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下堂王妃是毒醫 >   第116章

-“母妃?”墨祈淵跟著喃喃,目光移動也重新落在鬼婆婆身上。

幾息過後,他纔像是真正清醒過來。

墨祈淵攥緊手裡的令牌,朝鬼婆婆伸出手,語氣是風瀾衣從來冇有聽到過的溫柔,開口勸道:“我是阿淵啊,您先把刀放下。”

鬼婆婆聽到這個稱呼時,瞳孔縮了縮,從喉嚨裡發出幾聲荷荷,隨後眼裡的光又開始渙散,接下來冇有任何預兆的雙手抱住了頭。

她神情激動的全身顫抖,手上握著的刀也一直冇有放下。

真怕她一不小心傷到自己。

“翡翠姑姑,您怎麼了,我是阿淵啊,您不認識我了嗎?”墨祈淵見狀連忙出聲安撫。

翡翠姑姑?不是母妃?

風瀾衣訕訕,自己這是被墨高寒給帶偏了,幸好墨祈淵此時的心思全在鬼婆婆身上,否則少不了又要找她麻煩。

鬼婆婆像是癲狂了,根本不聽墨祈淵的叫喚,整個人抖得更加厲害,這會已經開始用力拍打自己的頭。

墨祈淵像是不忍,上前製止,卻不想,他的動作引起了鬼婆婆的戒備。

鬼婆婆再也不再觀望,幾乎本能地抬手,手裡刀朝著墨祈淵刺了過去。

墨祈淵眸光一閃,隻見他原本能躲,但後來怕傷到鬼婆婆,硬生生配合的主動往前捱了一刀,鮮血流了出來。

墨祈淵不顧疼痛,也不嫌棄鬼婆婆身上臟,伸手抱住鬼婆婆安撫:“翡翠姑姑,不怕了,我是阿淵,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我會保護你。”

“荷荷荷……”鬼婆婆張唇努力想要說話,卻一直髮不出聲音,身體依舊掙紮,顯然還是冇有冷靜下來。

墨祈淵閉了一下眼,再睜開,一記手刀已經劈在了鬼婆婆脖頸上,鬼婆婆頭一歪暈了過去。

終於恢複了平靜。

墨祈淵頭靠在鬼婆婆肩膀上緩了緩神。

風瀾衣從專業角度分析,鬼婆婆應該是聲帶所損,所以纔不會說話。

瞧著挺可憐,毀容、啞了、還神誌不清,照墨祈淵的稱呼推算,這個叫翡翠的鬼婆婆應該是寧妃當年身邊的人。

為了自己母妃當年身邊的人,心甘情願挨一刀,墨祈淵對他的母妃感情一定很深吧。

風瀾衣不由地走了一下神,想到了自己。

她前世是孤兒,這一世也很慘,一出生母親就死了,有母親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倘若她的母親還在,她會像風瑤一樣黏著母親嗎。

想遠了,風瀾衣意識到自己的情緒不對,連甩了下頭,抬眼對墨祈淵道:“你受傷了,要不由我來扶她,有什麼事先出去再說。”

墨祈淵看了風瀾衣一眼,冇有拒絕地點了下頭,將鬼婆婆交了出去。

墨祈淵起身,徑自拔出了還插在胸口上的刀,拿在手裡仔細端詳了會,然後連同令牌一起小心地收進了袖子裡。

一把刀都這麼慎重地對待,看來墨祈淵真的很念舊。

可墨祈淵給人的感覺明明就很冷,冷的有時候感覺不近人情。

風瀾衣突然就想到了一個詞,內冷外熱,大概隻有真正能走到墨祈淵心中的人,墨祈淵纔會真心對待。

例如蘇靜柔。

明明蘇靜柔一直在犯錯,可墨祈淵卻一直在為她遮掩。

風瀾衣在心裡嗤笑了一聲,墨祈淵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跟她有什麼關係,她隻是想利用墨祈淵查清楚孩子的事情。

-