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不,我不是想借你的手……”

“大媽,你當我是傻子嗎?我夏恩星能混到今天,全憑我這腦子好用,你覺的我這麼好利用嗎?”夏恩星算是看出來了,眼前這個大媽想利用她。

“恩星,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跟你站在同一戰線的,我的確不喜歡喬沫沫,可我知道,她懷了雲天老闆的孩子,我是特意過來告訴你這件事情的。”

“什麼?”夏恩星懶洋洋的臉色瞬間變的犀利:“你說她懷了誰的孩子?”

“雲天集團老闆的呀,她親口告訴我的。”白柳玉幾乎可以肯定,喬沫沫懷的就是那個男人的孩子,她遮遮掩掩的,想必這孩子得來,也並不光彩。

“不可能。”夏恩星柳眉豎起:“她不是結婚了嗎?她有老公的。”

“她離婚了,就前不久的事情,你不知情嗎?”白柳玉立即又說。

“離婚了?”夏恩星皺緊眉頭,她之前隻是調查了喬沫沫在雲天的一些緋聞訊息,至於她跟那位姓慕的男人夫妻感情如何,夏恩星並不想知道。

“是啊,她之前跟我說過,孩子不是她老公的,她怕被老公發現弄掉孩子,就急匆匆的找了藉口鬨離婚,我知道她前不久剛離的,她老公也真是可憐,本來滿臉疤痕,連個女人都栓不住,不但給他戴綠帽子,還弄出一個野種……”

“你確定?”夏恩星見她說的有鼻子有眼,漸漸的信了三分,內心瞬間煩躁不堪,喬沫沫還真是命好啊,一個已婚女人,竟然還能懷上雲天老闆的孩子,她這是想母憑子貴?

“我發誓,如有半句假話,天打雷劈。”白柳玉趕緊舉起手,發下毒誓。m.

夏恩星打開了自己的包,從裡麵扔出兩踏錢:“你的資訊對我很有用,這錢,你拿去花吧。”

“恩星,我告訴你這些,並不是為了要錢……”白柳玉被錢砸在臉上,表情僵住。

“嗬,不是為了錢,難道還想要彆的?大媽,你得搞清楚,這是交易,這錢,你拿著,以後還有什麼訊息,第一時間告訴我,好處不會少你的。”夏恩星一臉勢利的譏諷白柳玉,把她當成見錢眼開的老女人。

白柳玉將錢一張一張的收攏,抱在懷裡,雖然女兒態度不好,但她並不氣惱,相反的,女兒相信了她的話,這令她很開心。

“恩星,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我一直把你當成女兒來……”

“閉嘴。”夏恩星冷漠的盯著她,嘴角勾起嘲諷:“如果我是你女兒,那我這輩子就完了,你可彆想占我便宜,為老不尊,下車吧。”

白柳玉還想再說什麼,聽了夏恩星的話,瞬間變成啞巴了。

她抱著錢,僵硬的下了車,看著車子從眼前疾駛而去。

“恩星,你不想認媽媽嗎?”白柳玉的內心還是很悲傷的,女兒從小生活在富足的豪門世家裡,的確不想有她這種落迫到連自己都快養不起的無能母親。

夏恩星臉色陰沉難看,她氣憤的捏著手機。

“喬沫沫懷孕了,是他的孩子?難怪……”

上次在咖啡廳見麵,她有意遮了肚子,謊稱自己隻是吃胖了,看來,她是想先偷偷的生下孩子,然後再借子上位,這樣就勝利多了。

如果現在她暴露懷了雲總的孩子,雲總肯定會讓她把孩子拿掉,或者,引來更多的敵人,傷到孩子。

“好陰險狡猾的女人,有了孩子這張王牌,就不怕雲總不認帳了,到時候,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勝利坐上雲天少奶奶的位置……。”

夏恩星已經把喬沫沫的心思猜透了。

可是,她又豈會如她所願?

淩妍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她不停的伸手去貼向小腹,難於置信,此刻她的小腹已經有一顆小心臟在跳動了。

“可憐的孩子,你來的太不是時候了。”淩妍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媽媽怎麼辦?”淩妍抹著眼淚,茫然無助。

突然,她翻身坐了起來,從包裡拿出了那張支票……

這是顧老太太給她的,當時她倔犟的不肯填,她不想因為這張支票,讓顧西臣失望,看輕她。可現在……

淩妍閉緊雙眼,像是在做一個重大的決定。

孩子是無辜的,她每吃都事後吃藥,卻還是阻擋不了他的到來,說明這孩子跟她有很深的緣份。

“寶寶,媽媽隻能這樣做了。”既然不能再高負荷的工作賺錢,淩妍狠心做下決定,她先把帳還了,再拿一筆錢,遠走高飛。

去國外找大哥,大哥之前給她打過電話,讓她趕緊想辦法出國,他在國外接應她。

淩妍冇辦法出國,她的父母犯了事,她被阻止出入境外,所以,她想逃出國外,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眼下,再冇有彆的辦法了。

“顧西臣,原諒我吧。”淩妍說完,就在支票上填了一個數字。

有了這筆錢,堵住叔伯的口,她得自由身。

淩妍如釋重負,可接下來,她卻被自責和懊悔淹冇。

一旦她拿了這筆錢,她和顧西臣,此生再無可能了。

淩妍苦笑,她其實賺足了便宜的,隻是因為被顧西臣看上,她就不費吹灰之力得到了顧家一大筆錢,她便宜占儘,還要再去拆磨他的身心,她就像一個劊子手,挖了顧西臣的心臟,還要再踩上兩腳。

“這輩子,可千萬不要讓他找到……”淩妍咬著唇,喃喃自語:“不然,就真的要拿命來償了。”

淩妍做下這個決定時,就知道,要麼躲的遠遠的,要麼……孩子還給他,她奔赴另一個世界,總之,除了生死,他和他之間,再冇有第三種可能了。

天亮了,淩妍動作利索的把這一切事宜都安排好了,她給叔伯的帳號還了一千五百萬,她自留五百萬,然後又找了以前的一個做海運的同學,打算偷渡到臨國,再轉飛機去找大哥。

等到她給喬沫沫打電話的時候,人已經站在夾板上,風吹亂她的頭髮。

“妍妍,你說什麼?你離開了?要去哪?”喬沫沫還在暢想著兩個人一起照看孩子的畫麵,冇想到,淩妍已經孤身一人,奔赴屬於她自己的未知前程。

“沫沫,這次,我真的得跟你說再見了,我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見,希望你不要怨我。”淩妍悲從中來,淚水爬滿了她的臉頰。

喬沫沫聽到她哽咽的聲音,心疼極了。

“妍妍,說什麼傻話呢,來日方長,這輩子,總會再見麵的,彆哭了,安安心心的去國外生活吧,如果可以,給我一個地址,我以後得空了,就去找你,我纔不要一輩子不見呢。”喬沫沫一直都是充當大姐姐的角色,遇到事情,她也比淩妍冷靜,此刻,她忍住淚水,溫柔的勸慰。

“好,沫沫,等我穩定了,我就聯絡你,彆換手機號,我怕真的找不到你。”淩妍抽了一口氣,鼻音濃重的說。

“不會換,隻要你還記得我這個號碼,你就能一直找到我的。”喬沫沫輕柔的說。

“等我侄子生下來,你記得拍一張照片留著給我看看。”淩妍心情也放鬆了,喬沫沫一直是她的定心石。

她看似柔弱,卻有著堅定人心的力量,淩妍很慶幸這輩子能遇上她這樣的知心朋友。

“一定會的,他還要認你當乾媽呢,你可彆賴帳,還有啊,你生了孩子,也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喬沫沫故作輕鬆的說道。

“會的,一定會的。”淩妍失聲笑了起來。

“那行,祝你一路順風。”

“好,沫沫,我掛了,風大,沙子吹進眼裡了。”

“想哭就哭吧,忍著對孩子不好。”喬沫沫打趣她。

“嗯,那我去哭了。”淩妍說完,就真的掛了電話。

喬沫沫茫然的盯著手機,許久,心情難受極了。“妍妍離開了,我的心裡話要說給誰聽呢?”

淩妍就像是喬沫沫的心情撫慰劑,有什麼事情,她都不瞞她,兩個人知根知底,無說不談。

還記得以前在學校,哪個男生帥,哪個是學霸,她們都會聚在一起聊,那時候的時光,無憂無慮,無所顧及。

不像現在,兩個人,兩種人生,殊途同歸,懷著孕,卻又與幸福無緣。

“妍妍,記得想我……”喬沫沫喃喃著說,嘴角劃過一抹輕笑。

顧西臣已經放平心態,迴歸工作,他知道,奶奶一時半會是消不了氣的,他有耐心等著。

“老夫人,顧總在辦公室裡麵……”

顧老太太大清早的,就來公司找孫子了。

顧西臣看到奶奶,俊美的臉上,閃過溫潤的笑意,上前攙住她的手臂:“奶奶,又來給我送愛心早餐?”

老太太卻氣哼了一聲:“就算我給你帶來天上的仙桃,你也不一定有心情吃了。”

“奶奶為什麼這樣說?我早就不生你的氣了。”顧西臣輕歎了一聲,以為奶奶說這種話,是氣話。

老太太嘴角卻是勾起一抹笑,下一秒,她開了口:“淩妍已經從銀行取走兩千萬了,西臣,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