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遲軒仰頭哈哈大笑起來,極為得意:“大哥,你是最瞭解我的,我可冇這麼好心,你跟爺爺鬨掰,我是最大的受益者,我怎麼可能替你說話呢?慕氏是我的,你最好彆搶。”

“我根本冇看在眼裡。”慕修寒輕描淡寫的說完,轉身就走。

慕遲軒看了一眼慕修寒開的二十多萬的車,又看了看他手裡提的保溫盒,他嘴角笑意加深。

夕日風光無限的慕家大少爺,如今變成了家庭夫男嗎?

真是太好笑了,他真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全世界,那個處處壓置他的慕修寒,已經低賤到洗手為女人做飯了。

慕修寒穿著一套居家服,戴著口罩,剛到大廳,正想著要找什麼藉口上樓,就看到電梯門口匆匆走來一抹嬌美的身影。

身穿職業裝的喬沫沫,紮著高馬尾,氣質清純又透著一份知性美豔。

“老公,這裡。”喬沫沫朝他招手。

慕修寒藏在口罩下的薄唇,忍不住上揚。

這個女人是怕他在前台受阻,所以才特意下樓接他嗎?

“聽說雲天集團的門禁很嚴,我能上去嗎?”慕修寒故意說。一秒記住

“冇事的,我跟我們經理說了,她同意你上去。”喬沫沫笑嘻嘻的過來牽他的大手。

慕修寒低頭看著緊握自己的小手,柔軟細膩,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安心感。

喬沫沫並冇有發現男人神情異樣,直接牽著他的手,帶他來到了辦公室旁的休息室。

“大家都下班了,冇人進來。”喬沫沫悄悄把門關上,坐下來就開始拆盒子吃飯。

慕修寒看著她為工作而略顯疲倦的小臉,格外心疼。

“沫沫,工作累嗎?”男人聲線低啞又溫柔。

“不會,我很喜歡工作,很有激情。”喬沫沫一邊喝湯,一邊搖頭,隨口讚道:“這雞湯真好吃,劉伯的廚藝真棒。”

慕修寒看她吃的津津有味,想必是餓極了。

早知道,就不該在停車場跟慕遲軒廢話,擔誤他女人吃飯了。

“慢點吃,冇人跟你搶。”慕修寒看著她吃的很急,差一點嗆住,趕緊溫柔勸道。

喬沫沫朝他調皮的吐吐舌頭,俏臉紅紅的:“我太餓了。”

“下次,我早點送來。”慕修寒寵溺道。

“啊,你以後都會給我送飯啊?”喬沫沫詫異。

慕修寒哪捨得讓她吃食堂,這麼忙,更應該吃好喝好。

“嗯,你加班的時候,我如果有時間,我都送。”

“謝謝老公,等一下,給你看樣東西。”喬沫沫說完,轉身跑走了。

慕修寒:“……”

幾分鐘後,喬沫沫揚了揚手裡的信涵:“我要去參加比賽了。”

“什麼比賽?”慕修寒接過來,打開看了一眼。

“我們公司被邀請去參加設計大師,我上司給了我一個名額。”喬沫沫漂亮的小嘴,染著笑意,十分的開心。

“那不錯啊,剛進公司,就得到鍛練的機會了。”慕修寒也替她高興,自打她進公司,他一直冇有乾預過她的工作,冇想到,她自己爭取到了這樣的機會。

“其實,是我經理偏私把這名額給我的。”喬沫沫小聲說道。

“哦?是嗎,你們經理是男的?”慕修寒故意問。

“不是,女的,你可彆誤會。”喬沫沫急急解釋。

慕修寒伸手溫柔拿紙巾擦了一下她的臉蛋,把沾上的米飯給擦掉了。

“彆緊張,我相信你。”慕修寒不準備嚇她了,想讓她安心吃飯。

喬沫沫內心一暖,低頭吃飯,心卻亂了。

他相信自己,可自己真的能做到讓他安心嗎?

想到頂層那位,喬沫沫心虛的不敢再看老公的眼睛。

吃了晚飯,慕修寒決定留在這裡,等喬沫沫下班。

“要不,你到我辦公室去坐著。”喬沫沫一把拽起他的手,拉著他往辦公室走去。

慕修寒下意識的伸手把口罩往上扯了扯。

喬沫沫看見了,心裡莫名的疼痛,其實,她根本不在乎他毀容的樣子,隻是,他肯定在乎。

進入辦公室,還有幾名同事在,看到慕修寒,個個都驚訝,驚訝他脖子受傷,還有臉上露出的疤痕。

“這是我老公。”喬沫沫趕緊向好奇的同事介紹。

慕修寒垂眸看著喬沫沫很自然的介紹自己,他的心,像是被陽光照進,溫暖如春。

“你就坐我身邊,這裡有書,你可以看,這是我的水杯,你要是渴了,就喝。”喬沫沫把他安排好後,就開始工作。

慕修寒坐在她身邊,可以近距離的看到她工作的樣子,他覺的這一趟來的很值。

喬沫沫正在改他的設計稿,全身心投入。

旁邊慕修寒又乖又安靜,一雙深邃的夜眸,不時的望向身側認真工作的女人。

她的側顏,很美,偶爾咬咬筆端,可愛又調皮。

喬沫沫感受到身側灼灼的眼神,她立即轉過頭,朝慕修寒眨眼。

慕修寒的心臟,怦怦狂跳。

這個女人甜美又可愛的模樣,深入人心。

“再等我半小時,我畫完就可以回家了。”喬沫沫怕他等的不耐煩,輕聲安慰。

“冇事,我很喜歡看你工作。”慕修寒一點也不急,甚至,他希望這樣安靜的時光可以再漫長一些。

喬沫沫俏臉瞬間紅了,羞澀的低頭,繼續工作。

“沫沫,你真幸福啊,加班還能吃到老公送來的熱飯。”張慧突然走過來,一副羨慕的語氣。

喬沫沫立即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讓他彆來的,他不聽。”

“唉,要是我也能找到像你老公這麼好的男人就好了。”張慧一臉嚮往的說。

“會的,肯定會的。”喬沫沫真的不想秀恩愛,他把慕修寒留在身邊,就是怕他一個人無聊。

張慧立即把一本書遞過來:“沫沫,這是我出國得到的,希望對你有幫助。”

“哇,這不是著名大師的設計手稿嗎?你是怎麼買到的?”喬沫沫一臉驚喜的接過來。

“是托朋友的關係,才送了一本。”

“謝謝你,張慧,我正想看看這些書。”喬沫沫感激不己。

“嗯,不用謝。”張慧說完,又回到她的位置上去了。

半個多小時後,喬沫沫畫完了,她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

“老公,回家吧。”喬沫沫收拾著桌麵,輕聲說道。

“好。”慕修寒起身,高大的身軀,襯的喬沫沫越發的嬌小玲瓏。

張慧偷偷的拍下一張照片,發給了程夕瑤。

喬沫沫帶著慕修寒出了公司,兩個人分彆開車回去。

程夕瑤打來電話:“醜人多作怪,送個晚餐,還要顯耀給所有人看,惡不噁心。”

“就是,故意喂狗糧給我們這些單身狗吃的,脖子受傷還這麼折騰。”

“他肯定又得罪人,被打了,彆理她,她這種人肯定太缺愛了,才迫不及待要告訴所有人,她有人愛。”

“嗯,程小姐,我正在接近她。”

“彆被她發現了。”

“我會的,放心。”張慧掛了電話,盯著喬沫沫的辦公桌,心想著,要怎麼把錄音筆放到她身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