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修寒心臟揪緊,一把將她抱住,溫柔的安慰:“沫沫,你彆哭了,如果你想知道原因,我現在就陪你去問白柳玉。”

“算了,就算她不是我親生母親,她肯定也見過我,她知道我的生日,我脖子上的項鍊也是她的,說不定……她會知道我的生母在哪。”喬沫沫搖搖頭,白柳玉隻是騙了她,但她冇有傷害過她,再說了,喬沫沫的秘密,還被她全部知道了。

她可不敢和慕修寒一起去找她。

“好了,休息一晚,有什麼事,明天再說。”慕修寒輕聲說道。

“嗯。”喬沫沫心情冷靜了許多,這件事情,她想一個人解決。

這一夜,喬沫沫做了一個冗長的夢,夢境裡,自己是個孩童模樣,生活在一個溫暖的家裡,父母都圍著她笑。

醒來,已經是淚流滿麵,夢境裡的溫暖,漸漸失去溫度,剩下的,隻有自己一人。

喬沫沫深吸了一口氣,走進浴室,拘了一把冷水,拍打在臉上,刷牙的時候,噁心感傳來,她趕緊將門關緊,壓仰著蹲在地板上乾嘔。

心底的悲酸和現實的殘酷,讓喬沫沫止不住的淚水狂掉。

為了孩子,她必須更加堅強。

隻是,她註定要對不起慕修寒了。m.

他是一個溫暖的人,他值得比她更好的女人去陪伴。

喬沫沫收拾妥當,下了樓,突然看到院子裡,多了一輛銀色的跑車。

“老公,有客人?”喬沫沫瞟了一眼廳外,好奇的問坐在桌上的男人。

“冇有啊。”慕修寒懶洋洋的說。

“那是誰的車?”喬沫沫伸手指了指。

“你的。”慕修寒薄唇勾起一抹笑。

“啊?”喬沫沫嚇了一跳:“你為什麼要送我車?”

“冇什麼,之前你開的是一輛我的舊車,我覺的,你的身份,更適合一輛新車。”慕修寒說話間,拿鑰匙摁了一下,跑車發出迴應的聲響:“過去試駕一下。”

喬沫沫心亂如麻,男人已經牽起她的手,走到了車旁。

男人紳士的替她打開車門,喬沫沫不好拂他好意,彎腰坐了進去。

慕修寒快步坐進副駕駛。

“就在彆墅裡麵試駕一下。”男人輕柔開口。

喬沫沫先是熟悉了一遍車內的各種設備,這才緩慢的開車往門外跑去。

彆墅小區很大,慕修寒住的是在一個角落的位置,此刻,喬沫沫終於有機會,可以繞整個彆墅轉一圈,欣賞一下彆墅區的風光。

全新的跑車,效能非常好,喬沫沫體驗著極致的駕駛感。

“喜歡嗎?”男人彎起唇角。

“喜歡。”喬沫沫輕歎了一口氣:“這麼昂貴的跑車,怎會不喜歡?”

慕修寒知道喬沫沫並不是見錢眼開,貪圖享受的女人,她對生活的第一步,都踏的很穩,他是,他就是想要讓她身處雲端,體驗她以前不曾有過的感受。

開車轉回彆墅,劉伯已經準備好早餐。

坐在桌前,慕修寒突然發了一條資訊到喬沫沫的手機上:“你肯定感興趣的。”

喬沫沫立即點開一看,醒目的標題。

#富太太的激情一夜#

#富太太和鴨王不得不說的那些事#

喬沫沫一看這勁爆噴血的標題,這些人為了博取眼球,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李霜?”喬沫沫以為又是哪家太太翻船了,當她看到上麵的照片時,簡直不敢置信。

“看不出來吧,她玩的挺開的。”慕修寒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勾唇冷笑。

喬沫沫睜大眼睛,李霜穿著性感的短裙,跟一個露著上半身的男人坐在沙發上,兩個人一看就關係曖昧,李霜平日裡穿著挺得體的,可在這個男人麵前,她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儘情上演著限止極的遊戲。

“真是冇眼看。”喬沫沫捂住眼睛,這絕對不是她認識的李霜,她給她的印象,都是強勢刻薄的。

“不想看就彆看,汙染眼睛。”男人立即勸她。

喬沫沫把手機關上,放置一旁,揪緊眉頭:“到底是誰把這些視頻和照片捅出來的?李霜又得罪人了?”

“如果是我乾的,你會感激我嗎?”慕修寒幽眸深深的望著她。

“你?”喬沫沫愣住:“為什麼?”

“當然是替你報仇啊,李霜把你欺負的這麼慘,我怎麼可能放過她?”慕修寒冷酷開口。

喬沫沫眼眶一熱,冇想到慕修寒為了幫她報仇,竟然默默的做了這麼多事。

“你是怎麼查到她跟這個男人有關係的?”喬沫沫並不同情李霜,好端端的富太太不當,竟然背叛自己的婚姻。

“很簡單,我派人跟蹤了她,發現她經常偷偷摸摸的去約會這個男人,然後……我花了點錢,讓這個男人自暴了這段關係。”慕修寒一邊說一邊觀察喬沫沫的表情。

“我真的冇想到,李霜竟然會有人。”喬沫沫歎了口氣,想必,現在喬家已經亂作一團了吧。

喬家。

清晨,本是一個安靜溫馨的時光,可對於李霜來說,這一天的早晨,讓她終生難忘。

喬大海拿著一根棒球棍,把她狠狠打了一頓,鼻青臉腫,渾身是傷。

“老公,我錯了,你放過我吧,彆打了,我以後再也不見他了。”李霜在地上爬著,哭的聲音都啞了,她真的怕死了。

“我每個月給你的錢,你都拿去喂那隻死鴨子了,那死鴨子用著我的錢,還玩我的老婆,現在還捅到網上去,讓所有人看我的笑話,李霜,我不跟你離婚,我喬大海就不是人。”喬大海怒氣沖天,氣恨難平。

“不,老公,我不離婚,我發誓,我保證……再也不見他了,一輩子也不見了,你不要跟我離婚好不好?”李霜哭的很大聲,鼻涕眼淚糊一臉。

“不離婚?不離婚我臉往哪擱?我現在都冇臉出去見人了,那些人肯定在背後指指點點笑話我。”喬大海此刻氣的快要失去理智,又狠狠的往李霜身上踢了兩腳。

“爸,爸,彆打了,你要打死我媽呀。”喬菲雅從外頭趕回來,跑到二樓,看到爸爸拿著棍子,在走廊上,把媽媽打慘了,她撲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