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下堂王妃是毒醫 >   第215章

-墨祈淵戴著銀色麵具的臉抬了抬,目光鎖定在安北王臉上。

安北王像是被人突然扼住了喉嚨,臉上表情反覆變化,許久都冇有說出話來。

風瀾衣手指在桌子上扣了扣,站起身來。

“安北王,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還是說你當初並不知道郡主是如何中毒的?倘若如此,那我用藥的時候就要多試幾次。例如:通過皮膚接觸中毒,那就要用藥浴,若是蟲子咬得就要內服。痊癒的希望是有的,隻是增加了風險,郡主也要再吃上一些苦頭。”

風瀾衣把利弊攤開了告訴安北王,她說的這些話自然為假。目的是激安北王說出郡主被試藥的真相。

郡主體內的毒跟她同出一源,那麼拿郡主試藥的人,或許就是當初拿她試藥的人,也有可能隻是相識。

無論是哪一種,她多瞭解一點,就能進一步瞭解南籬帝的陰謀,倘若當初生得真是三胞胎,孩子在南籬帝手裡,日後交涉,她就多了一份謀算。

安北王聽了風瀾衣的話,臉上的肥肉抖了抖,整個人變得又急又躁,最後揮了揮袖子,瞪大眼發了狠。

“本王不知道是如何中毒的,本王若是知道還用得著你?你少在這裡囉嗦,人是你主動說要救的。怎麼,現在到見真章的時候,就使不出本事了。本王告訴你,安兒若是吃一分苦頭,本王就讓你吃兩分。”

“安北王,你為何這般激動。你是在隱藏什麼,或許說你是在包庇什麼人?”墨祈淵麵具下的臉很是善,一針見血的開口。

風瀾衣也是這麼認為,之前她說要幫忙治病,郡主就推三阻四拒絕,此時安北王亦是如此。

安北王瞪向墨祈淵嘲諷的冷笑,挺起胸膛囂張地說道:“本王乃是堂堂親王,想要保一個人自然是堂堂正正的,用得著畏畏縮縮嗎。”

“是用不著,但那個人若是犯不可饒恕的罪,例如通敵賣國,就算是向聖向求情都不可能赦免的那種呢。”墨祈淵冷笑著拆穿。

安北王一噎,不知道是氣地還是惱的,臉色漲得通紅,正要再開口說話,外麵就傳了聲音。

“王爺,你就彆再包庇我了,這件事本來就是我的錯。”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話落,屋外走進來一位穿著樸素長袍,慈眉善目的婦人,婦人手裡還撚著一串佛珠。

“嫋嫋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小佛堂唸經?”

安北王上前想要扶住婦人的手,伸到一半想了想又收了回來,但仍舊可以看出安北王對婦人的感情不一般。

“安兒身上的毒有解的可能,如此大事,我如何還能再安心理佛。”安北王妃挖心掏肺地說道。

“是哪個狗奴才告訴你的,看本王不削了他的腦袋。”安北王暴怒,瞧那模樣是唯恐怕安北王妃操勞。

安北王妃擺了擺手,無奈地笑了。

“你當我是紙糊的,這件事本來就是我的錯,我躲在佛堂不理世事這多年,也隻是想要贖罪。如今看來,這些罪怕是贖不完了。”

安北王就黑著臉不再說話,像是完全拿安北王妃冇有辦法。

安北王見安北王不再說話,這纔看向風瀾衣:“四王妃,我是安北王妃,很抱歉要以這種方式跟你見麵。安兒中毒的真相就由我來告訴你,你看可好。”

風瀾衣冇有拒絕,這種事她怎麼可能拒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