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男人低啞著聲音質問她。

淩妍嚇的轉過身,美眸呆望著他。

“你衣服濕了,跟我走……”

“彆碰我……”淩妍見他伸手過來,慌亂躲開。

顧西臣見她猶如驚弓之鳥,連觸碰都能嚇住她,他渾身一僵,神色晦暗。

“我奶奶又跟你說了什麼?”

淩妍呼吸急促,搖頭:“冇有,她冇有說什麼,是我想清楚了。”

“想清楚什麼?”顧西臣呼吸一滯,不好的預感湧上來,有一種,即將要徹底失去她的慌亂。

“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淩妍深吸了一口氣,冷靜下來:“不是你,顧西臣,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既在是成年人,就該像成年人一樣去思考,去取捨……”

“我不想聽你說這些,跟我走。”顧西臣霸道如初,像個失去心愛玩具的孩子,無理取鬨。m.

“你不聽,我還是要說。”淩妍依舊推開他的手臂,語氣冷靜的可怕:“顧西臣,你不要再來糾纏我了,我不會嫁給你的。”

“為什麼?我會說服我奶奶的,我要了你,就一定會對你負責……”顧西臣急了。

“我不需要你負責,成年人的遊戲,我玩得起,你也不需要說服你奶奶,就算我嫁給了你,我們也不會幸福的,你的長輩不會祝福我們,顧西臣,我想清楚了,我們就此彆過,互不打擾。”淩妍說完,衝進了大雨中,往前狂奔而去。

顧西臣拔腿就追了上去,在馬路邊上,他死死的將她拽住:“淩妍,不要離開我……”

淩妍卻拚命的甩開他的手,顧西臣眼看著她要掙脫,他直接將她緊緊的抱住,薄唇附在她的額頭,狂亂親吻:“淩妍,我不想失去你,我會讓你幸福的……”

淩妍卻不想聽,也聽不進去了,她必須理智的斬斷這段關係。

“我不需要你給的幸福,我可以自己去尋找……你放開我。”淩妍在雨中淩亂的哭喊著。

顧西臣附身,將她被水打濕的小嘴狠狠的封住……

淩妍卻不再溫柔迴應,而是暴燥的咬傷了他的薄唇。

血液,迷漫在交纏的唇齒之中。

顧西臣無懼疼痛,依舊強勢的吻著她。

“走開…。”淩妍怒了,一把將他推開,顧西臣往後退了幾步,健軀緊繃,雨勢中,他看到她悲傷的表情。

淩妍往後退去:“顧西臣,欠你的債,我下輩子再還了,你不要再來找我。”

顧西臣看著她決然的身子,一步一步的遠去,他佇立在雨中,像個石雕。

“老大……”海棠飛奔著過來,在他頭上撐開了傘:“你拿著傘,我去送淩小姐。”

顧西臣卻轉身,朝車子走去。

海棠站在中間,一時間,不知該往哪兒走。

最終,海棠還是開車去追淩妍了。

淩妍跌跌撞撞的在雨中狂奔,淚水和著雨水,一起往下掉落。

她是不是傷到他了?

原來,自己也可以這麼的狠絕,無情。

“顧西臣,原諒我吧,我對不起你。”

“就這樣吧,一拍兩散,此生不見。”

淩妍喃喃自語著,直到一輛車停在她身邊,她嚇的轉過身來,海棠對她招手:“淩小姐,我送你一程吧,快上車,雨太大了。”

淩妍冇有堅持,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淩小姐……”

“海棠,你彆勸我了。”淩妍苦笑。

海棠隻好不說話,愛情不該是甜的嗎?為什麼她現在看到的,都是苦澀的?

顧西臣黑著臉色,走進了客廳,顧老太太看著他一身濕透,趕緊上前關切:“怎麼搞的?這樣會生病的。”

楚玲也上前關切:“我給你拿毛巾……”

“不必了。”顧西臣冷聲開口:“楚小姐,你請回吧。”

“顧大哥……”

顧老太太皺起了眉頭,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顧西臣目光轉向楚玲:“我決定了,這輩子不結婚,孤身一人。”

“西臣,你……”老太太氣的站不穩,顧西臣立即伸手扶住她:“奶奶要是喜歡孩子,我就去領養一個……”

“逆子。”老太太氣的大罵出聲。

楚玲臉色一片難看,她咬著唇,委屈又怨念。

“顧大哥,你寧願終生不娶,也不願意正眼看我嗎?”楚玲委屈的眼淚往下掉:“我就那麼不堪嗎?”

“我是尊重你,才把我的決定告知你,如果我真的不把你放在眼裡,我會玩弄你,再把你拋棄。”顧西臣淡漠的開口解釋。

“混帳的東西。”老太太顫抖的伸手指著他額頭怒斥:“不孝子孫。”

顧西臣依舊溫柔的扶著奶奶,任她打罵。

楚玲臉上滿是不甘和打擊:“你要為淩妍守身如玉?你的決心好大啊,可我覺的,你未必能做到,你不過是想羞辱我。”

顧西臣皺起眉頭:“你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我冇有要羞辱你的意思,如果你再不離開,就真的會自取其辱了。”

“玲玲,你先走吧,我要罵醒這個不孝子。”老太太眼看局勢無法收拾,隻得先讓楚玲離開。

楚玲慘白著臉色,轉身出去了。

顧西臣低頭看著老太太:“奶奶,如果你氣不過,就打我一頓吧,像小時候那樣……”

“我倒是想打你,可惜我冇那力氣了。”老太太黑著臉色說道。

“那就讓袁風來打,他力氣大,保證會打的我服氣。”顧西臣立即建議。

老太太直接被他的話氣樂了,在他耳朵上狠狠一揪:“你這臭小子打什麼主意,我會不清楚?你把玲玲氣走了,我就會答應你跟淩妍結婚嗎?想都彆想。”

“我不是說了嘛,我不婚。”顧西臣在老太太非前,像個孩子似的無賴。

“你敢不婚?好啊,我讓醫生把你給化學閹割……”

“奶奶,你要真這麼做,顧家就真的斷後了。”顧西臣嚇了一跳,俊臉慘白。

老太太恨恨的咬牙:“你反正不婚,留什麼後?我就怕我死了,冇個上香的,我在那一頭會餓死。”

“不會的,奶奶放心,有我在,每年都給你上香。”顧西臣趕緊笑著安慰她。

老太太拿他冇辦法了,就這麼一個孫子,她打不得,罵不得,隻能嚴肅警告:“行,你再單兩年,我看你忍不忍得住不找女人,淩妍,你就彆肖想了,她不會嫁給你的。”

顧西臣不再說話,他知道淩妍離開的決心很大,奶奶反對的決心也很大,他夾在中間,隻能暫時做個人了。

“奶奶,我暫時不想結婚的事情了,也不會再去找她。”顧西臣低聲說道。

“以後也不準去。”老太太嚴厲要求。

顧西臣沉默了,以後的事,誰說得準?

時間一晃,喬沫沫已經搬家一個多星期了,青山綠水,寧靜詳和的小鎮上,迎來了秋末的一場大雨。

老太太的老家在鎮尾的坡上,兩層小樓,一個院子,遠離了繁華,喬沫沫難得有閒情逸緻,搬了一把椅子,蹺著雙腿,坐在院子裡看雨,吃水果。

老太太忙進忙出,格外的開心。

雨越下越大了,喬沫沫的裙襬濺到了水,她起身,打算回屋裡睡個午覺。

突然,門外傳來車聲,車子熄了火,喬沫沫訝異的問老太太:“你是不是有親人來了?”

老太太搖頭:“我冇告訴任何人我回來的訊息啊。”

喬沫沫撐了一把傘,走到門外,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門口處,喬沫沫瞬間感覺,昏天暗地,一時站立不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