公的繼母,但你要處處管束我,那我隻能去找老爺子說理去了。”喬沫沫很清楚,這個家,並不是王思思說了算,而是慕老爺子。

“你在威脅我?”王思思氣的臉都白了,還從來冇有人敢這樣跟她說話,這個喬沫沫搬出老爺子的威名嚇唬她,簡直可惡。

喬沫沫從自己的包裡拿出結婚證,當著王思思的麵晃了晃:“老爺子說了,我跟慕修寒結了婚,這個家就歸我管了,還請王姨不要多管閒事,回你家享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