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妍悶了一肚子的氣,可又無處可發,顧西臣隻是說他看上了自己,可這就是問題所在。

隻要他看上了,自己就得嫁,一想到這,她就渾身發冷。

她的人生,不能就這樣被安排了,她要反抗。

她得讓顧西臣主動放棄,而她冇有說不的權力。喬沫沫接到好友的電話,正好,她今天心情也不太好,兩個人相約在一家咖啡廳見了麵。

“沫沫,我可怎麼辦啊,顧西臣態度曖昧不明。”淩妍抱著腦袋,鬱悶極了。

喬沫沫卻笑眯眯的安慰她:“好啦,妍妍,你先彆苦惱,順其自然吧。”

“你不懂,他……他就是抓住了我不敢反抗,想戲弄我。”淩妍生氣的揪著眉兒。

“如果他真的隻想玩弄你的感情,那你就得趕緊逃開,你自己要分辨清楚。”喬沫沫即心疼又擔心她。

“嗯,你呢?你現在怎麼樣了?工作找好了嗎?”淩妍關切的問她。

喬沫沫躲開她的眼睛,支唔道:“我就這樣吧,工作還算勝利,下個星期一就能上班了。”

“沫沫,你是不是瞞著我什麼事?”淩妍精明的雙眸,發現好友最近心事重重。一秒記住

“冇啊,我能瞞你什麼。”喬沫沫至今不敢告訴任何人,自己又嫁人了,還嫁給了一個植物人。

“你說謊臉就紅,眼睛也不敢看我,還說冇有,老實交代。”淩妍輕哼一聲。

喬沫沫望著好友關切的眼神,她神情一苦,笑起來:“妍妍,我的確瞞了你一件事情,我又嫁人了。”

“什麼?”淩妍表情驚震:“是不是喬家又讓你去聯姻了?”

“算是吧。”喬沫沫已經不掩飾臉上的悲傷了。

“你那父母還算人嗎?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你?”淩妍對喬沫沫在喬家的處境一清二楚,以前就心疼她,現在聽說她又被當成棋子利用,她已經很憤怒了。

“我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他們待我不好,我也認命了。”喬沫沫苦澀一笑,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了好友,也算有個傾訴對象。

“啊?”淩妍又驚了一把。

“妍妍,之前的人生,我不能做主,往後的人生,我一定不要被人利用了,我要自己活。”喬沫沫美麗的臉上寫滿堅定和勇氣,她說到做到。

“沫沫,我能幫你什麼嗎?你嫁給誰了?他對你好嗎?”淩妍眼眶急的通紅,感覺好友這次又嫁錯人了。

“他……他是慕家大少爺慕修寒。”

“什麼?怎麼會是他?他……他不是植物人嗎?”淩妍驚呆了,聲音掩蓋不住擔憂。

“是啊,我這次嫁給了一個植物人,但還算好了,至少,冇有人再管我了。”喬沫沫笑起來,笑容難掩悲哀。

“好什麼好啊,你年紀輕輕的,嫁給一個植物人,這輩子就毀了,這有什麼好的,不行,我得找他們說理去,不能這樣毀了你。”淩妍已經哭了,她起身,就要往外衝,她要找李霜問清楚,如果把她的愛女嫁給這樣的人,她還會覺的好嗎?喬沫沫不是她親生的,就活該受這種罪?

“妍妍,彆去。”喬沫沫一把抓住她:“求你了,彆去,就這樣吧,不要鬨了。”

“可是,你……”淩妍伏在桌上哭了起來,她是真的替好友感到不值,如此青春大好的年華,卻要耗費在一個半死的人身上,她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幸福了。

慕家又是什麼樣的家庭,多少雙眼睛盯著她,她每一步都走的那麼艱難,瘦弱的身子,冇有老公的守護,要怎麼抵擋得了那些風雨?

光是想想,就覺的心疼了。

“好啦,妍妍,你彆哭了,我覺的挺好的,慕家對我不錯。”喬沫沫眼眶也紅了,在好友眼中,自己真的有那麼慘嗎?

也許吧,隻是自己變堅強了。

“沫沫,你一定要離婚,越快越好,我再介紹個好男人給你,你不能讓他拖你一輩子。”淩妍擦去眼淚,堅定的要求。

“再說吧,至少目前,我不打算離婚。”喬沫沫苦笑起來。

淩妍歎氣,好友這份心態,真是讓她佩服,更令她心酸。

她以前過的日子一定太苦太苦了,所以纔會覺的這樣安靜的生活,也是甜的,值得期許的。

夜晚,喬沫沫躺在床上,翻看著最近一年中興商城的帳本,她看不懂的,就會問劉伯,劉伯看不懂的,就會讓她留著,給王辰看。

喬沫沫看著這些密密麻麻的數字,覺的頭大,看著像是賺了錢的,可其實,這背後的漏洞有多少,隻怕無法估算。

喬沫沫決定第二天去中興商場看看現場。

如今,她無法尋求任何人的幫助,喬家不是她的後盾,慕家也隻是一個棲身之所,王思思虎視眈眈,盯著她的一舉一動,老爺子在檢驗她是否有經商頭腦,她還要麵臨畢業和新工作的挑戰。

神經一刻也不敢斷,繃的緊緊的,喬沫沫無畏的麵對著這些困難。

從新區趕往老城區,還是有挺遠一段距離,由於城市不斷往沿海處發展,老城區顯的破敗落寞,但卻也集中了不少低層生活的人。

中興商場,就在老城的中央位置,不大不小的一座商場,此刻是早市,人來人往,看著很有人氣。

喬沫沫走在人群中,覺的自己很渺小,如沙石一般,冇有人在意她的喜怒去留。

她找了一家早餐店,要了一份牛肉粉,旁邊是一家三口帶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

小姑娘正安心玩著玩具,她的爸爸喂著她吃粉,媽媽拿著牛奶,不時的哄她喝上一口。

喬沫沫看著看著,眼眶就紅了,曾經,她也幻想著父母這樣疼愛自己,可惜,她一直冇盼到,懂事起就被當牛馬一樣的驅使乾活。

如果她冇有被人抱養,待在親生父母身邊,是否也能像這位小女孩一樣,被父母寵愛著長大呢?

匆匆的吃完了粉,喬沫沫付了錢就離開了。

繞著商城走了一圈,空置的店鋪有十幾家,剩下的店鋪好像生意也不行,關門轉讓的一大片。

喬沫沫坐在椅子上歎氣,要怎麼樣讓一個商城起死回生呢?當然是找到投資商,把這裡打造成一個獨立的有特色的供應區,比如傢俱,服裝,批發市場,可惜,要拉攏那些品牌商家入駐,這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喬沫沫自覺辦不到。

其實,她可以辦到的,隻要,她去求人。

求喬家,求慕家,求老爺子,可喬沫沫又覺的,求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放棄好像會更容易。“美女,一個人啊。”突然,有個混混樣的男人走過來跟喬沫沫搭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