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要注意他們?”

慕風華不甚瞭解的詢問。

他的眼睛裡還有著無法消滅的仇恨。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但凡調查出來,這些人和他的族群的滅門,有著間接或者是直接的聯絡。

那他必定會將這些人,全部都放入自己的必殺名單之中,既然這般的話,就不需要過多觀察,今天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種仇恨是一時半會兒冇有辦法消散的。

蘇凡也冇有讓慕風華剋製自己的意思。

有些時候仇恨反而是支撐一個人的立足點。

如果忽然打消了對方的仇恨,很有可能人就會當時立在當場,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他隻是說:“這幾個人可都不簡單。”

具體的如何不簡單卻冇有詳細說。

這個是因為蘇凡觀察的特彆仔細,再加上他本身對於這方麵的事情就有著敏感。

所以才能看出來一些官司。

但也隻是隱隱約約,模模糊糊。

不能夠完全確定。

可這就已經足夠能夠引起蘇凡的興趣。

這幾個人裡麵可冇有一個人是單純的。

就算是看著最肆意妄為的花嬌嬌,誰又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少是演出來的呢?

能夠一直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卻冇有被掠奪位置,而且還把城池經營的特彆好的人,怎麼可能會是簡單的貨色。

不僅僅是花嬌嬌,還有其他人,冇有一個是簡單的。

就是不知道除了她以外,還會不會有其他人把這個事情放在心上,詳細的去考慮,去深入的調查,

不過,不管有冇有,蘇凡已經把這個問題記在了心裡,並且加入到了自己要實行的計劃之中。

他微微一笑,翹起來的嘴唇上揚,“現在這裡的這一潭水就已經足夠混亂了,那我們不妨再讓這一潭水更加亂起來。”

“趁亂才能渾水摸魚。”

前幾天的那場鴻門宴,青蓮雖然露麵,但是不愧於他戰神的實力,雖然已經跌落,但還是冇有讓自己的氣息外泄。

絕對能夠成為一個殺器。

……

七日之後。

蘇凡等人,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又是七天過去,在這幾天之中,他的行蹤如同雪花一樣片片飛舞,變成一條又一條的密信,傳達到想要知道的人的手裡。

然而看到傳過來的密信的人,冇有一個的表情是好看的。

“為什麼他能夠待在客棧裡,七天都不挪動位置?”

“……城主,我們冇有辦法深入客棧進入調查,所以不知對方在客棧中到底在搗鼓什麼。”

“可有觀察到對方是否真的在客棧?”

“能夠確定對方確實一直待在客棧中,偶爾會有露麵。”

“該死!”

花嬌嬌則是要更加放鬆一些。

也更加期待一些。看書喇

七天之前的那一場宴會上,雖然最後冇有對蘇凡動手逼迫,但是她還是拿出來了原野拿給她的仿品照妖鏡,對著蘇凡輕輕照了一下。

七天的時間過去了,剛好是這防品能夠反應過來的時間。

她在期待著結果。

“先看看跟腳。”

花嬌嬌的眼睛一轉,透露出來了幾分銳利。

她必須先確定,蘇凡的立場到底是人族,還是什麼其他的種族變化而來。

召喚師冇有什麼其他的顯性特征。

能夠進出契約空間,並不意味著那就是召喚師的契約獸,因為還有其他的道具,也能夠達到類似於契約空間一樣儲存活物的方法,

而且也可以變得悄無聲息。

所以她必須先確定,蘇凡到底是人還是什麼其他東西。

前者的話還好說,如果是後者,那麼她就師出有名了。

可惜的是,這倒是讓她覺得有些失望了,因為在仿品的照妖鏡裡麵,隨著她的這個問題被問出來,顯露出來的答案,確實是人族冇有錯。

花嬌嬌有些失望,但卻並冇有太過於放在心上,因為她也知道,這個問題並不是最至關重要的。

她又問出來了自己非常在意的第二個問題。

“蘇凡師從何處?”

然而這一次在畫麵裡麵所流露出來的,就讓她覺得有些看不懂。

因為竟然閃過了一片迷霧。

根本就看不真切。

偶爾流露出來的倒是會閃過一個人的影子,但卻也冇有辦法看出這人的影子到底是什麼人。

也冇有具體的答案。

什麼都冇有。

這種忽然顯露出來的東西,似乎在告訴花嬌嬌什麼,花嬌嬌的內心忽然覺得不太對勁。

而她內心的不對勁也確實被驗證了。

因為接下來,不管她問出來什麼樣的問題,除了有關於蘇凡的種族,這種較為明顯的問題以外,其他的全部都是一片迷霧!

甚至到了最後,直接變成了一片黑幕。

“怎麼可能?”

花嬌嬌不可置信。

她咬了咬牙,抬手揮散了照妖鏡上麵的迷霧。

然後對準自己。

鏡子裡閃過她的臉。

她咬牙詢問:“我要知道這個人相關的所有資訊需要多久?”

誰知道就在下一秒,鏡子就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花嬌嬌的臉色一變。

因為她和鏡子有著短暫的契約,所以能夠感覺到,鏡子傳達出來的意思。

上一次在照射蘇凡的時候,鏡子傳達出來的意思是需要七天。

可這一次鏡子傳達出來的意思卻是瞬間!

這是什麼狗屁意思?

她詢問了一些隻有她自己才知道的事情。

然後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因為這方麵的照妖鏡絲毫不落的把她隻有自己知道的那些事情展現了鏡麵上。

這根本就不對勁!!

這鏡子是真的。

那為什麼冇有辦法顯露出來有關於蘇凡的?

不可理喻!

不過……

這個人的身上一定有些什麼秘密。

花嬌嬌的眼睛裡閃過了一抹貪婪,隨後又機智的警醒。

她當然對於蘇凡身上的秘密感覺到好奇,連仿品的照妖鏡都冇有辦法窺探到的秘密,怎麼可能會不讓她覺得心動呢?

她的身上也有一些防止被窺視的東西,但是根本就冇有辦法,擋的住仿品照妖鏡的一下。

這樣看下來,蘇凡身上的東西就十足珍貴。

——她完全冇有想過蘇凡是靠著自己不被窺探的。

那怎麼可能?看書溂

或者說直接下意識的規避了這種想法。

否則的話,想對蘇凡動手的她豈不是顯得很蠢?

大神東南俗人的師叔萬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