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許大龍遲疑了一下還是搖頭。

“可是剛剛我看到你在偷偷地吃麪包。”那個女生低聲道。

“怎麼了?我的書包就一包麪包了,不行嗎?”許大龍警惕地看著那個女生。

“這樣,許大龍,你要是給我麪包牛奶的話,我可以考慮當你的女朋友。”那個女生眼珠子轉了轉在他的耳邊低語道。

許大龍的眼神頓時炙熱了起來。

“你確定?”

“這種事我還能坑你嗎?”那個女生一臉鄭重地說道。

“我需要看到你的誠意。”許大龍想了想還是說道。

“誠意?你的意思是?”

“除非你讓我親一口。”

“你想多了。”那個女生有些嫌棄地說道。

許大龍在班裡不說矮窮矬也差不多了。

這樣的誰能看得上?

他還想親自己?

也不看看自己的樣子?

許大龍不以為意,可他的心思卻活絡起來。

也許自己可以利用這些食物交到女朋友啊?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飲食危機終於出現了,要知道這些學生固然帶了一些零食,但是現在他們卻拿這些零食當主食了啊。

零食再多又能帶多少啊?

“大家把身上的物資都拿出來,我統一分配。”夏光吉不得不站出來了。

在場的學生陸陸續續地取出了一些食物和純淨水。

看著麵前的一堆物資夏光吉的臉色有些難看。

這些物資哪怕再節省也隻能用兩天啊。

接下來怎麼辦?

“希望趙陽能夠儘快突破吧。”夏光吉喃喃道。

夏光吉以為這些物資能堅持兩天。

可事實是第二天下午這些物資就消耗的乾乾淨淨了。

“我好餓啊。”

“誰要是給我一盒餅乾,我就做誰的女朋友?”

“誰要是給我一個麪包,老孃獻身都行。”

許大龍聽著那些女生的抱怨眼底露出了驚喜之色。

許大龍之前留了一個心眼,他隻把食物和飲水交了一半,他的揹包中還有不少餅乾呢?

不過許大龍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擔心那群傢夥搶他的餅乾。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這群傢夥再也忍受不住了,他們三五成群地在這個村子中翻找食物。

但是這個村子已經荒廢很久了,哪裡還有什麼食物呢?

“這是什麼味道?”一個學生皺了皺鼻子道。

“老壇酸菜牛肉麪的味道。”

“味道好像來自那裡。”

三個學生對視了一眼匆匆地跑到了張瀾的駐地。

他們這才發現張瀾和吳緩緩正在吃著泡麪呢。

“張瀾,你們怎麼還有泡麪吃?”

“我們來的時候帶了一些泡麪。”張瀾輕聲說道。

“你們這裡還有泡麪嗎?”徐翠翠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我快餓死了。”

“有。”張瀾想了想還是說道。

張瀾轉身回到帳篷,從其中取出了一盒泡麪。

徐翠翠接過泡麪連連對張瀾表示感謝,“謝謝,謝謝,謝謝。”

“張瀾,你這裡還有泡麪嗎?”劉珊珊眼神灼灼地問道。

“冇了。”張瀾剛想說什麼,吳緩緩就插嘴道。

“我不信。”劉珊珊說著闖進了她們的帳篷,她一眼就看到了帳篷中的五盒泡麪和三盒餅乾。

“你亂闖什麼啊?”吳緩緩大怒道。

劉珊珊連忙撿起了一盒泡麪,兩盒餅乾,還有一瓶純淨水,“我隻要這些。”

“我們就這些物資了,你拿走了,我們怎麼辦?”吳緩緩沉著臉道。

“我不管,我快餓死了。”劉珊珊惡狠狠地說道,“你要是跟我搶,彆怪我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