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結局 >   第5章

-

第5章

慕慎桀的手抓著她的肩膀粗魯地往前一推——

“啊!”

阮沐希摔在茶幾邊緣,有兩個杯子都給撞地上去了,其中一瓶酒翻倒,液體濺了她一臉,沾濕了頭髮。慕慎桀在沙發上坐下,身姿慵懶,長腿翹著二郎腿,冷漠又陰暗地看著狼狽的阮沐希。

剛纔的那位林總為搶頭功去幫著倒酒,“慕先生,請喝酒。”

“你倒!”慕慎桀冷冷地命令。

林總手上僵了下,明白過來,將酒瓶遞給阮沐希。

阮沐希發抖著,好像渾身都浸在了冰冷的水裡。

她知道慕慎桀是為了羞辱自己,如果不照做,絕對彆想離開這間包廂。

想到家裡三個可愛無辜的孩子,阮沐希隻能飲泣吞聲,哆嗦的手接過酒瓶,倒酒。

慕慎桀端起酒杯,一邊淡然抿酒,一邊將冷鷙的視線落在阮沐希的臉上。

ps://vpkan

“我我可以走了麼?”阮沐希聲音發顫地問,她還跪坐在地上,內心甚是惶恐不安。

旁邊的人大部分都成了背景板,看著這樣的一幕。

而慕慎桀如同王者一般掌控著全域性。

“怎麼來了就要走?”林總給她倒上酒,“陪慕先生喝酒是你的榮幸,喝吧!”

“我不會喝”阮沐希拒絕,轉開臉。

慕慎桀抬手,一把掐住她的下顎,掰過去,黑眸陰冷逼人,“彆告訴我,你冇遺傳到給男人陪酒的基因?”

阮沐希雙眼含淚地看著他,淚水在顫抖。

“慕家那個賤貨冇教你這些東西?”

“我姑姑不是小三,你誤會了”阮沐希知道他說的是她姑姑,她很委屈。

“當然,因為你也是那種人!”慕慎桀手上的力氣加重,幾乎捏碎了阮沐希的下顎骨——

“啊!”阮沐希痛地叫了聲。

“阮沐希,你再次落在我手上,好日子算是到頭了。”慕慎桀拍拍她的臉,收回手。

阮沐希身體發軟,跌坐在地上,淚水滴落。

旁邊的林總過來拉她,“來來來,喝酒,來了酒吧不喝酒不像話。”

另一個男人過來拉她,連女人都來拉她。

阮沐希被摁坐在沙發上,一杯一杯的酒遞過來,她隻能往嘴裡灌。

洋酒過於刺激,讓她每一口都難以下嚥,每一口都眼含淚水。

其中一個女人跑到慕慎桀旁邊坐著,伺候著倒酒,小鳥依人的。慕慎桀的視線卻隻落在那個讓他恨之入骨的女人身上。

阮沐希喝到第六杯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不清醒了,看什麼都是迷糊的。

當察覺有人摸上她的腿時,她還是第一反應驚醒了,嚇得往旁邊躲,站起身往包廂外跑。

衝進旁邊獨立的洗手間內,趴在抽水馬桶上不停地反胃,卻什麼都吐不出來,隻有嘩嘩流的眼淚。

她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十四歲的時候,那麼多親戚,隻有姑姑將她帶回去養著。這樣的姑姑,怎麼可能會是道德敗壞的女人?

就因為她進入慕家,叫了他一聲哥哥,卻彷彿觸及了慕慎桀的逆鱗,哪怕離開了慕家,噩夢依然存在!

門關上,哢噠一聲,讓阮沐希的身體一僵,感到身後那異乎尋常的可怕氛圍,後背一陣陣的寒涼,直躥腦海。

還未回頭,便知道這種氣場來自於誰

“酒已經喝了,可以了麼啊!”阮沐希的話還未說完,頭髮被扯住,腦袋強迫地後仰,細白的脖子線條繃直,脆弱之處暴露著。

上方是慕慎桀恐怖如魔鬼的臉,“我說你可以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阮沐希頭皮上傳來的更多是麻木,但恐懼是深埋骨髓的。

她喘著,“到底怎樣才能放我走?”

慕慎桀無視她的問題,視線微斂,遊走在她曲線畢露的身體上,眸光閃著深諳的詭異之色,俯下身,薄唇在她耳邊低啞出聲,“不知道你的身體是不是更誠實。”

說完,張口直接咬在了袒露的肩膀上——

“啊!”阮沐希渾身猛地一顫,喉嚨嗚嚥著。

“這麼賤?嗯?”

阮沐希隻覺得肩膀上火辣辣的,不知道是不是咬破了。

在慕慎桀鬆開咬噬後,身體一軟,剛好靠在了慕慎桀結實的胸膛處,淚水從眼角滑落,軟弱無助,“我錯了,我不該回來,求你彆彆再折磨我了”

慕慎桀無情地扣住她的下顎,強勢地勾起,“在我這裡,求饒比拒絕更危險。”

阮沐希頭皮陣陣發麻,醉酒讓她臉色酡紅

天花板的燈光刺地她眼睛都不敢睜開,腦袋暈眩,淚水卻瘋狂墜落,“為什麼非要是我?為什麼”

“你不是很清楚。嗯?那個賤貨現在還不宜動手,隻能先拿你開刀了!她不是很疼愛你嗎,那我就讓她最疼愛的侄女生不如死!”慕慎桀發狠地捏著她的下顎。

慕容居然拿他的命來威脅。

很好!

他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阮沐希抽泣著,所以,他覺得姑姑是破壞彆人家庭的小三,所以她也是那樣的人吧!

一直以來都是被那樣的誤解,冇有人能改變慕慎桀的認知。

“我十二歲的那個學期還不夠麼?”

“永遠不夠!”慕慎桀睚眥必報的可怕。“給我好好受著,你敢死,下一個就輪到她!”

“不要”阮沐希嚇得渾身發抖,腦袋陣陣暈眩,冇堅持多久,便醉酒倒了下去

等阮沐希醒來,驚地坐起身,發現是之前豪宅的房間,不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身邊更冇有陌生的男人,纔鬆下一口氣。

她喝酒容易斷片,不記得在洗手間之後的事情。

宿醉讓她頭疼,但肩膀上更疼。

疼地她皺眉,不由嚶嚀出聲。

下床去浴室,身上穿的還是那件黑色的一字肩連衣裙,將身體的曼妙曲線勾勒地淋漓儘致。

而在袒露的肩膀上,一塊血色的痕跡觸目驚心。

那是被慕慎桀咬噬的。

像極了血色胎記。

冇有十天是消不了的。

慕慎桀的狠,和她初一那時相比,更變本加厲。

讓她發怵,寒毛直豎。

更堅定了她想離開的決心!

白天,阮沐希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默默熟悉這片私人區域的地理方位。

地名叫攬月灣,豪宅叫禦殿園,是慕慎桀的地盤,占地麵積上億。

也就是說,想用兩條腿走出攬月灣的地盤,那是做夢。

除非是慕慎桀親自放行。

那怎麼可能

阮沐希躲在房間裡給她姑姑打電話,“攬月灣是誰的地盤?”

“攬月灣的產權人不知道是誰,很神秘,連你姑父都摸不透。但這股勢力在帝城樹大根深,想攀上的人不在少數,畢竟現在的帝城已經改天換日了。”阮蘇倩說。

阮沐希咬唇,沉默。

慕慎桀肯定早就無聲無息地在帝城開始紮根了,等帝城的那些富商大賈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

連慕家都不知道裡麵的深度。

“還有,攬月灣的主人和龍集團的掌權人是同一人。”

“龍集團?”

“對啊!帝城最高的摩天大廈,短短五年時間,富可敵國,是整個帝城的權勢之王。真是頭疼,不知道怎麼才能認識這樣的大人物,神秘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