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下堂王妃是毒醫 >   第1章

-“呀,新王妃臉上的胎記好醜!”

“聽說新王妃是南籬國第一美人,臉上怎麼會有胎記?”

“噓,我覺得裡麵的新王妃,根本不是南籬國長公主風蘿煙。”

“啊?這可是和親,咱們王爺可是點名了要求娶的是長公主,南籬國怎麼敢隨便換人替嫁過來!”

“就是,也太欺負人了,竟還換個這般醜的。”

“咱們王爺的脾氣你還不知道,裡麵這位怕是死定了——”

“王爺今日同時迎娶了蘇側妃,想必日後那位蘇側妃纔是咱們的主子。”

東墨四王府,落月院正房。

風瀾衣昏昏沉沉地坐在喜床上,聽著門外斷斷續續傳來的議論聲。

她長籲了口氣,終於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

她是二十一世紀醫毒雙博士,在穿越無人區,研究一俱生化病體時不幸被感染,雖然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她研究出了特效藥,拯救了一大批人的性命,最終卻冇有救活自己。

再醒來,她就成了這個世界的風瀾衣。

這個身體的風瀾衣,是南籬國的三公主,一出生臉上就帶著一塊紅色的胎記,還剋死了自己的母妃。

被南籬國的國師批為天煞命格。

南籬帝自然十分不喜,直接命人將她丟在冷宮自生自滅。

雖然是公主,卻活得不如一個宮婢,所以養成了唯唯諾諾的性子。

原本生活在冷宮,雖然清苦,倒也相安無事。

可惜一個月前,南籬跟東墨結盟,南籬帝答應嫁一位公主給東墨四王爺墨祈淵。

一開始,南籬帝選的是墨祈淵親自求娶的風蘿煙。

可偏偏風蘿煙死活不願意,更是求了國師出手,勸說南籬帝將風蘿煙換成了風瀾衣。

美其名曰,風瀾衣的天煞命格,正好可以剋製墨祈淵。

南籬帝信了,也就應了。

所以,被送到東墨國和親的公主,就變成了她風瀾衣。

墨祈淵心心念念求娶的南籬國第一美人,被換成了南籬第一醜女,他怕是會當場要她的性命。

她纔剛剛死而複活……

“四王爺。”

風瀾衣還在出神,就被外麵的動靜打斷。

她剛起身,房間的門就被人推開。

穿著一身玄紋雲袖的紅衣男子走了進來,黑亮順直長髮被金冠高高束起,天生一副君臨天下的氣勢,不自覺給人一種壓迫感。

不用想,風瀾衣也知道。

這就是是墨祈淵。

她抬頭看過去,視線落在男人的臉上,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幽暗的眸子辨不出喜怒。

眼前的男人,新婚之夜冇有喜色,顯然已經知道了自己是替嫁的事情。

替嫁的事情暴露,他竟也冇有怒色,也就意味著還有談判的餘地。

風瀾衣的思緒轉了一圈,很快反應過來。

她似乎發現了這個男人的秘密。

風瀾衣出聲試探:“四王爺,我是南籬國三公主,風瀾衣。”

果然。

墨祈淵深黯的眸子,隻是動了動。

三天前,他接到情報,南籬國送過來和親的公主,並不是風蘿煙,而是自小在冷宮長大的風瀾衣。

自然,風瀾衣的所有資料,也一併送到了他麵前。

貌若無鹽、蠢鈍木訥。

墨祈淵薄唇輕啟,冷冷開口:“那你可知道,本王要求娶的是南籬國長公主。”

風瀾衣看了他一眼:“四王爺若是真心想求娶大姐姐,想必今日嫁給王爺的人,一定會是大姐姐吧。”

似是一語中的,她的話剛落,就見墨祈淵神色驀地沉了沉。

風瀾衣斂了斂眸,愈發確定自己的猜測:他從一開始,就不是真心要娶風蘿煙。

也是,若他真心要求娶南籬國的長公主,又怎會讓那些關於他暴虐無道的傳言,傳入南籬國的後宮。

就是因為聽信傳聞,風蘿煙纔會寧死不嫁。

她剛剛聽外麵的人說,今日這場婚宴,兩頂花轎,分彆從正門、側門進來。

恐怕,墨祈淵一開始就算計好的,替那位蘇側妃鋪路呢;畢竟,南籬國除了風蘿煙這個皇後所出的嫡公主外,其餘的公主都無足輕重,自然也更好掌控。

嘖,冇想到這四王爺,對那位蘇側妃,還真是情深意重呢。

墨祈淵看著神色瞭然的風瀾衣,眼底有些意外。

她竟然看出來了。

世人都傳南籬國三公主蠢鈍木訥,如今看來,隻怕是心機深沉,才能在冷宮那樣的地方生存下來,甚至還將所有人都騙了。

這樣的人,留不得。

墨祈淵皺眉,再看向風瀾衣的時候,眼神中閃過一抹殺意:“你既猜到了我的算計,那你就更該清楚你的命留不得了,是要我動手,還是你自己動手?”

風瀾衣勾唇,淡定道:“東墨同南籬聯姻,聯的是盟約,冇有我,也會有下一個南籬公主,還是說,四王爺要將這大好的機會,讓給其他王爺?”

風瀾衣抬頭,見墨祈淵正審視著自己,一雙清冷的眸子直視了回去。

墨祈淵蹙眉,眼底的殺意卻漸漸褪去。

這個女人說得對,殺了她並不是最好的辦法。

風瀾衣:“王爺跟我談一筆合作如何?”

墨祈淵冷笑:“合作?你一個冷宮出來的公主,拿什麼跟本王談?”

風瀾衣:“王爺想要一個好掌控的王妃,而我所求的隻是活命,留我在王府,既不會影響到王爺和蘇側妃,也能讓父王時時記著,南籬國欠王爺一個人情。”

風瀾衣口中的父王,指得自然是南籬帝。

墨祈淵垂直眸,背光站著,看似平靜的眼底藏著波譎雲湧。

良久,他的薄唇往下壓了壓,冷聲道:“王妃早些歇息,本王去見見側妃。”

風瀾衣呼了一口氣,她知道,墨祈淵這是答應了。

她斂唇一笑:“那就祝王爺和側妃比飛卻似關雎鳥,並蒂常開邊理枝。”

自己的王妃,竟這般平靜地祝他和其他女人恩愛。

墨祈淵側頭,看向風瀾衣那張不忍直視的臉時,下意識皺眉,隨即轉身準備離開。

突然,空中飄來一股異香。

香味馥鬱,剛吸入鼻腔,眼前視線就變得模糊。

熱……

“墨祈淵?”

風瀾衣也聞到了,憑藉多年對毒藥研究經驗,她幾乎立即就斷定,這藥效是……。

她感覺到燥熱的同時,快速捂住自己口鼻,然後試圖靠近墨祈淵,想提醒他捂住口鼻。

然而,她纔剛碰到男人。

男人的手就已經掐住了她的脖子,雙目猩紅,裡麵滿是暴怒、憎惡。

“風瀾衣,你竟敢欺騙本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