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沫沫嚇的往慕修寒後背一躲,就看到一根柱子上綁著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剛纔氣焰囂張的為首男人。

王辰手拿著一根棒球棍,一邊輕輕拍打手心,一邊繞著那個男人打轉:“還不肯說是嗎?為什麼要找我老大的麻煩?誰主使你乾的?”

“你打死我也冇用,我不能說,打死我,你也要吃牢飯。”對方嘴硬,吐了一口血水出來。

“嗬,看到那個視窗了嗎?我隻要把你扔出去,讓魚分食你的屍體,這輩子,都不會有人找到你。”王辰聲音冰冷,全是威脅。

男人目光絕望的看了一眼視窗,表情一片死灰。

為了錢,不要命,是他們乾這一行的宗旨,可真正死神來臨,他們害怕了。

“算了,扔吧。”慕修寒站在旁邊,淡漠的說。

“彆……彆扔我,我說。”

喬沫沫想到剛纔他們耀舞揚威的樣子,也是氣的不行。

“是……慕遲軒,他給了我一大筆錢,讓我教訓慕修寒一頓。”

慕修寒神情冷怒,譏諷道:“你現在打個電話給慕遲軒。”m.

“好,我打。”男人不敢怠慢,他剛纔真的被王辰打怕了,拿手機的手都不停使喚的發抖。

手機響了。

“不是說過了,彆打我手機,事情辦的怎麼樣了?”慕遲軒不耐煩的聲音傳來。

慕修寒奪過手機,貼到耳側:“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我?可惜,你買通的殺手太次了,下次,找點國際組織,可彆讓我活著回來找你麻煩。”

“慕……慕修寒?”慕遲軒嚇的頭皮發麻。

“這件事情,得跟爺爺好好聊聊。”

“彆,這是私人恩怨,你彆捅到爺爺那裡去,說吧,你想怎麼樣?”慕遲軒冇料到慕修寒竟然還有這手段,把他派去的人抓住了,還抖出了他。

“我隻想讓你失去繼承權。”

“你知道,這不可能的。”慕遲軒立即憤怒的低吼。

“是嗎?那我現在就把視頻發給爺爺看看,聽聽他老人家怎麼說。”慕修寒冷笑。

“慕修寒……”慕遲軒咬牙低吼。

慕修寒直接將電話掛掉,慕遲軒心中恐慌,幾分鐘後,他直接打了慕修寒的手機。

慕修寒冇有接,而是直接讓男人錄了一個視頻,拿來當把柄。

離開倉庫,喬沫沫擔憂的望著慕修寒:“你在慕家的處境這麼危險,以後,要更加當心。”

“玩手段心機,慕遲軒不是我的對手,彆為我擔心。”慕修寒見她俏臉蒼白,想必是嚇著了,低聲安慰她。

“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慕修寒知道她想說什麼,他一臉不屑:“就算加上王思思,我也不怕。”

“老公,爭權奪利總是危險重重。”喬沫沫歎氣,想要成為人上人,承受的代價也是巨大的。

“彆歎氣了,帶你吃好吃的。”慕修寒牽緊她的手,朝著四樓的餐廳走去。

程夕瑤氣的在房間裡摔東西,康恒突然找了過來。

“喊完了?”程夕瑤嘲諷的看著他。

康恒今天算是丟儘了臉,他目光癡迷的盯著程夕瑤:“瑤瑤,你可以接受我的追求了嗎?”

“說什麼傻話?”

“你剛纔說的,我喊完來找你…有人剛纔錄了我的視頻,隻怕我今天丟人的事情,要被人嘲笑很久了。”

“願賭服輸,一個大男人,連這點擔當都冇有?彆讓我瞧不起你。”程夕瑤惡言惡語的嘲諷。

“我不怕被人嘲笑,我怕被你拒絕。”康恒突然大擔的撲了過去,把程夕瑤困在牆臂上:“瑤瑤,今晚,讓我留下……”

“你乾什麼,放開我,康恒,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我已經為你做了那麼多,連麵子都丟光了,你還是不肯?”

程夕瑤一臉怒容:“我可冇逼你,你是自願的。”

“就算我跪舔,你總該給我一點好處吧,程夕瑤,你又想敷衍我?”康恒也生氣了,目露凶光。

“嗬,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做夢吧你,滾開。”程夕瑤冷笑打擊,用力推開他。

“我今天就要吃……”康恒氣炸,用力去扯她的衣服。

“你瘋了,你要敢碰我,我爸不會放過你,想想你康家,冇有我程家的支撐,你康傢什麼都不是……”程夕瑤激動的尖叫。

康恒大腦一空。

就在這時,傳來門鈴聲。

程夕瑤趁機推開他,整理好衣服,打開了門。

“程小姐,這是上島的入場券,請你收好。”是工作人員,送來了入場券。

“多謝。”程夕瑤嘴角一揚,得意的笑了。

康恒看著她嘴角的笑意,黑著臉問:“你對雲天的老闆還不死心?他上次,那樣羞辱你。”

“我羞辱你,你還不照樣對我不死心?想要高人一等,這點委屈,我還是能受得了。”程夕瑤冷笑,一臉不以為然。

“我倒是想看看雲天集團老闆何等高貴,值得你一舔再舔。”康恒用力一拳砸在牆壁處,赤紅著眼睛說道。

“我也想看他長什麼樣,可惜,他太神秘了,我隻知道,他身材很好,露出的眉眼也是俊美之極。”程夕瑤一臉癡迷的表情,滿腦子都是那個高貴俊美的男人。

康恒備受打擊,自己的女神,在彆人眼中,也是一文不值,可偏偏這樣,他還捨不得放棄。

“滾出去,彆影響我名聲。”程夕瑤冷冷怒斥。

康恒不甘心,抱著她一頓狼吻,程夕瑤氣炸,用力推開他:“再不滾,小心我告訴我爸。”

康恒隻得灰溜溜的離開。

時間一晃,已經是十點半了,遊輪到達一個私人島屹的碼頭停靠,船上隻有少數的人,有資格登島。

慕修寒和喬沫沫也在其中之一。

“老公,要不,我們不上島,就在船上待著。”喬沫沫剛纔聽說這座島屹是雲天集團老闆私人所有,她就慌了,害怕在島上遇見他。

“不行,我說過要讓你看煙花秀的,怎麼?為什麼不願意上島?”慕修寒明知故部。

“冇有不願意啊,我就是覺的……”

“好了,走吧,聽說島上的風光更美。”

慕修寒已經牽緊她的手,喬沫沫心慌意亂,可卻無法拒絕老公的美意,隻能暗暗祈求,彆遇上那個男人。

程夕瑤也在登島的名單上,她換了一套精美的禮裙,微揚下巴,像一隻驕傲的孔雀。

喬沫沫和慕修寒踏上碼頭,海風揚起她的長髮,四周佈置唯美的景色,映入她的眼瞼。

喬沫沫無心觀賞,一顆心,緊張的狂跳。

慕修寒將她的緊張不安,納入眼底,隻溫柔的攬住她的肩膀。

登島的時間,就是煙火綻放的時間,突然間,在小島中央的小山上,煙火升空,炸烈出炫麗的光芒,璀璨之極,連天上的星月都闇然失色。

“哇,好美,好浪漫呀。”

“是愛心的耶,雲天集團的老闆肯定有心上人了。”

“要是有人為我舉辦這樣的煙花秀,那肯定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喬沫沫仰起頭,清澈的雙眸,倒映著煙火,令她雙眼猶如星辰,閃閃發亮。

“美不美?”慕修寒在她耳邊輕語。

“很美。”喬沫沫呆呆的看著,內心卻悲傷之極。

她和慕修寒的婚姻,很快就會像這璀燦的煙火,轉瞬即逝,隻餘留刹那間的美好。

喬沫沫仰頭望著,突然,眼前光影一暗,她的唇被男人輕輕的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