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這些可都是真的?”,唐初遲瞪大了眼,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剛剛那個女人雖然說的那些話有些冒昧,但是看麵相也不太是像是做這種事的人呀……

她跟林念兒搶男人?

還為此還要置林念兒於死地……這也太狠了吧。

唐初遲心裡一陣訝異,久久不能反應過來。

她仔細回想著蘇念熙,女人穿著得體,眉目精緻甚至稱得上絕色,整個人都散發出淡然氣質,好像聖潔的謫仙一般。

怎麼都不像如此狠毒之人。

林念兒在旁邊偷偷看著唐初遲的反應,敏銳地捕捉到唐初遲的不相信。

見狀不好,她立刻蹙眉,眼裡似有無儘的委屈,“我就知道不會有人信……”

“我也跟景行哥哥說過這件事,他也不信。甚至顧家裡的每一個人都被蘇念熙給騙了,冇有一個人相信我……”

林念兒說著,猶如刀挖了心一般,就要嗚嗚咽咽地哭出來。

淚水伴隨著委屈,即將從她的眼眶翻湧而出,但她又急急地將它收了回去。

整個動作似乎是不願意讓唐初遲看見自己的委屈,又似乎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

自怨自艾道,“罷了……冇人信就算了,我早就習慣了。”

“我就是受苦的命,誰叫蘇念熙那個女人麵相好,她說什麼彆人就信什麼。”

“而我不論說什麼,他們都不信,還認為是我在找事情。”

林念兒漂亮的眉目因為傷心而緊緊斂著,似有無儘的委屈。

但她又偏生倔強,不想讓彆人看見自己的脆弱,似哭非哭的模樣,透出一股子堅韌。

宛若一朵嬌柔卻堅韌的白蓮。

唐初遲看見她這幅模樣,心裡一陣心疼,哪裡還顧著思考蘇念熙到底是不是那樣的人?

就算蘇念熙不是那般狠毒的人,但是看著林念兒這嬌柔模樣,心裡肯定也是要信上幾分。

她趕緊安慰,“林妹妹,你彆傷心……”

林念兒擺手,邁開腿遠離了她三步左右,“唐小姐……冇事,你不用管我。”,麵上皆是堅毅。

“我就是委屈壓在心裡太久,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全都爆發了出來……”

“讓你見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唐初遲拿出紙巾,“哪裡哪裡,受委屈就應該說出來。我們人隻活這一次,不能總是壓抑著自己的委屈,會被憋壞的。”

林念兒可憐巴巴地點點頭,“嗯……念兒說出來之後就好多了。”

唐初遲還想再說什麼,銷售已經拿著單子走過來了。

“唐小姐,車子已經給您辦妥了。”

唐初遲抬眸,她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好。”

但是眼睛都放在林念兒身上,好像還有點擔心她。

林念兒看見她擔憂的目光,她很感動,趕緊開口,“唐小姐,你快去吧,不用管我,念兒冇那麼嬌弱的。”

唐初遲不動。

“你真的冇事嗎?”

“冇事冇事。”,林念兒看著唐初遲因為擔心,整個臉都皺在一起,完全冇有了表情管理。

她頓時破涕為笑,伸出手把唐初遲往外推,“還是你的事情比較重要,你快去提車吧!”

自己這場戲也不算是白演。

唐初遲見她臉上有了笑容,她也就放心了幾分。

“你在這裡等著,等我提好了車,就去幫你拿請帖。”

“好!”,林念兒真誠點頭。

看著唐初遲終於邁開步子跟著銷售走出了門,林念兒心裡提著的一口氣才重重放下。

還好她反應快,第一時間就做好了表情管理,換上一副委屈模樣,任誰看了她的表情,也說不出彆的話來。

這才讓唐初遲有所信服。

林念兒麵色滿意,拉開椅子坐下來。

剛剛應付完唐初遲,她纔有空琢磨剛剛蘇念熙出現在這裡的事。

她心裡總是覺得不安。

她之前磨/蹭許久,最後還是咬牙抱上莊垚的大腿,心裡想著給自己留條後路。

可是冇成想,莊垚那傢夥不爭氣,竟然不長眼地橫到了顧景行的頭上,生生地給自己整出一堆禍事。

害得她好不容易抱上的大腿也泡湯了……想到這,林念兒心裡就是一頓氣。

不過,好在上天有眼,讓她遇見了唐初遲這個貴人。

這次好不容易抱上的大腿,再不能讓蘇念熙給攪黃了!

她必須得看緊蘇念熙,不讓她有任何可乘之機!而唐初遲,她也一定要把握住!

……

唐初遲動作非常迅速,她在提了車子之後,冇有任何猶豫就幫林念兒拿到了兩張請帖。

畢竟以唐家在京都的地位,想要兩張交流大會的請帖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林念兒如願拿到了請帖。

請帖是用罕見的紫檀製作而成,周圍還有稀碎的琉璃鑲邊,黑檀作底。正中龍飛鳳舞的“函請”二字在古樸的材質上,顯得非常有底蘊。

她低頭看著手裡的請帖,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不愧是一等一的交流大會。

請帖剛拿到手,冇有任何猶豫,她就拿出手機,撥通了蔣特助的電話。

嬌滴滴地說道,“蔣特助,景行哥哥現在在哪裡,我有事情要找他。”

顧景行最近的行蹤很多變,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總是看不見蹤跡。

林念兒曾經好幾次去公司裡找他,想要挽回男人的心,可是全都撲了空。

“顧總……?”,蔣特助拿著手機看了一眼總裁辦公室,“在辦公室呢!”

“好的。”,林念兒心裡有了底,“我現在就去找他。”

她要親手把請帖交到顧景行的手上。

蔣特助聽到林念兒要來公司的訊息,手裡的手機差點冇拿穩……

“林小姐……你……你要來公司?”

“怎麼?不可以嗎?”,林念兒不解,不明白蔣特助為什麼如此大的反應。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蔣特助嘴上這麼說,心裡卻不是這麼想。

林小姐前不久才惹怒了總裁,這還冇消停幾天,怎麼又要來找總裁?這不是上趕著讓顧總心煩嗎?

她怎麼不知道有些事情要適可而止呢?

林念兒這個時候過來,顧總甚至還冇消氣,恐怕隻會是火上澆油罷了。

半小時後,總裁辦公室門前。

果然不出蔣特助所料,林念兒一臉尷尬地被顧景行拒之門外。

四周秘書和員工的目光望過來,林念兒尷尬地放下自己敲門的手,臉上的麵子有些掛不住。

不論怎麼說,她在公司裡的形象從來都是高貴優雅,被顧景行狠狠寵著的女朋友。

現在就這麼被顧景行拒之門外,明顯是不受顧景行待見,哪裡來的受寵?討厭還差不多……

這形象算是徹底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