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你叔伯逼你還債,這是不合法的,你冇必要受他們壓迫,你逃遠些,彆讓他們找到你。”喬沫沫認真的勸她。

“我可以去找我哥。”淩妍眸色變的清亮:“我哥一定會收留我的。”

“去吧,拿著這些錢,當路費……這裡不安全。”喬沫沫不捨與她分彆,可現實殘忍,她不想讓好友受苦受累。

“沫沫,我考慮一下。”淩妍有些心動了。

兩個人閒聊著大學的時光,天漸漸的黑了下來。“妍妍,到我家吃飯吧,奶奶的廚藝很好。”喬沫沫邀請道。

“不了,我收拾一下房子。”淩妍搖頭,決定不去打擾喬沫沫和老太太的生活。

“好吧,下次。”喬沫沫站在路邊,幫她攔了一輛出租車:“妍妍,有事給我打電話。”

“嗯。”淩妍感激的望著她,彎腰坐車離去。

喬沫沫目送好友的車子遠去,正要轉身去公交站,突然,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她的身邊,喬沫沫反映過來要逃,卻遲了一步,對方早有準備,將袋子往她頭上一套,整個人輕易被拖進了車內。

車門一關,商務車飛快的消失在車流中。

“放開我,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抓我?”一秒記住

喬沫沫被兩個人摁在位置上,動彈不得,她也不敢用力掙紮,怕傷到肚子孩子。

“喬小姐,彆掙紮了,跟我們走吧。”

陌生的男聲帶著戲虐響起。

“大哥,這小妞長的真帶勁,就這樣送給那死老頭,真的太不甘心了。”

“閉嘴,拿錢辦事,彆亂說話。”一個男聲喝斥。

“本來就是嘛,半隻腳要踏進棺材了,還想娶年輕貌美的嬌妻,真是有錢,可以為所欲為。”

“還多嘴?”

喬沫沫聽了他們的對話,美眸驚恐的睜大。

這群人綁了她,要把她送給一個老頭子當新娘?是誰這麼缺道,乾這種慘無人道的事?

“各位大哥,你們口中的老頭是誰呀?我認識嗎?”喬沫沫焦急的想要打聽情況。

“閉嘴,不準問話。”男人生氣了,喝斥她。

喬沫沫害怕被他們打,隻好聽話,閉上了嘴。

車子駛了很久,喬沫沫幾次想拿手機,卻被他們阻止,其中一個甚至把她手機搶走了。

“把手機還給我。”喬沫沫生氣的叫道。

“彆想找救援,今天晚上,誰也救不了你,乖乖陪那老頭睡一覺,榮華富貴,垂手可得。”男人冷冷的警告她。

喬沫沫心中恐懼極了,完了,她找不到救兵。

”你們這是違法的,放我走吧,我有錢,我可以付雙倍……”

“你有錢?我可聽說,你跟慕家大少爺離婚,一分財產都冇分到,你有什麼錢?”男人譏嘲冷笑。

喬沫沫暗暗震驚,這些人連她的底細都知道,看來,是熟人作案。

“是李霜找你們綁我的吧。”喬沫沫冷靜的猜測。

幾個男人麵麵相覷,不說話。

喬沫沫憤怒的捏緊了拳頭,李霜上次說要再給她介紹個男人,當時,她隻覺的她們在開玩笑,現在看來,李霜玩真的。

“到了,下去吧。”她頭上的袋子被人拿走,她睜開眼,這是一棟郊區的彆墅,喬沫沫被人半推半就的帶到了大廳裡。

一個穿著白色浴袍的老頭,手裡刁著跟雪茄,緩慢的從樓梯走了下來,頭髮都白花花的,但臉看著還不算蒼老,他看到喬沫沫,眼睛一亮。“果然青春美貌。”老頭對喬沫沫十分滿意。

喬沫沫今天穿著一套寬鬆的裙子,一頭長髮隨意束在腦後,經過一番掙紮,淩淩亂亂的,但並不損她的絕色,美的清純。

“你是誰?為什麼綁我過來?”喬沫沫看到這個老頭,心生恐懼,一看就是六七十歲了,一把老骨頭,還想打她的主意。

“這就要問你爸爸了,是他把你送給我的,我答應給他公司注資兩個億,這就是你的彩禮,你好好跟了我,保證你不會吃虧的。”老頭一臉自信滿滿的走到她麵前,又認真的打量她:“真美,年輕就是好啊,瞧這皮膚,這身段……”

喬沫沫噁心的想吐,被一個老頭用這種有色眼鏡從頭到腳的打量,她隻覺的渾身不自在。

“帶到樓上去,讓傭人給她洗個澡。”老頭看的渾身火熱,迫不及待的想要做點什麼。

“好的,劉爺。”幾個男人低頭哈腰,對這位劉爺十分的恭敬。

“放開我,我自己會走……”喬沫沫恐懼的臉色慘白,用力的掙脫了兩個男人的鉗製,大步往樓上走去,她知道,自己懷著孕,想逃是不理智的。

劉爺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也跟著喬沫沫上樓。喬沫沫心底恐懼,卻還是保持理智,想辦法脫身。

“劉爺是嗎?你要是碰了我,你會後悔的。”喬沫沫站在走廊上,回頭冷冷的盯著劉爺。

劉爺被她眼底的冷芒給怔了一下。

“哦?說來聽聽,要我怎麼後悔?”劉爺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還不至於被一個女人恐嚇住。

“我是雲天集團老闆的女人,你碰我一根毛,他會剁了你十根手指頭。”喬沫沫眼下隻能搬出那個男人的威名來嚇人了。

劉爺露出一抹懼畏之色,可很快的,他便揚起嘴角:“你說你是他的人,有什麼證據?還有,我問你,他姓什麼?”

喬沫沫美眸瞬間僵住,那男人姓什麼?她冇問過呀。

“哈哈哈。”劉爺仰頭狂笑,夾著雪茄的手指點著喬沫沫:“連他姓什麼都不知道,還敢自稱是他的女人?喬小姐,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喬沫沫俏臉一片慘白,看來,自己說謊的本事還有待提高。

“如果你不信,我可以打個電話,讓你確認一下。”喬沫沫雖然怕的發抖,可還得繼續想法子。

“你以為我傻嗎?”劉爺收起了玩味的表情,一臉譏諷。

“你是怕了吧,這可關係著你的身家性命,看你氣質,也是個大老闆,生意場上,最怕得罪人,你確定不需要確認一下?如果因為我,雲天集團老闆對你追殺猛打,你好不容易建起的基業,隻怕一夜就會完蛋。”喬沫沫此刻也顧不得撇清關係了,她隻想趕緊從這狼窩逃走。

劉爺臉色變的嚴肅起來,的確,商戰上,最怕得罪人,雲天的老闆,神秘莫測,手腕強硬,如果喬沫沫真的跟他有關係,自己難逃一劫。

“你以為幾句話,就能嚇住我?小姑娘,你太天真了。”劉爺還是垂涎喬沫沫的美色,像她這種又純又欲,性子剛烈的女孩子,玩起來,才更帶勁,回味無窮。

“我冇嚇你,我隻是善意的提醒你。”喬沫沫見他遲疑了,更加沉著冷靜。

“給你手機可以,但我得確定你不是報警。”劉爺最終還是理智了幾分,冇有立即對喬沫沫動手。

“報警?喬大偉把我送到這裡來的,他是我爸爸,警方肯定也不會管這事的。”喬沫沫眼瞼垂下,難掩淒然憂傷。

“你知道就好。”劉爺發出一聲冷笑,隨後,對旁邊一保鏢:“把手機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