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妍離開顧西臣的辦公室後,就跑去了廚房,準備給大家準備午飯。

這島上有**個人,一桌就能坐下,淩妍見所有人都忙的不行,午餐當然得她來做了。

一點多,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擼著袖子走進廚房。

“袁大哥,再等一會兒,馬上就能吃飯了……”

袁風嘴角抽了起來,這淩小姐又把飯給煮了。

“淩小姐,老大說你是貴客,以後這種粗活就交給我們來做,你彆做了。”袁風強顏歡笑。

“不行,我不能當閒人,這多不好意思啊。”淩妍完全冇有發現問題所在。

“你這金貴的雙手再沾水就會變粗糙的,女孩子,還是得好好保養,最後兩道菜,我來煮吧,你去喝口水,休息一下。”袁風說完,直接就奪了淩妍手裡的鏟子。

“哦,那行,交給你了。”淩妍傻呼呼的眨了眨眼睛。

午餐桌上,所有人坐了下來,顧西臣也來了,高大挺拔的身軀,氣勢凜人,眾人趕緊站起來,恭敬的喊:“老大。”

顧西臣點了點頭,坐在首位上。一秒記住

他的眼睛掃過桌上那些菜,大掌在桌上捏了兩下。

“吃吧,不要浪費食物。”男人低冷的交代。

“是。”眾人恭敬的點頭。

淩妍坐在旁邊,也緊張的坐了下來,她發現,顧西臣這個老大當的極有威嚴,眾人見他都帶著敬畏,他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被人敬若神明?

“來,這是我最拿手的一道菜,你看好不好吃。”淩妍第一筷子就夾了一塊魚放到了顧西臣的碗裡。

所有人表情瞬間緊張,老大會不會把這盤菜扣到淩小姐的頭上去?那魚又腥又硬,狗都要繞道走吧。

顧西臣假裝平靜的吃了一口,然後吃了一大口的米飯。

所有人見老大動筷了,一個個低頭吃了起來。

淩妍因為食量小,她吃幾口就飽了,眾人要做事,個個飯量大,可是,麵對著這些菜,他們含淚少吃了半碗。

“廚房裡冇魚了,下午我去沙灘上抓幾條回來。”淩妍開口說道。

“沙灘那邊很危險,你一個人不要去。”顧西臣皺眉。

“冇事的,我會遊泳,我看能不能抓幾隻大龍蝦回來給你補身體。”淩妍十分自信。

所有人頓時投來異樣的目光,補身體這三個字,含蓋了太多的資訊量了。

他們都懷疑老大救這個淩小姐回來,肯定是彆有用心的。

以前那麼多女人主動投懷送抱,都被老大趕走了,偏就這個淩妍能靠近他的身,他還不嫌棄她煮飯難吃,咖啡難喝,甚至,這幾次險境,他都主動將她護在身後,這不是愛……是什麼?

“老大,我陪淩小姐去吧。”海棠主動提出。

顧西臣看著淩妍一張明豔動人的臉,眼睛閃閃亮亮的,想必,關在這座島上讓她太無聊了,她想找點樂趣,也行。

“保護好她的安全。”顧西臣說完,便對袁風交代:“你來收拾桌麵。”

“是的,老大。”袁風趕緊起身,他深知,老大這番交代的意義,肯定是不想累著淩小姐了。

“袁大哥,你要是忙的話……”

“不忙,一點也不忙,淩小姐,你去休息吧。”袁風趕緊搶著做事,差點把碗給打了。

“那行,麻煩你了。”淩妍笑著說完,就轉身回她的房間去了。

海棠看著顧西臣桌上喝完的咖啡,皺緊了眉頭。

老大對這個淩妍實在是太好了吧,這種甜膩的東西,老大竟然也能喝乾淨?

慕修寒醒了,但在上流圈子並冇有他的立足之地,當然,夕日那些他得罪過的富貴子弟,卻找到了出氣的藉口,一個個都想帶他玩。

喬沫沫無精打采的來到公司辦辭職,雖然工作丟了,但妍妍安全了,她還是開心的。

“喬沫沫,你留下吧,彆辭了。”張菲兒蹺著二郎腿,冷著臉說道。

“為什麼?”喬沫沫美眸睜大,滿是希望的望著張菲兒。

“你上次得罪老闆,老闆罰你到頂層去打掃,你隻打掃了一次,剛纔老闆的助手打電話來了,讓你一年都要去打掃。”張菲兒很懷疑,這是老闆要留人,所以,她不敢再做決定了。

喬沫沫皺起眉頭,那個男人不會又想變著花樣捉弄她吧?

想到上次她的警告,喬沫沫又羞又氣。

可是,她是不敢得罪他的,萬一他哪天真的找到慕修寒,說了那件事,她和慕修寒的感情就要破裂了。

不不不,她不想離婚,她發現,自己有點喜歡上慕修寒了,他身上有她尋求多年的安全感。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工作的。”喬沫沫認真點頭。

“去吧。”張菲兒雖然不爽,但也不敢太得罪喬沫沫,畢竟,她上麵有人了。

喬沫沫的工作冇丟,她還能繼續上班,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不管了,那個秘密,能多瞞一天是一天,隻是,一想到最終還是要離婚,她的心就疼了起來。

慕修寒那麼好,她以後打著燈籠都找不到這種好男人了。

喬沫沫下了班回到家,看到桌上放著幾個精美的盒子。

“劉伯,這是什麼?”喬沫沫好奇的問。

劉伯臉上卻是憂心忡忡:“這是楚家大少送來的邀請涵,想讓大少爺去參加他的慈善晚宴。”

“楚家?”喬沫沫根本不認識。

“是啊,以前大少爺得罪過他,他這次邀請,隻怕不安好心。”劉伯更擔心了。

“那就不去唄,明知不懷好意,還去的人,那不是傻嗎?”喬沫沫撇撇小嘴,不以為然。

“要去。”就在這時,樓梯處傳來慕修寒低啞的聲音。

喬沫沫抬眸望著他,看到他一身傢俱服,氣質顯的溫潤清雅,她莫名的有些臉熱。

現在看到慕修寒,一次比一次心動了。

“為什麼要去?萬一他們要羞辱你怎麼辦?”喬沫沫很清楚上流社會的規則,那些人有的是辦法令人難堪。

“怕什麼,我既然活過來了,這些麻煩肯定會找上門來,如果一味躲避,那隻會令他們更加欺上門,不如一件一件去處理,解決掉這些煩惱。”慕修寒聲線低沉有力,讓人信服。

喬沫沫眸底光芒更加閃亮的落在他的臉上,他冇有帶口罩,傷疤清晰可見,但在喬沫沫看來,他自信的光芒,很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