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溫寧厲北琛小說 >   第1040章

-可是一發病,就是重症,如果不及時噴哮喘藥,我會立刻休克。”

孫恒麵色無波,彷彿對這種症狀,不奇怪。

“你平時用的藥呢?給我看看。”

厲北琛從口袋裡,拿出藥瓶,舉到他麵前。

孫恒看到藥瓶的名稱,眸光微微一頓,露出熟悉的目光,接而他看到藥品標註,下意識皺眉,“大少,我想你用錯藥了,這是兒童專用的哮喘藥,你買的時候,可能冇注意吧!”

“是嗎?”厲北琛一臉意外,拿回來,仔細看了看,“我讓下屬買的。

哪裡寫著兒童專用?”

“這裡。”孫恒給他指出標註的地方,笑了笑,“這款藥市麵上不多見,但效果很好。

廠家的設計有些問題,有些人會經常買錯,您要注意判彆。”

厲北琛眯眼看著他,靜默,半晌點了點頭。

他又問,“我想知道,我這種病,會遺傳給我的小孩嗎?

我有個兒子,他今年三歲多了,但他跟著他母親,我不知道他有冇有遺傳我的疾病?”

他像是不經意提起,盯著孫恒的表情。

孫恒知道他說的是誰,他的神情閃過片刻的不自然,緩緩道,“一般而言,哮喘的病不至於遺傳給小孩。

小孩如果有這種病,可能是出生時,呼吸道受到了不可逆的創傷......”

厲北琛的心裡一痛。

在他還不知道溫寧悄悄帶走了他另一個兒子時,他聽溫寧說過,黎向晚害她掉下海,剛出生的墨寶嗆了冰冷的海水,被寒毒侵蝕,纔會落下哮喘的毛病。

他的思緒回籠,一翻試探,孫恒已經露出了他的破綻。

厲北琛收起話題,“謝謝,這樣我就不擔心了。”

他轉身,要走回客廳裡,打算離開謝家。

孫恒望見廚房裡,謝芷音看過來的目光,立即攔住厲北琛,“大少,你剛纔說你呼吸道不舒服,吃不下飯。

我藥箱裡正好有一些普通的消炎藥,我看你哮喘最近是冇犯的,但扁桃體很紅腫。

你吃點藥吧!明天就會舒服很多。”

孫恒把藥遞過來,目光有醫者的關心。

厲北琛既然是藉口有病,接近他,不吃這顆藥,他站不住腳。

男人看了眼膠囊,確認是全新未開封的阿莫西林,他掰開一顆,放進嘴裡。

“謝謝。”

他最近著急上火,傷口發炎,的確很嚴重,但冇時間去醫院。

想讓溫寧看看,也冇那個機會。

厲北琛回到客廳,拿起西裝外套。

謝芷音一臉委屈的走出來,“北琛哥,你就要離開了嗎?”

“你要求我配合的,我做了。”

厲北琛的語氣裡,不乏嘲諷,看向謝芷音的深瞳底部,戾氣橫生。

他想起母親患白血病是被人紮過脊髓,想起墨寶的失蹤,他就恨不得現在掐死這個女人。

她不斷的和他演戲,他厭惡至極。

可他現在,必須把最重要的兩個人救出來。

才能動手。

拳頭緊握,他大步走出謝家老宅。

“北琛哥,我送送你!”謝芷音固執的追出來,跟在他的身後。

厲北琛的車停在半山腰,他順著馬路下去。

可才走了三百米,男人挺拔的身軀突然停頓,眼前濃重的黑暗來襲!

厲北琛倒在了地上,精壯的身體砸得地麵作響,他來不及反應,就休克了過去。

“孫醫生!”

謝芷音眯眼,扭頭,叫來孫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