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駿西快步的走到後車頭一看,兩個尾燈,報廢了。

顧駿西皺起眉頭:“我爺爺又得罵我敗家子了。”

就算再傻的人,也理得清頭緒,顧駿西當然知道,慕修寒撞他的車,肯定是看到他載了喬沫沫,顧駿西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喬沫沫提著行李箱,來到了奶奶的家門口,老太太打開門,看到她披頭散髮,一臉疲倦:“沫沫,你怎麼來了?”

“奶奶,我能不能在你家住幾天?”喬沫沫輕聲問道。

“說什麼呢,這可是你家,進來吧。”老太太替她把箱子搬進來,又給她煮了一碗麪,喬沫沫聞到油煙味,立馬乾嘔了兩聲,卻還是強迫自己吃下去。

老太太在旁看見了,臉色一喜:“沫沫,你是不是害喜了?”

喬沫沫愣了一下,明白過來,苦澀的笑道:“奶奶,我的確是懷孕了,快四個月了。”

白柳玉不是她的母親,她信不過,可奶奶卻是她至親的人,她隻相信她了。

“真的?那可太好了,你跟修寒,終於有孩子了。”老太太忍不住替她感到開心。

“奶奶,孩子不是他的。”喬沫沫苦著表情,自嘲。m.

老太太臉上的笑容,一秒凝固:“不是修寒的?沫沫?你怎麼……”

孩子不是慕修寒的,那問題,就嚴重了。

喬沫沫悲傷的紅了眼眶:“奶奶,我被一個混蛋……他把我……”

喬沫沫難於啟齒,可是,老太太懂了,她立即抱住喬沫沫安慰:“沫沫,彆哭,這就是女人的命,男人可以混蛋,可以不負責任,可女人始終是弱者,彆哭,奶奶替你想辦法。”

“冇有辦法,奶奶,我要生下這個孩子。”喬沫沫搖著頭,伏在奶奶的肩膀處:“我會跟慕修寒離婚,我要獨身撫養孩子。”

老太太輕輕的推開她,拿紙巾替她抹淚:“你真的考慮清楚了?”

“嗯,我決定了,離婚,生孩子。”喬沫沫咬著唇片,點點頭。

“好,奶奶幫你看孩子。”老太太露出溫柔的笑意,關切的說。

“奶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喬沫沫終於鬆了一口氣,不再害怕孤獨一人了,親情的陪伴,纔是最溫暖的。

老太太歎氣:“我隻是覺的可惜,你和修寒是多好的一對夫妻啊,但冇辦法,命運就是這樣,當有人發出幸福的聲音時,就會想辦法破壞,你彆害怕,有奶奶在,奶奶陪你一起麵對。”

“我真的很愛他,可,也不得不離開。”喬沫沫痛苦的紅著眼眶,淚水往下滑。

“我知道,我看得出來,彆哭了,你很堅強,隻是,那個混蛋……你要不要報警?”老太太還是心疼她的,一定要讓惡人繩之以法。

“不能報警,他勢力太大了,我們抗爭不過。”喬沫沫搖頭,她隻能認命了,再說,那天晚上,他看上去像是吃錯了藥,又喝了酒,彆說冇證據,就算有證據,誰又會信?

他是雲天集團的老闆,權勢顯赫,彆人要是知道,也肯定會懷疑是她主動勾引。

根本就是以卵擊石,毫無辦法。

老太太瞬間悲傷起來:“是啊,我們隻是小市民,沫沫,你受委屈了。”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後悔冇用,我隻想好好往前走。”喬沫沫搖頭,這種委屈,她隻能受著。

“我給你把床鋪好。”老太太強忍酸楚,替她鋪好了床,又把她的行李整理好。

喬沫沫吃了麵,洗了碗筷,走進來幫忙。

“沫沫,幸好你之前跟喬家抗爭了一番,這纔有了現在的生活,就算你不工作,我們也有生活來源。”老太太現在有租金收,日子過的很不錯,哪怕再加上喬沫沫過來,將來有孩子,也不差錢了。

“是啊,命運待我也不薄。”喬沫沫自嘲一笑。

慕修寒要瘋了,喬沫沫真的要跟他離婚。

“老大……”王辰帶著保鏢急急趕來,發現慕修寒將車扔在馬路上,他自己站在河邊上,臉色陰鬱的可怕,就像馬上要下的暴風雨。

“老大,走吧,馬上要下大雨了。”王辰在旁邊輕聲催促,疾風夾著秋天的冷意,呼呼而來。

“她為什麼一定要跟我離婚?我哪裡做的不夠好?”慕修寒雙臂捏著河邊走廊的欄杆,怎麼也想不明白。

“也許,少奶奶有苦忠。”王辰也迷糊了,少奶奶明明看上去很愛老大的,怎麼翻臉就說要離婚?

“她的苦忠?”慕修寒幽眸一眯。

“是啊,也許有人拿你的性命威脅她,以少奶奶的性格,她肯定害怕你受傷害,也許……還有彆的原因,我覺的你可以耐心一點。”王辰皺著眉頭,說著一些可能性。

“誰敢威脅她?”慕修寒頓時煩燥起來,下一秒,他薄唇一冷:“陸寧?”

“有可能,陸寧肯定吃醋了,看到你和少奶奶恩恩愛愛的,她眼紅,就想拆散你們。”王辰對陸寧一點好感都冇有了,甚至,恨不能親手逮到她,送她進監獄。

“這倒是有可能。”慕修寒想到有人寄照片到彆墅,他就猜到跟陸寧有關係,那些照片,也隻有陸寧還留著。

“老大,接下來,你要不要直接把陸寧揪出來,把這件事情講清楚?”

“先等一等,反正,我不會跟沫沫離婚,陸寧肯定會著急,我要看她下一步的行動。”慕修寒眸底閃過鋒芒,大掌捏成拳。

誰要敢阻擋他尋找幸福,他就讓誰下地獄。

喬沫沫在老太太家裡睡了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了。

老太太又給她做了點好吃的,還煲了雞燙:“女人懷孕,要吃點補氣血的,這樣孩子生下來好帶。”

“奶奶,幸好有你。”喬沫沫眼眶一熱,在她最無助,最孤獨的時候,有個人陪在身邊,還給她盛一碗熱騰騰的雞燙。

“說什麼傻話,快吃吧。”老太太歎氣,把最肥美的雞腿都挑出來給她吃。

傍晚時分,喬沫沫接到了白柳玉打來的電話。

“沫沫,你有些日子冇來找我了,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白柳玉可不能斷了跟喬沫沫的聯絡,她要始刻掌握著喬沫沫的一些資訊,方便找機會下手。

“我冇生氣,我最近有點忙,以後有時間,會去看你的。”喬沫沫輕聲說道。

“好,那我不打擾你了,你現在懷孕了,得好好休息,如果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說一聲,白姨欠你的。”白柳玉不敢自稱她媽了。

“知道,謝謝白姨,掛了。”喬沫沫說完,就把電話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