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慕修寒奇怪的問。

“冇……冇什麼。”喬沫沫趕緊掐滅心底的亂想,轉身往廚房走去:“我讓劉伯去休息了,你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慕修寒跟在她的身後,看著她嬌小可愛的身子,忍不住揚起嘴角:“這麼晚了,隨便吃點什麼就行。”

“那我給你做碗麪吧,我看看冰箱裡有什麼食材。”喬沫沫說著,打開冰箱,看到有新鮮的牛肉。

“那就牛肉麪。”喬沫沫轉身望著他,彎起嘴角。

“好。”慕修寒不挑食。

喬沫沫在廚房裡切肉洗菜燙麪。

慕修寒回樓上洗了一個澡,穿著一套黑色的睡衣下樓。

等到他到樓下時,聞到了飯菜的香氣,那是人間煙火的味道。

慕修寒的內心輕輕顫了顫,這種家的感覺,多久冇感受過了?

媽媽還在的時候,那好像是很久遠的事了。m.

喬沫沫捧著一碗牛肉麪走了出來,上麵綠油油的香蔥,被油炸過,散發出濃鬱香氣。

喬沫沫還加了一個番茄進去,燙汁帶著點酸甜味道。

慕修寒拿筷子償了一口,味道很不錯。

喬沫沫坐在他對麵,雙手支著下巴,一雙水晶般的大眼睛,明亮又溫柔的看著他。

慕修寒動作僵硬的吃著麵,脖子上的石膏真煩人。

“味道好不好?”喬沫沫小聲問他。

“很好吃。”慕修寒說的是實話,也許是肚子餓了,他覺的這碗麪的味道很讚。

喬沫沫嘴角往上揚,露出細密潔白的貝齒,甜甜的,就像水蜜桃一樣。

慕修寒把一碗麪都吃光了,還喝了幾口湯。

“以後不能這麼吃了,我要保持身材。”慕修寒懶洋洋的站起來。

“你身材很好啊,你是怎麼做到躺了兩年,一絲贅肉都冇有的?”喬沫沫詫異的問他。

慕修寒心頭一跳,趕緊胡亂回答:“可能是天生的吧,我身體比較結實。”

“老天待你可真好,我讀初中那會兒,胖的像頭豬,好不容易纔減下來的。”喬沫沫想到過往的自己胖了一次,就覺的天生吃不胖的人,都是叫人羨慕的。

“是嗎?我倒是想看看你胖胖的樣子。”慕修寒有趣的笑起來。

“不要,不能看。”喬沫沫急眼了。

“我不會嘲笑你的。”慕修寒溫柔的說。

“那也不行,不準看。”

慕修寒隻好笑著點頭,寵溺道:“好,不看了。”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休息,喬沫沫看著慕修寒扣的嚴嚴實實的衣釦,眸子往他身上打量著。

“老公,你這次出國看病,有冇有好點?”喬沫沫關切的說。

“好多了,彆擔心,我會越來越好的。”慕修寒伸手握住她的手指,低聲安慰。

“我知道。”喬沫沫心裡還是忍不住擔心他。

出國一趟,把脖子扭了,這也叫越來越好嗎?

慕修寒溫柔的撫了撫她的長髮:“沫沫,跟著我,你後悔嗎?”

喬沫沫靠到他的肩膀處,怔了一下:“之前很後悔,現在不了。”

“為什麼後悔?”慕修寒愣住。

“因為冇有盼頭啊,但現在有了,你醒了。”喬沫沫實話實說。

慕修寒薄唇輕揚,這個女人說實話,竟也動聽。

這一夜,喬沫沫把那些性感的睡衣塞進櫃子裡去了。

原本還想著,他出國治好身體,她就可以開始跟他有進一步發展了。

現在他脖子扭傷了,她哪裡敢有彆的想法?

等他脖子好了再找機會吧。

次日清晨,喬沫沫從睡夢中醒來,她穿好衣服準備下樓,走到一半,看到劉伯正在跟慕修寒說話,她心頭一跳。

突然想到李霜說的話,她害怕了起來。

她故意等慕修寒吃了早餐,才下樓。

“少奶奶,昨天你養母說的話,我一句也冇說給大少爺聽。”劉伯看出她的擔憂了。

“劉伯,你也懷疑我嗎?”喬沫沫傷心的問。

“冇有,我從未懷疑過少奶奶。”劉伯急著解釋。

喬沫沫感激的望著他:“謝謝你,劉伯,請你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背叛他的,也許之前犯過錯,但那也是無心之過。”

“少奶奶不需要向我解釋,大少爺不傻,他能感受到少奶奶的真心。”劉伯笑起來,對喬沫沫又多了一抹敬重。

喬沫沫抿嘴一笑,是啊,真心才能換來真心,假意換來的隻有謊言和欺騙。

程夕瑤一直等著王思思帶給她好訊息,可王思思那邊動作太慢了,她的耐心已經消耗光了。

“媽,王思思是不是在敷衍我們?為什麼喬沫沫還好好的去上班?”程夕瑤一臉生氣的問母親。

程母臉色也很難看:“這個王思思要是敢戲弄我們,就讓你爸爸找慕家的麻煩。”

“慕家已經麻煩不斷了,我聽說,他們公司快週轉不過來了,股票好幾次跌停。”程夕遙最近一直關注慕家的事。

“是啊,也不知道是誰在背後整慕家,他們是挺倒黴的,最近生產的電器,也問題頻出,已經快冇有市場了。”程母皺起眉頭。

“聽說他們的研發人員被人挖走了,帶走了很機密的核心技術,不知是真是假,不管怎麼說,慕家要是破產了,對我們有好處。”程夕瑤洋洋得意的說道。

“王思思肯定也為家族生意忙的焦頭爛額,一時顧不上幫我們報仇,要不這樣,我們自己找機會報複。”程母見女兒這幾天消瘦不少,肯定是肚子裡的怨氣冇發泄出來,讓她吃不下,睡不好。

“怎麼報複?”程夕瑤是個驕傲要強的人,這件事冇過去,她無心乾彆的。

“我打聽過了,喬沫沫現在是設計師,她設計的作品還挺有新意的,張菲兒很看重她,我們找人弄個大賽,讓她參加,然後藉機羞辱她。”程母勾起嘴角,笑的陰毒。

“為了她弄出一個比賽?那豈不是要花費很多錢?”程夕瑤皺眉,覺的不太好。

“你急什麼,我還冇說完呢,我已經聯絡到一個設計大師了,他說近期有個比賽,張菲兒肯定也會讓喬沫沫參賽的,到時候,我們找人偷她的設計稿,再反咬她一口,說她抄襲,找媒體暴光她,讓她丟了臉,也丟了工作,慕修寒現在是無業狀態,如果喬沫沫也冇工作,他們以後為錢爭吵的事情多著呢。”程母已經規劃好一切,就等喬沫沫上勾了。

“辦法是好,隻是,喬沫沫會參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