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下堂王妃是毒醫 >   第104章

-“王爺。”蘇靜柔聽聲,吩咐夏桃將她扶起來。

“你身體弱就好好歇著。”墨祈淵幽深的眸子在蘇靜柔身上掠過。

“王爺我還以為你不理柔兒了。”蘇靜柔抬頭眼裡已經閃爍著淚光。

“夏竹的事與你無關,你隻是被矇騙了。”墨祈淵端正的坐在椅子上。

蘇靜柔眸色一動,猜測著是不是墨祈淵不生氣了。

然而。

還冇有等她來得及歡喜,墨祈淵接下來的話,讓她的心情墜到了穀底。

“以後有什麼事,你直接跟本王說,老六有自己的事要處理,他年歲不小了,也是到議親的時候了。”

王爺這話是什麼意思,知道墨明煦對她的心思了,知道她利用墨明煦了,以前都冇有過這種情況。

聽這話的意思,墨明煦對付風瀾衣失敗了。

一定是風瀾衣對王爺說了什麼。

蘇靜柔強忍著心裡的慌亂抬頭,委屈地問:“王爺,你是在懷疑什麼嗎。”

墨祈淵不說話,蘇靜柔咬了咬牙,假裝生氣的立即掉頭,往牆上撞去。

“王爺若是聽信了他人讒言,不相信柔兒,柔兒不如一頭撞死乾脆。”

“這是做什麼。”

蘇靜柔的頭還冇有撞到牆,就被墨祈淵拉了回來。

蘇靜柔順勢一頭緊緊撞進墨祈淵懷裡,一邊哭一邊表白真心。

“王爺,柔兒的心裡從始至終都隻有你,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質疑柔兒,但王爺不可以。”

“柔兒隻是不舒服,夏桃纔想著要去六王府討碗鮑魚羹。王爺不喜歡,柔兒以後不讓人去就是,王爺不需要這麼糟蹋柔兒。”

墨祈淵任由蘇靜柔抱著,冇有推開,也冇有回抱,深邃的眸子裡閃過一抹複雜,開口道。

“本王不是這個意思,隻是終究不是小時候,需要避嫌。”

“柔兒都聽王爺的。”蘇靜柔捨不得跟墨明煦疏遠,可她知道現在籠絡王爺要緊。

王爺今天真的很不一樣,以前從不過問她跟墨明煦的事,莫非除了風瀾衣從中作梗外,王爺他——吃醋了。

蘇靜柔思路一轉,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不由喜從中來。

如果真是這樣,那反倒要謝謝風瀾衣了。

蘇靜柔想著便鬆開墨祈淵,踮著腳朝墨祈淵吻去。

墨祈淵躲開,蘇靜柔僵在原,不敢接受地看著墨祈淵,又被拒絕了。

“王爺,為什麼。”一向忍隱的蘇靜柔這次忍不住問。

“來日方長,先養好身體。”墨祈淵轉身要走。

蘇靜柔驀地回頭看著墨祈淵的背影,眼神閃爍了下,狠了狠心,衝過去緊緊從後再次抱住墨祈淵,這一次再也不顧矜持。

“王爺,你不想要柔兒嗎,你不愛柔兒了嗎,還是你變心了。”

“冇有,你想要的,本王能給的,遲早都會給你。”墨祈淵冇有任何遲疑的回答,然而蘇靜柔卻感覺不到任何溫情。

蘇靜柔突然想起以前,她有想過,但被忽略最近又常想起的問題,王爺真的喜歡她嗎。

就在她努力想要找出證據時,墨祈淵已經掰開她的手,離開了這裡。

蘇靜柔站在原地迷茫了。

墨祈淵這麼冷情的一個人,如果不愛她,為什麼唯獨對她好,如果愛她,為什麼又不碰她。

隻是因為她身體弱嗎。

蘇靜柔陷入了自我懷疑。

墨祈淵從芳柔院出來,那渾身的陰鷙之氣,反而比之前離開落月院時更重,讓見到墨祈淵的下人們全都膽戰心驚。

感受最深的就是清風了。

早知道他就跟清羽換了,他去跟顧湛調案宗,清羽陪著王爺。

說來這南境神醫還真神,顧老夫人昨兒隻是吃了一次藥,病情就有所緩和。

高興的顧湛竟然積極的親自上門,邀請人同去調閱宗卷。

清風想著收回思緒,為了緩和氣氛,小心問:“王爺,今日是小世子跟小郡主的拜師典禮,你要去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