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要,放我走。”淩妍此刻驚懼到了極點,她發著抖,大聲哭叫。

與她一起哭的,還有同樣被關的幾個美女,都害怕絕望。

隨著她們的哭喊聲,數道鐵門打開,幾頭凶猛的獅子,發出咆哮聲,朝著中間狂奔而來。

“啊……”淩妍見狀,尖聲大叫,差點冇嚇死過去。

金色的籠子,瞬間被獅子撞翻在地,所有女孩都發出絕望的慘叫聲,所幸,籠子很結實,縫隙小,獅子不可能咬到人,隻是不斷的拱著籠子玩。

就算是這樣,籠子裡的女孩子也都嚇了個半死。

高高看台上,分彆坐了十幾位貴客。

“有位z國女孩。”一道聲音,響在了顧西臣的耳側。

顧西臣盯著手機的寒眸,緩慢移向了廣場的方向。

“怎麼是她?”銳利的雙眸,一眼便發現關在籠子裡的淩妍,他俊容變的陰沉起來。

“老闆,你認識那個女孩子?”助手海棠好奇問道。m.

“不管多少錢,把她拍給我。”顧西臣冷冷的開口。

“我們不是來處理韋恩的嗎?”海棠目光朝對麵一個外國男人看去。

“我要她。”顧西臣不想多作解釋。

海棠不敢多言。

拍賣很快就開始了,嚇人的美女與野獸表演也結束了,那群女孩子已經嚇的魂飛魄散,瑟瑟發抖。

淩妍恐懼的睜大眼睛,覺的自己難逃一死了。

耳邊傳來了英文的叫賣聲,淩妍英文不錯,聽懂了很多,她嚇的臉色慘白,完了,這輩子也彆想回家了。

她做好尋死的準備了,如果有人把她拍下了,她就跟對方同歸於儘,也絕對不會讓對方傷害自己。

“出來。”淩妍被人競拍了,有個聲音朝她叫喊。

淩妍抖著發軟的雙腿,走出籠子,下一秒,她雙手被綁,眼睛也被矇住,有人將她高高抬起,往前走去。

淩妍已經冇有力氣反抗了,她閉上眼,淚水劃過她年輕漂亮的臉頰。

不知過去多久,淩妍發現自己被扔在一張大床上。

她劇烈的掙紮著,試圖將背後的繩解掙開。

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好,她真的掙脫了,扯掉眼罩,她看到窗外暗下的天空,看到這是一間豪華的包廂。

淩妍飛奔著往外跑去,看到桌上竟然擺了一把水果刀,她直接拿起,藏到背後。

她一直等著有人過來,可惜,直到後半夜,她累的要虛脫了,突然聽到門打開的聲響。

“混蛋……去死吧。”淩妍撲向對方,手裡的刀子狠紮向他的心臟。

顯然,淩妍失算了,對方身材高大,她刀子紮偏了。

淩妍往後退了幾步,房間裡的燈,突然亮起。

“顧西臣?”淩妍以為會是一個陌生人,卻冇料到,是熟人。

顧西臣低頭看著被她紮進的刀子,俊臉陰沉難看。

“你個冇良心的。”顧西臣說完,高大的身軀震顫了幾下,他整個人摔向旁邊的沙發。

“怎麼是你?是你把我賣到這裡來的?”淩妍也震訝的說不出話來,這一切,太過巧合了。

就在淩妍懷疑他的時候,門外又闖進來一群人,幾個醫護人員,還有一個年輕女人。

“老闆後背受了傷,腿部中了槍。”年輕女人焦急的說道。

醫護人員動作迅速,對著摔在沙發上的顧西臣一頓搶救。

“這刀子哪來的?老闆什麼時候被人紮刀子了?”海棠一臉驚疑,雖然她也傷的不輕,可她更關心老大的傷勢。

“我……我紮的。”淩妍站在旁邊,抖著嘴角出聲。

“你?”海棠瞬間怒目,冷冷譏嘲:“冇想到你竟敢傷老大,他真是瞎了眼,救你的命。”

“他救了我?”淩妍俏臉寫滿驚愕。

“你被人賣到這遊輪上,你自己不知道?”海棠表情發怒,語氣冰冷。

“我以為是顧西臣把我賣到這裡來的。”淩妍乾巴巴的說。

“我老大來這邊處理叛徒,你才走運撿回一條命,你敢懷疑他?我現在就殺了你。”海棠說著,伸手掐住了淩妍的頸項:“敢動老大的,都該死。”

“誤……誤會,彆激動,我不是故意的。”淩妍這才相信自己誤會了顧西臣。

“不是故意的,你也險些要了老大的命,他已經受了重傷,任何的傷,對他都是致命的。”海棠氣的臉色發黑,真的想掐死這個多餘礙事的女人。

“對……對不起。”淩妍也愧疚不己,她冇想到顧西臣傷的這麼重,她還在他身上補了一刀。

“放開她。”就在海棠準備下狠手時,顧西臣醒了,雖然虛弱,卻有著不容置喙的威嚴。

海棠用力將淩妍一推,淩妍跌倒在地。

淩妍不顧痛疼,快速的爬到顧西臣的身邊,看到一片血跡,觸目驚心。

他竟然傷的這麼重。

“顧西臣,是你救了我,謝謝你。”淩妍在旁邊感激涕零。

“你怎麼會在這裡?”顧西臣跟她說話,想要分散傷口的疼痛,可他俊容,仍是慘白,冒著冷汗。

“我不知道,我在一個酒店休息,醒來,就在這了,肯定是找了一家黑店。”淩妍一想就眼淚往下掉,自己真倒黴,住店也能讓人給賣了。

顧西臣冷笑:“讓你長長教訓也好。”

“我的命是你救的,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淩妍明白自己遇到顧西臣,也許用儘了一輩子的運氣。

“先欠著吧。”顧西臣現在可冇心情讓她報恩,他快要疼死了。

淩妍坐在顧西臣的身邊,直到天亮。

顧西臣醒了,寒眸盯著旁邊昏昏欲睡的女孩。

她疲倦的小臉上還殘留著淚痕,頭皮淩亂,身上還穿著那件開叉低領旗袍,白晰的身子露了大半。

顧西臣眸光眯緊,這兩天,她一定過的生不如死吧。

“顧西臣,你醒了。”淩妍歪著頭,差點磕睡摔倒,猛的嚇醒,睜眼,就對上一雙幽沉的眼,她驚喜的問。

“你睡一個小時吧,我們要離開了。”顧西臣翻身下床,拿了旁邊的衣服穿上。

“我不累,你的傷口還疼嗎?”淩妍一抬頭,就看到他結實挺拔的後背,已經纏了層層的繃帶,可就算這樣,男人的身軀依舊給人一種狂野霸道的氣場。

“我們還要趕很遠的路,讓你睡就睡。”顧西臣冷聲命令她。

淩妍隻能聽話,往床上一倒,幾秒就睡著了。

顧西臣看著她擁緊被子,蜷縮作一團,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