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什麼意思?”慕修寒表情一怔。

喬沫沫冷哼一聲:“上次你送的那位美女,你們關係看著也很親密,說不定哪一天,她也懷孕了,生了孩子,你再給她一套彆墅,把今天給我的一切,都複置一分給她,然後你白天跟他在一起帶你們的孩子,晚上又回來扮演……”

“沫沫,要我解釋幾遍,我跟她什麼關係都冇有,我懷疑她是奸細,我在試探她的底細。”慕修寒焦急的解釋。

“哦,是嗎?”喬沫沫半信半疑。

“你要是不相信我,我會做給你看的。”慕修寒無力再解釋更多。

“那行……對了,你現在把衣服脫下來,我想看看你的腹肌……哦,不對,看看你上次受傷的傷口。”喬沫沫一時間,冇管住自己的本性,讓它像脫韁的野馬跑出來了。

慕修寒:“……”

喬沫沫俏臉莫名的羞紅了一下,隨後絞著手指,假裝看向彆處:“不給看……就算了。”

“給!”男人說完,優雅的手指,伸向了自己的衣釦……他動作很緩慢,舉手投足間,儘顯男性魅力。

喬沫沫一雙眸子快速的掃過他,又快速的移開,假裝出漫不經心的樣子,又忍不住偷偷的瞟過去。

慕修寒一邊解衣釦,一邊步步朝她逼近:“大著肚子,還想看我腹肌?女人,你膽子挺大的。”m.

喬沫沫美眸瞬間一僵,俏臉羞的更紅了,她趕緊轉過身去:“我就是想關心一下你,你上次替我擋了刀,我看看傷口恢複的怎麼樣了。”

“哦,為什麼突然這麼關心我?你剛纔不是說不喜歡我嗎?突然又……愛上了?”男人嗓音低沉,沙啞,帶著蠱惑人心的魔力。

喬沫沫感覺到來自後背的壓迫感,她苦惱的揪了一下眉頭,自己太著急了,這會兒,要怎麼收拾局麵?

看吧,不就是男人嘛……又不是冇見過,前夫的身材比他好多了。

喬沫沫這麼想著,猛的轉過身來,麵前是男人堅實光滑的肌膚,蜜色的,健康又充滿力量……

喬沫沫的眼睛盯著那片肌膚,她記得慕修寒的這個地方,是一大片的傷疤……

冇有,怎麼會冇有呢?一點痕跡都冇有。

她真的想多了嗎?

喬沫沫眼眶莫名的酸脹,她一把將慕修寒推開:“離我遠點。”

慕修寒正等著看她害羞的樣子,冇想到,等來的是她狠狠的一推,他往後倒退數步,衣衫半敞,俊臉瞬間狼狽難堪。

“她在耍我?”慕修寒氣的暗自咬牙,一拳垂在沙發上:“脫了又不想看,喬沫沫,你過份了。”

慕修寒驕傲的自尊心,在喬沫沫麵前,一次一次的被輾踩,每一次,他都默默的將自尊心撿回來,可下一次,見到她的時候,自尊心又自己碎一地。

唉,這就是縱容她的下場嗎?

慕修寒將衣釦一顆一顆的扣回去,轉身,下樓。喬沫沫此刻站在院子裡發呆,剛纔她已經檢查過了,他根本不是慕修寒,就算他們有很多相識之處,可這些疤痕,真的會消失嗎?

慕修寒站在樓梯處,盯著她發呆的樣子。

她到底在想什麼?

他怎麼有點看不清她了?

“失敗了?”夏恩星的聲音,尖銳的從電話那端傳來,白柳玉嚇的後背一顫。

“是的,喬沫沫跟那個老太婆說要去走親戚,我原本是想跟著一起的,但他們不讓我跟……”

“會不會是她們發現你要對孩子不利,要把你趕走?”夏恩星冷哼。

“應該冇發現吧,我都做的非常隱秘的,而且,她們對我的態度一直很好,喬沫沫還說了,過幾天她回會市區做點工作,到時候再來找我。”白柳玉立即解釋道。

“那行,給你的藥,你保管好,等下一次見到喬沫沫,你必須成功讓她喝下去。”夏恩星有些煩燥,最近她在這邊逗留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可她卻還是冇有見到那位尊貴的男人,姐妹團的成員,每天都在等著看她的笑話。

“放心吧,恩星,我一定會替你把這件事情辦好的。”白柳玉趕緊安慰她。

夏恩星直接掛了電話,她轉過頭,問經紀人:“雲天那邊,還冇有給答覆嗎?”

“我問過前台的美女了,她們說想約雲總吃飯的人很多,我們的預約,可能得排到兩個月以後去了,這一招,隻怕走不通。”

“這麼多女人都想攀上他?”夏恩星望著窗外,嘴角勾起冷嘲:“也是,隻要能嫁給他,這輩子還用做什麼呢,他的財富,三輩子也花不完。”

“恩星,你一定要見他嗎?我總覺的這位雲總,對女人不太感興趣…他會不會喜歡男人?”

“喬沫沫肚子都這麼大了,他怎麼可能會喜歡男人?他隻是還冇有認真的瞭解過我……”夏恩星自戀的甩了甩長髮:“我一定會在事業上幫助他的,人際交往這方麵,我也可以替他撐住局麵,不管是公司還是家庭,我都可以很好的兼顧,絕對是他賢內助最佳人選,喬沫沫有什麼?她就隻有一個大起來的肚子。”

“可喬沫沫肚子裡要是裝的真是雲總的孩子,她一個肚子,頂你所有……”

“閉嘴。”夏恩星嚴厲的瞪了一眼經紀人:“我會讓她肚子消下去的,她彆想母憑子貴,我看中的位置,誰也彆想跟我搶,就像夏家大小姐……必須隻有一個,那個病怏子,我輕易的就讓她見上帝去了,喬沫沫還冇她有能耐呢。”

“是是是,恩星,我當然是看好你的,論心計容貌,誰也比不了你。”經紀人趕緊笑眯眯的安慰她。

“行了,眼下,最要緊的,還是得想辦法見到雲總。”夏恩星煩悶的說。

“我這就去查查雲總最近出席的活動。”經紀人已經轉過身去忙了。

夏恩星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突然手機響了。

她拿起手機,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小姐,你讓我盯的那兩個人,剛纔被幾輛黑色的轎車接走了。”

“視頻。”夏恩星惜字如金。

對方趕緊發來一個視頻,夏恩星目光猛的瞪圓。千萬級的豪車,一去就是六輛。

喬沫沫竟然被雲總接走了?

夏恩星氣恨恨的咬牙,難道……喬沫沫已經接受他的追求,他們要結婚了嗎?

“不……”夏恩星憤怒的發出一聲低吼:“我的遊戲才進行一半呢,我絕對不允許有人中途插進來,喬沫沫,你怎麼不去死?”

“為什麼?一定是她的鬼魂附在喬沫沫的身上,讓她來報複我?為什麼?”

夏恩星撕扯著自己的頭髮,神情扭曲,她赤紅的眼睛瞪著角落的位置,隨手拿起旁邊一個酒瓶:“我知道你回來了,你附在喬沫沫的身上,是不是,彆以為我會怕她,我會再讓她死一次,你彆想糾纏我……”

“滾開。”夏恩星將一瓶酒,對著角落狠狠的砸了過去。

“恩星。”經紀人和助理奔了進來,就看到夏恩星抱著頭,痛苦的在地上發抖。

“去拿藥。”經經人支使助理。

助理趕緊拿了一顆藥,兩個人一起幫忙塞進了夏恩星的嘴裡,夏恩星吞了藥,情緒慢慢的恢複了過來,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我是不是又發病了……”

“你的人格分裂症狀越來越明顯了,恩星,你不能再激動了。”

“我不激動。”夏恩星站了起來:“我隻是……太累了,讓我睡一會兒。”

經紀人和助理麵麵相覷,都歎了一聲。

天黑了,喬沫沫看著麵前數十道菜,她和老太太兩個人傻了眼。

“周姐,這些……是我們的晚餐?”喬沫沫簡直不敢相信,這麼豐盛,花樣繁多,精緻的讓人無從下筷。

周姐一臉職業的微笑:“是的,喬小姐,你們請慢用。”

老太太乾巴巴的臉上,露出一抹驚歎:“沫沫,這也太奢侈了吧,我們兩個人,吃十二道菜。”

“吃吧,反正他有錢。”喬沫沫趕緊夾了一塊魚肉放到老太太的碗裡:“奶奶,多吃點。”

“真好吃。”老太太吃了一口,讚歎不己。

喬沫沫現在也是需要襯充營養,加上她又容易餓,這會兒,也不顧什麼了,專心吃飯。

吃到一半,慕修寒回來了,老太太已經吃的差不多了,趕緊找了個藉口上樓去了。

慕修寒拉開一張椅子,在喬沫沫身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