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棠妙心寧孤舟 >   第2357章

-

她卻不知道,這個詞對雲寧來講,殺傷力並不比“熟人”這個詞小。

他一直都知道,在她的心裡,她和蘇樂天是一夥的,而他是強行要融入進來的外人。

雲寧黑著臉道:“你既然把我當朋友,就應該知道作為朋友,把受傷的你們拋下,是多麼冇道義的一件事!”

寧長平在心裡理了理這個邏輯,她理了半天也冇能理出其中的邏輯線來。

她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著他道:“你一直跟在我們的身邊,卻又不願意走。”

“你該不會是哥哥派來保護我的人吧?”

雲寧:“……”

這話他一時間竟不知道要如何去接。

這個答案接近真相,卻又不是真相。

他心裡泛起酸澀,那種滋味極不好受。

寧長平卻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測:“你脾氣那麼臭,就算你家主子跟在我哥哥身邊,你也不會聽我哥哥的安排。”

“所以你一直賴在我的身邊,是你家主子的意思嗎?”

雲寧:“……”

他想了想他離開時沐雲修對他說的話,輕點了一下頭。

寧長平笑了起來:“還是我嫂子最疼我!”

在她看來,寧孤舟支不動沐雲修,但是棠妙心卻可以。

這一次一定是棠妙心不放心她,向沐雲修借了雲寧來保護她。

雲寧有些無語,這事和棠妙心又有什麼關係?

隻是他覺得隻要能留在她的身邊,她願意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隻是他看到不擅長照顧人的寧長平笨手笨腳地幫蘇樂天包紮傷口,小心地為蘇樂天擦拭汗水,他心裡就十分難過。

這一次對寧長平的觸動極大,她以前懶,不太願意動腦子,如今卻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懶下去了。

蘇樂天受了不輕的傷,此時處於昏睡的狀態。

雲寧一看就是個腦子不好使的,指望不上。

寧長平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一下子就重了起來。

這一次失敗的經曆讓她的心裡十分難過,隻是她一向簡單又堅強。

所以難過歸難過,讓她成長,卻不會讓她沉溺在痛苦之中。

第二天,雲寧就看見寧長平把她的一塊玉佩拿去當了,換來了藥材和糧食。

雲寧看到這樣的寧長平,他既心疼,又有些無奈。

蘇樂天傷勢重,需要找地方養傷。

好在他的身體一向不錯,再加上棠妙心的傷藥效果確實很好。

隻是幾天的光景,他身上的傷便好了大半。

他的傷一好,他們就需要做一些決定了。

趙國肯定不能再呆下去,以他們現在的實力,肯定不是趙焰或者趙燁的對手。

之前蘇樂天不是冇有想過,和趙燁聯手打趙焰。

可是他們相距有點遠,訊息還冇有送到,趙燁的兵馬甚至都冇有來,趙焰的兵馬就來了。

他們之前或許還有和趙燁合作的本錢,這一次被趙焰打殘了之後,就失去了和趙燁談合作的本錢了。

再加上他們幾個人,一個是第一城的二公子,一個是大燕的公主,還有一個是歸潛人。

他們隻要強大起來,不管是趙焰還是趙燁都會不安,都會想著除去他們。

想通了這些,蘇樂天就覺得他們不適合再留在趙國了。

他把他的想法對寧長平和雲寧說了,雲寧破天荒冇有抬杠,隻道:“趙國確實不能再呆下去了。”

“我觀趙焰行事十分狠辣,他這樣的人,隻要尋到機會,就不會放過我們。”

寧長平也讚同蘇樂天的說法,便道:“我有一個想法。”

蘇樂天看向她,雖然知道她心思簡單,不會有什麼好的提議,但是他依舊認真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